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六)

 

回到家里,尚宛儿和王百灵一看胡丹受伤了,就都围过来给他包扎,然后和雨丝一起,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声音高地不停嘴地数落胡丹。 胡丹开始的时候还听着,后来就急了:“你们就知道说我! 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去? 学校不去了,也没工作,红卫兵不让我加入,造反队不要我,我一个狗崽子,能干什么? 你们想让我干什么去?”  说罢,胡丹含着屈辱的眼泪坐在那里,胸脯一起一伏,愤恨的目光看着窗外。 

雨丝百灵尚宛儿都不说话了,是啊,孩子正值青春,能量充沛,看不到出路,看不到前途,连个能去的地方都没有,这么大的小伙子,不能整天把他圈在家里,那不成废物了? 可是社会上这么乱,咱家出身这么差,能怎么办呢?  雨丝伤感地说:“要是你爸在就好了。”  

“我想去陕西找我爸。” 胡丹说。 

“那哪儿行啊? 你户口在北京呢,你爸那边也是泥菩萨过河,连饭都吃不饱,你去了你爸怎么养活你呀?”  尚宛儿说。 

在1968年底,胡丹是一个非常典型的青年,他的困境代表了大批失去学习机会,又没有就业机会,在社会上造反抄家折腾够了,无所事事能量无处发散的青年。当时文革已经进行了两年,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反复强调“复课闹革命”, 但是覆水难收,社会的动荡和不安无法改变。 工厂不招工,大学不招生,几百万青年学生在城市中无所事事。 这个庞大的青年人群体曾经是文革的中坚力量,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然而,在中央想给文革踩刹车的时候, 这一群时代的特殊产物却成了一个难以处理的群体,一个给社会造成了巨大隐患的群体。 他们就像积攒过多的雨水一样,急需清理和疏散。 

1968年12月,人民日报文章对青年人说:“我们也有一双手,不在城里吃闲饭。” 并引述毛泽东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大规模的上山下乡运动就这样开始了。  

对于胡丹来说,“广阔天地,大有作为。” “磨两手老茧,练一颗红心” 这样的口号极具煽动力,也许这就是他能够用自己的努力让社会让组织接受自己的机会,也许这就是他的出路! 胡丹和几个铁哥们儿商量好,一起去黑龙江插队,然后飞跑回家拿户口本,好去知青点办手续。 

胡丹进门的时候, 雨丝还没有下班, 只有舅妈王百灵在家。 胡丹说:“舅妈,咱家户口本放哪儿了? 我要去知青点儿迁户口。”  

王百灵赶紧说:“你等你妈下班回来再说吧。丹子,户口可不是小事儿,你听舅妈说,你生下来就有北京户口,不知道这北京户口有多值钱,舅妈这些年因为没北京户口吃的苦就别提了! 你先别迁户口,迁出去可就回不来了,你跟你妈商量商量。”  

“我们同学都在门口等着呢。我不去,同学骂我是逃兵! 我本来就出身不好,就这一件事儿能积极,我还不抢在前头?”  胡丹说着就翻箱倒柜找户口本。 王百灵苦着脸坐在床上不说话了。 

胡丹把抽屉柜子都翻遍了也没翻出户口本。 就这么一个小屋,就这么一点点地方,户口本能放哪儿呢? 胡丹气急败坏找了一通之后,就把怀疑的目光转向舅妈王百灵。 他看舅妈坐在床边不说话,仔细一看,才发现她是坐在一个小包袱上。 胡丹过去就推舅妈,一边推一边从她屁股底下抢那个小包袱。 

王百灵一边护着那个小包袱一边叫:“我做不了这个主,你等你妈回来再说!丹子你听舅妈一句劝,北京户口不能丢呀。你小孩不知道,以后后悔可就晚啦!”  胡丹哪里肯听, 一把把舅妈推倒,抓起那个包袱,掏出户口本就走了。 

天黑之后,陆雨丝下班回家了,一听说儿子已经把户口迁去了黑龙江,雨丝大喊一声:“丹子!” 就哭倒在床上。 胡丹急得直跺脚:“妈!我这是去接受再教育, 回来就是教育好的子女了,多好的事儿?你哭什么呀?就我这出身,这样的机会打着灯笼也找不着呀!”  

“你知道什么? 农村你了解吗?原来你姥爷家的下人好多都是农村来的,跟我们说过,农村好多人可粗鲁了,可野蛮了,你都想不到的!”  雨丝无奈地说。 

“妈!你这是污蔑贫下中农,你这是恶毒攻击上山下乡运动,你反动到家了你!” 胡丹气急败坏地喊。 

“丹子!” 雨丝哭到:“你爸在陕西,这下你要去黑龙江,咱们一家仨人仨地方,这叫过得什么日子呀? 你才十六岁,你让我怎么放心,怎么跟你爸交代呀?”  

再怎么伤心,该走的还是要走,年轻悸动的心是拦不住的,时代的潮流也不是哪个人可以抗衡的。  临走的那天,雨绸也来送外甥,尚宛儿也哭哭啼啼要去火车站,再加上王百灵,小陆晴和雨丝,一群女人围着人高马大的胡丹,个个儿在淌眼泪。 胡丹烦躁不堪:“你们都别去火车站了,哭哭啼啼一群老娘们,我多丢人啊?”  

第一站是去知青点参加欢送仪式。 四面八方聚集起来的年轻人穿着绿军装,背着铺盖卷和脸盆,兴奋地涌向胡同空地的知青点。 大红横幅挂在墙上,有工作人员给下乡知青一人戴上一朵纸做的大红花。 雨绸和雨丝百灵陆晴尚宛儿都挤在人群中,她们从来没见过胡丹这么神采飞扬,这么开心。 他一会儿跟哥们儿们打招呼锤肩膀, 一会儿大说大笑,一会儿和哥们儿们一起唱歌,一会儿又聚一圈二人玩啐丁壳剪子石头布,简直像个无忧无虑的出笼小鸟。  雨丝对雨绸说:“这个没良心的,他都不看我一眼!”   

几辆绿色军用大卡车开了过来,小知青们一声欢呼,纷纷跳上卡车,挥着手跟人群告别,唱着歌就被带走了。 雨丝一群人赶紧跑到街口的公共汽车站,也乘车往北京站赶去。  

北京站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送别的家长和成群结队的年轻人。 雨丝雨绸一行人奋力拨开人群,往去往黑龙江方向的火车边挤过去。 她们也不知道胡丹是否已经上火车,也不知道他在哪个车厢,她们唯一的念头就是冲着“哈尔滨”那几个字挤过去,这样才能有希望再看孩子一眼。 

终于到了列车旁边,每一个窗口都是年轻的脸庞,都是伸出来跟爹娘紧紧相握的手,都是悲伤的告别和哭泣, 雨绸和雨丝一个一个窗口地走,嘴里大声叫着:“丹子!丹子!”  王百灵一手搀着尚宛儿,一手拉着陆晴,也在一个一个窗口地找。 眼看开车时间就要到了,胡丹还是不见踪影! 尚宛儿和雨丝都扯开了嗓子,一边哭一边喊,可是随着开车时间的临近,所有的家长都在喊自己的孩子,都在生离死别一样哭着嘱咐他们。 尚宛儿和雨丝的声音完全被淹没了。 

雨丝对雨绸说:“你看看来这儿送孩子的爹妈,都是面黄肌瘦的老百姓,当官的怎么也不会让自己孩子受这个罪。 到哪朝哪代都是老百姓倒霉啊。 ” 雨绸也无言以对,是啊,她自己的儿子送去参军,女儿虽然年龄还小,但是即使长大了也绝对不会到穷困的北大荒去插队落户的。 她无奈地给了妹妹一个苦笑,说:“快找丹子吧。” 

雨丝情绪完全失控,她奔到一个窗口,声嘶力竭地冲里边大叫:“丹子!丹子!你出来看妈妈一眼啊!”  

谁知胡丹竟然闻声探出了头! 雨丝一把抓住儿子的手:“丹子!你自己当心啊,别病了,别累着,别逞强,自己身子比什么都要紧。。。”  雨绸,尚宛儿,王百灵和陆晴都拼命往这个窗口挤来。 雨丝话音未落,突然一声汽笛,火车咣当一声启动了! 

顷刻间车厢内和站台上爆发了一片哭爹叫娘的声浪,那些个逞强,装作满不在乎的孩子们向自己爹妈挥着手拼命地哭啊喊啊,那些本来就面色沉重的父母们更是追着火车跑啊叫啊哭啊,如同被剜去了心肝!  

胡丹的双目也模糊了,他尽量握着母亲的手,看着泣不成声的妈妈,白发苍苍的姥姥,看着奋力往他这里挤的大姨,舅妈和表妹,胡丹放声大哭:“妈!我混出人样来再回来见你!”  

一家人一边哭,一边在人群中挤着,推着,跑着,跟着胡丹的列车窗口往前移动。 突然列车加了速,他们的胡丹,和无数年轻的生命一起,被带向了未知的远方。

 

往集链接: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一)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十)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九)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八)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七)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六)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一)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十)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九)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八)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七)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六)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一)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十)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九)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八)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七)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六)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一)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十)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九)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八)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七)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六)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五)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四)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三)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二)

原创长篇小说《家国一梦》(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