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儿子帮我管女儿 六

自从女儿进了医院,我们一家四口反而似乎一起都安定了下来。

 

我们结束神庙参观不久,就接到医院社会工作者打来的电话,因为女儿还属于青少年,所以社会工作者还会跟家长联系,那是一个美国女人,非常耐心和蔼,她说女儿情况很好,很明确地告诉医生和社会工作者她绝不会自杀,她只是当时听到哥哥跟父母说她的“坏话”心里气愤,才一时说要死的。医院安排她参加小组讨论,都是同类青少年一起,每天要见心理医生,她情绪很好,很稳定,不过,对于心理医生建议用药她拒绝了,她说要问过她自己的心理医生再做决定。

 

儿子焦头烂额了几天之后,终于有时间去接女朋友过去稍微轻松一下。我和先生在雅典的最后两天反而轻松下来,不再担心有事了。

 

就这样我们希腊假期终于走到了末尾,一踏上美国的土地,我们赶紧跟儿子联系,本来医院说在我们回去的前一天就可以让女儿出院,可医院又说晚两天出院。我又担心了,不是说女儿在医院里挺好的吗,为什么要晚两天出院呢?儿子说他也不知道原因,是医院打电话让他不用去接妹妹的。

 

先生又给医院打电话,还是Social worker接的电话,说我们也可以跟女儿通话,她很好,她自己提出不想出院,要多住两晚。我转念一想明白了,她不想再回到哥哥那里去。爸爸电话打到病房,听到她和病房室友的笑声,看来还不错,那就随便她吧。

 

可老实说,我心里有点疙瘩,总觉得儿子对女儿过于tough,总觉得大孩子过于冷静有点冷酷了。终于憋不住给儿子说了我的看法,我说不管怎样,他打了妹妹一耳光,应该道歉,他不认同,他说不是他先动手的,可我说任何男人打女人都不应该,他说如果那个女人是危险的呢?我说你可以避开,但不可以动手,不论他同意否,我坚持这点,他沉默以对。

 

我们回家的第二天,女儿回来了。爸爸去纽约长途汽车站接女儿,我在家问儿子具体的情况。他说那天早晨他去医院去接妹妹,妹妹与医生护士有说有笑的,可一见他一上车,就苦着脸没有声音了。而且妹妹上了长途汽车之后,给他发了一封很长的信,他加了句:她写的很好。还说可以转给我看看。

 

那封长信真的写的有感性也有理性,让我觉得女儿其实是明白的。

 

她说她把哥哥从她的电话联系人中删除了,她决定在近阶段断绝与哥哥的往来,因为哥哥的一切对她的自尊自信都有负面的作用,还说那也是医院心理咨询师的建议。她还说她在好转中,她在医院里遇到一位最好的心理医生,那个医生却让她看到有些人性和良善不是医学院能教会的,她只希望她学医的哥哥将来能有人性的对待他的病人,而不是那样像对待她那样(简单粗暴,这四个字是我加的),因为有些人的情绪低落和不易相处是没有原因的,她希望哥哥将来能善待病人或者他将来的孩子,理解这类人的挣扎,不要用语言做武器去伤害他们。她更说她已经用语言伤害爸爸妈妈很久了,她会用她的余生来偿还对父母的亏欠。最后她对哥哥说不需要再对她说她是父母的负担,她自己完全明白这点,但是她会为了自己更为了爸爸妈妈而努力早日康复。

(原文摘要:I met the most compassionate and nicest man who was my doctor while I was here (指医院)and I can only hope medical school will teach you to pick up the same humanity. But I understand these things can not always be taught.  I just pray you won't treat future mentally ill patients the same way even if they become irritable without meaning to, because they don't.  They are stuggling far more than you could ever know......to avoid the weapon you use when you are angry: your words.  I have rependted for mine towards mom and dad and will spend the rest of my life making it up to them......Sorry for the troubles and burden, no need to remind me.  I am on the road to getting better, not because of the way you made me feel, but for myself and especially for mom and dad......)

 

我眼泪狂流,说不清是喜是悲,即便女儿做不到她说的,即便她不会很快的彻底好转,读到她写的这些话语, 我觉得所有的付出都值得了。只是没想到我一直想要的儿子给女儿的正面影响,却是以这样一种方式而忽然显现了。

  

无论如何,由衷地感谢上帝!


 

本系列从头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香台的头像
 #

孩子内心的善良是感人的,由衷祝福一切会更好

 
若敏的头像
 #

海云, 一切都会好的。y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孩子们都在成长啊!有时的淘气当作生活换频道,最终还是由自己控制转回来的。

 
予微的头像
 #

泪盈ing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