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来天真

主标签

所有作品


中篇小说

小说连载《文秀的爱情》一


随笔

有钱没钱洗个澡过年 为什么德国那么讨厌中国?
悬在空中的根 小说《永远的漂泊》在德国《华商报》连载
妈妈!请你赶快离开 写博治愈了我的忧郁症
《看不懂的成绩单》再上杂志 要流多少眼泪才能长大《一》
秋天带着孩子去拾秋 端午节的记忆
送给我的母亲 学习和网络
看不懂的德国成绩单 平平淡淡才是真
渴望太阳 讲故事,文学的回归
谢谢海外文轩的管理员


纪实

傲慢与偏见 务实淡定的德国家长
送给情人节《寒风中的牵手》 为了竞争童话剧角色
女儿舞校20周年庆典演出 德国小学出书项目周
洋节中过平安夜 踢踏舞世界杯2013
结婚十周年纪念日 要流多少眼泪才能长大《四》德国家长会
要流多少眼泪才能长大《三》在学校哭泣事件 要流多少眼泪才能长大《二》 流鼻血
小镇的安妮 万圣节孩子们驱鬼
小冠军背后的故事 感恩丰收的节日
秋天到森林去采蘑菇 汇报秋收来了
德国人的严谨是怎样练成的 德国学校和家长学生签合约
在德国看骨科《三》 在德国看骨科《二》
在德国看骨科《一》 德国邻里边界之间的故事
德国第一堂地理课学什么 德国入学新生的礼物
告别的眼泪在飞 若慧请看过来--有机肥的制造
汇报菜地的长势来了 采草莓做果酱
我与玫瑰 《四》与虫害斗争 妈妈放心很安全
我与玫瑰 《二》 我与玫瑰 《一》
林导,今天去采蕨菜了 德国文友博友会
柳暗花明 德国小学的性知识教育
喜欢种菜的看过来 最好的童年礼物
野韭菜的传说 德国的实验中学什么样
一秒钟的代价 生日礼物的故事
德国四年级的阅读之夜 花园变菜园
女儿在德国学音乐 女儿学钢琴两年音乐会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七》三年级的班级出游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六》失败是人生的必修课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五》 德国的妈妈真的全职吗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四》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二》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 德国孩子的起跑线《三》
玛丽亚的心愿 举手和成绩
宁静温馨的圣诞节 丽莎的第一次音乐会
世界杯上学输赢 降临节时忙制作
你每天拥抱你的孩子吗? 瓷器的传说
德国小冠军的费用 秋日里去看德国的葡萄园
四年级开始选择人生 德国怎么会有虱子
玛丽亚的谎言 是放养还是收养
德国的民族何以延续 三个小姑娘的故事
惑!在德国怎么教育孩子! 丽莎的母亲崩溃之后
班级出游的那些事


摄影

夏日洛神 度假小镇花的世界
德国海滩上的童趣 海滩上阅读的人们
芍药花慢慢开来 早春的花园
花语


小说

受伤的父亲 永远的漂泊(十四)大结局
永远的漂泊(十三) 永远的漂泊(十二)
永远的漂泊(十一) 永远的漂泊(十)
永远的漂泊(九) 永远的漂泊《八》
永远的漂泊(七) 永远的漂泊(六)
永远的漂泊(五) 永远的漂泊(四)
永远的漂泊(三) 永远的漂泊(二)
永远的漂泊(一) 永远的漂泊--前言


散文

缅怀逝世30周年的父亲
老来天真的头像

积分

  • General: 4
  • 发文: 714
  • 评论: 3274
  • 阅读: 11
Total (all categories): 4001
现居住地: 
德国
自我简介: 

原名丁恩丽,生于南京长在南京。汉语言文学专业。
1997年定居德国,在德国从事中文教学,自由翻译,自由撰稿人。2008年起在德国华文报纸“华商报””欧洲新报”上发表文章。

2011年起在新浪用“老来天真”网名写博客,博文的主要内容介绍德国的教育体制和现象,反响很大被推上首页。并且,被国内育儿家教杂志转载刊登。
文章被收集在”在德国我们这样上中学”一书。
2012年散文“收获的快乐”获得德国中文报纸“欧洲新报”优秀奖。
2014年,小说“永远的漂泊”,在德国中文报纸“华商报”连载发表。
2016年,小说“文秀的爱情”发表在美国文学刊物“红杉林”。
2012年加入海外文轩作家协会。2015年入任德国“中欧跨文化交流协会”副主席。

历史

注册了
4 年 9 个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