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爪四哥

主标签

所有作品


幽默

太太的绝招 长期在手机上玩微信的后果
情人节前不带这么忽悠人的... 川普为何突然与台湾翻脸?
太太出轨后... 爪四哥迎新春段子两则
风雨无阻减肥记 俺在俄罗斯找到川普失散多年的女儿
原来如此!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6
减肥妙招,爪到成功 写了几个段子祝大家节日愉快!
马云王健林的如此“捐款” 爪四哥学艺记-1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5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4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3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2
刚来美国时闹的笑话-1 女排夺冠,男足也有希望啦!
迷信成功保佑女排夺冠 宝马终极无间道
爪四哥幽默集《乐晕你没商量》正式出版发行 谢谢美女民警同志!
你觉着谁更有总统相? 果然是个熊孩子!
萨达姆的生化武器终于找到啦! 爪四哥收了个洋徒弟
偶滴太太偶滴爱-6 爪四哥与红二哥的巅峰对决
女儿的雷人答案 您这段子可比俺的强十倍!
中秋节的无字短篇小说 人民帀的传说
二十八年后还是一饭桶 股市稳住了,习总这下放心了
广东省高考作文满分奇文:东莞启示录 哈佛校长发怒啦
笑口常开之爪四第二定律 千万不要跟老爹秀英语
感谢陈医生,日本人终于被证实是武大郎的后代 冒充女友写情诗的代价
赃款归公的绝妙办法 清华理工女的日记
偶滴太太偶滴爱-5 白米饭的故事
占中仔挪威一日游 差点儿被当成占中仔
笑口常开之海外文轩 庆祝蔡一刀积分过千
唱歌的好处多-和红叶 偶滴太太偶滴爱-4
偶滴太太偶滴爱-3 偶滴太太偶滴爱-2
偶滴太太偶滴爱-1 笑口常开之三八妇女节
笑口常开之雾霾克星 科学的论证与划时代的发现--评《呆呆与笨笨》
笑口常开之伊朗牛人 笑口常开之恭喜发财
笑口常开之见义勇为 笑口常开之排球大赛
笑口常开之情人节大餐 笑口常开之情人节玫瑰
笑口常开之水边的那西索斯 笑口常开之大侠龙一刀 -- 2
笑口常开之二月吃货 笑口常开之藏头大诗
笑口常开之爪四第一定律 笑口常开之大侠龙一刀
和捿润兄:拆字 修辞学玩笑讲 笑口常开之怨天恨雪
笑口常开之李鸿章传奇 笑口常开之杜月笙看人
笑口常开之刮骨疗毒 笑口常开之司马光砸缸
笑口常开之孔融让梨 笑口常开三则
笑口常开两则


随笔

卑微的我曾经辣么牛过 前世今生苹果情
回趟国,俺也成了皇亲国戚啦! 女儿的震撼作品
诗文杂谈之长夜泣雪 诗文杂谈之古镇新貌
超级杯随笔:说一说死忠且迷信的球迷们 美式橄榄球季后赛随笔
草包包子铺 诗文杂谈之故乡, 荷塘月色
诗文杂谈之新四人帮


纪实

美国骗子现形记(真实故事) 张家有狗初长成-6
这飞机可不是被爪四哥吹上天的! 爪四哥纽约看戏记-3
六四亲历记:追忆那个被枪杀的孩子及所有蒙难者 爪四哥纽约看戏记-2
爪四哥纽约看戏记-1 张家有狗初长成-20
张家有狗初长成-5 张家有狗初长成-4
张家有狗初长成-3 张家有狗初长成-2
张家有狗初长成-1 爪四哥的庆功宴
意想不到的情人节晚餐--和笑微 吃饭记
进城记---1 进城记---2
山路历险记


诗歌

涅槃 爱若天堂水
春秋误 秋念:写给大洋彼岸的母亲
情韵.情殇 星际Gulf
夜宿《Delaware Water Gap》 春雨: 泛舟颐和园
打油闹元宵--拆字乐 打油赞柴静-和飘尘兄梦开花雾霾
回文打油诗--文轩作家笔名赞


日记

爪四哥的高跟鞋情怀 如果伤心流的不是血,是脂肪...
让我在雪地里撒点野 跟师父艺萌学用 I-Pad 画画
看了女儿画的画,我觉得自己老有所养了 看儿子这么财迷,俺放心了


评论

往中华民族伤口上撒盐的台毒们 效仿纳粹的亚裔细分法的幕后黑手
奥巴马赏给华人响亮的耳光! 哈,这娃多滴
嘿,这油跌滴 呦,这球瘪滴
哇,这剧拍滴 唉,这仗打滴


歌词

梦痴..梦劫


游记

波罗的海诸国奇遇记-2:瑞典国王的中国情 波罗的海诸国奇遇记-1:俺咋变流浪汉了涅!


格律诗词

花祭 梨花劫
黄石公园:观老忠实喷泉


现代诗

勿忘我


杂文

一世两岸三国情之关圣篇 一世二岸三国情之断袖篇
一世两岸三国情之名将篇 一世两岸三国情--part three
一世两岸三国情--part two 一世两岸三国情--part one
前世今生财主梦--下 前世今生财主梦---上


童话

呆呆与笨笨 失乐园
四脚蛇与恐龙


寓言

羊狼传说


散文

以此文遥祭我的爷爷
爪四哥的头像

积分

  • General: 0
  • 发文: 936
  • 评论: 1438
  • 阅读: 0
Total (all categories): 2374
性别: 
自我简介: 

大家好,我是爪四哥,大名张新已快没人叫啦。我生在水泊梁山,长在皇城根儿,打小就喜欢给别人讲笑话。一开口就是:从前有一个鬼鬼... 如果别人说我的笑话不好笑,我就会粘住人家一遍又一遍地讲,直到把人家惹烦了说:你的笑话好笑!我于是又会得意地说:好笑?太好啦,那我再给你讲一个...钢铁,噢不,应该是牛皮哈,就是这样炼成的。

后来俺出国留学,来到美国东岸的 New Jersey。刚来 NJ 那会儿,这里的污染狠狠严重。乌烟遮日,雾霾骇人。NJ 被深受雾霾毒害的人民群众称为狃责吸。

但自从特能吹的爪四哥张新来后,雾霾烟消雾散,一不留神都被爪四哥吹到北京去了(sorry,对不起北京人民)。看着 NJ 碧蓝的天空,狃责吸的州长扭着喜啊!为了表彰爪四哥张新为 NJ 广大人民群众做出的杰出贡献,州长把 NJ 的中文译名正式改为新择西,以纪念张新选择了 NJ。同时还高调宣布爪四哥张新可以终身不用交州税,因为爪四哥吹牛不上税。

我觉得做人不能太张扬。牛要吹,税也要交。同时我还劝州长把择改为泽,泽被后人的泽。于是就有了现在的州名新泽西了,跟毛泽东遥相呼应... 结果弄得俺名气更大啦。尼玛,想低调都不成。

后来有个腻称为 “Hurricance Cindy" 的女孩儿跑来新州跟我学吹的本领。等我好说歹说把她劝离后,整个新州已变成名符其实的泽国,真成了新“泽”西了 (Sorry,对不起新泽西人民)。

历史

注册了
2 年 4 个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