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评论

作者 日期 阅读 评论 新评论数
贺瑞凯兄回国参会 一刀 11/14/17 330 0
斗兽场 一刀 11/14/17 444 0
镜花缘 一刀 11/14/17 325 0
金蝉脱壳 一刀 11/14/17 363 0
“上帝生就我这样一个人,我要爱情。” ——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二) 熊哲宏 11/12/17 613 2
五线谱 一刀 11/11/17 309 0
程序编码 一刀 11/11/17 310 0
尊师 一刀 11/06/17 314 0
狼山祥云 一刀 11/06/17 320 0
枝繁叶茂百草园 仲夏百合 11/05/17 538 2
延安 拙和律己兄 一刀 10/31/17 326 0
梁家河村 拙和律己兄 一刀 10/31/17 362 0
改变世界 一刀 10/31/17 330 0
读评《温度》 吴垠 10/28/17 315 0
嫁给卡列宁:安娜悲剧的第一步——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一) 熊哲宏 10/26/17 750 0
Thoughts from Watching “Indian Summer” LaughingRiver 笑河 10/24/17 347 0
Pay and Play 一刀 10/22/17 351 0
永远的爱——读《永远的漂泊》 杏子花开 10/17/17 1,109 4
艺萌的画 安博 10/09/17 2,049 12
Erotic:“身体爱欲”与“灵魂爱欲”的合一——柏拉图的《会饮》 熊哲宏 10/08/17 737 0
秦可为:当逻辑的轨道无法相交——熊哲宏小说集《空空舞台上的爱情彩排》赏析 熊哲宏 10/03/17 533 0
善待生命 一刀 09/28/17 393 0
蔡雁雨: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熊哲宏小说集《空空舞台上的爱情彩排》赏析 熊哲宏 09/21/17 479 0
转载:民国公子的旧梦今生 邓全明 海云 09/21/17 1,006 1
班芙山水 一刀 09/20/17 711 2
规矩 一刀 09/20/17 450 0
刘梦然:以爱之名——从“角色命名”看《凭灵魂生育》的心理学意蕴 熊哲宏 09/15/17 1,882 0
没有爱情的性,是完全可能的——杜拉斯的《情人》 熊哲宏 09/14/17 1,061 2
镜湖 一刀 09/14/17 473 0
班芙 一刀 09/14/17 503 0
父母皆祸害….看《欢乐颂》有感 海云 09/08/17 2,195 5
与植物性交?登峰造极的美国白左! 爪四哥 09/08/17 960 2
你表面的骄傲背后,隐藏着多少无知 罗博学 09/07/17 699 2
香蕉花 一刀 09/07/17 510 0
含笑花 一刀 09/07/17 444 0
老君台 一刀 09/07/17 548 0
泸沽湖 一刀 09/07/17 532 0
“中华集体无意识”是性压抑、性政治迫害的深层心理根源 ——长篇小说《情殇1977》创作谈(写在我的“爱情三部曲”出版之际[四]) 熊哲宏 09/04/17 697 0
一刀 09/02/17 366 0
小院百合 一刀 08/27/17 683 2
生活的逻辑 一刀 08/27/17 443 0
锁事 拙和诗友 一刀 08/24/17 398 0
尘封已久的自传往事 子初 08/20/17 1,185 4
看裸体女人的危险——左拉的《娜娜》 熊哲宏 08/19/17 1,431 0
汪凤炎教授评《情殇1977》——中国式的爱恨情仇 熊哲宏 08/17/17 569 0
中国女子在跨国婚姻中的境遇 子初 08/17/17 1,392 4
朱遥:文学、哲学与心理学的交融——对小说《凭灵魂生育》的知识性梳理兼评论 熊哲宏 08/06/17 466 0
等待 一刀 08/06/17 413 0
耕读传家 一刀 08/03/17 543 0
俗世的因果 姜尼 08/02/17 1,797 6
一则老虎伍兹的消息 一刀 08/01/17 478 0
遗世情种 姜尼 07/30/17 1,054 2
不要比 一刀 07/29/17 416 0
德国法律,你是在惩恶扬善,还是惩善扬恶?! 子初 07/26/17 577 0
票证 一刀 07/23/17 430 0
变却等闲度——读《金陵公子》 杏子花开 07/23/17 1,322 4
美国文化的糟粕 西山 07/09/17 3,593 6
新州奇葩:犹太人与穆斯林狼狈为奸 爪四哥 07/05/17 1,086 2
插秧 一刀 07/03/17 575 0
生机 一刀 07/03/17 573 0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