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从青铜爵说起

                               

 

                                                                         从青铜爵说起

 

人类进入奴隶社会以后对礼仪的追求进入到一个新的时期,特权阶层远离生产劳动逐渐对饮食起居之类的日常行为也讲究起来,于是就出现了用当时最先进的材料与技术制造生活用品的现象,青铜爵就应时而来。许多人不理解这青铜爵为什么会如此怪异,下有三个尖足,上有两小立柱,还一边尖一边似水渠,怎么这样呢?其实,稍加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我们就会明白了。

当时是没有现代的所谓桌凳的,地上铺个草席之类的东西,人直接就坐上去就成了。那么盛放饭菜酒水的器具就得有一定高度的足,为减轻分量同时增大容积足一般还是空心的。这样做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容易放到火上加温,在寒冷的季节十分必要。那么青铜爵上的小立柱是起什么作用呢?这就是那时候的礼仪需要了,当时认为喝酒是件高雅的事,端起这青铜爵喝酒必须显得有范,一仰朝天不仅酒会倾泻出来也会很不体面,仰到什么角度最佳呢?仰到目测小立柱与自己的脸有一定距离的时候最佳,这样看起来就显得有修养。似水渠的一边自然便于喝,尖的一边是造型审美的需要,好比有头有尾一样完整。至于青铜爵上的花纹就无需细说了,主要就是美观。那个时候的酒的度数也很低,所以青铜爵器形也比较大。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讲究的礼仪需要?后来为什么又没了呢?人们之所以会进入奴隶社会就是因为生产力的大幅提高,少部分特权阶层不仅自己远离了劳动也获得了享乐的资本,这样一来就很想表现出与普通劳动者的不同来,原本简朴的现在要精美,原本直接的现在要优雅……急于表现自己不是一般的人,于是在吃喝玩乐中就产生了很多规范,怎么坐怎么吃怎么喝怎么笑……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的胡床传了过来,到隋唐五代才有了像样的桌凳,也只有到桌凳流行时期才有我们现在看到的围成一桌吃菜,分餐方式是我们曾经唯一的方式。到这个时候酒杯就不需要有足了,而且瓷器的迅速发展也自然替代了青铜。

从这个简略的经过来看,我们很多东西在开始的时候都是很严格的,越到后来越放松,这其实正是人类进步的表现。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开始形成规范的时候是从上层开始的,中下层带着仰视的目光逐渐学会规范礼仪自是十分的小心遵从,后来时间久了神秘性渐渐消失,自然也就不当一回事了,于是有愚昧的人大喊礼崩乐坏……其实正是普通人群走出迷雾的潇洒。服装的演变也有类似的过程,长袍大袖就是身份的象征,紧身短衫的都是直接参与劳动的,一是省布料二是方便干活……西方也一样,燕尾服是牧民穿的吗?领带是农民打的吗?现在一般情况下谁还穿燕尾服?一本正经的打领带?国家的元首一般性的出访也不这样了,那样的打扮很滑稽,不是吗?这就是人性的解放,逃离繁文缛节的束缚,给本是自由的人一定的自由,有什么不好?当然,过度追求所谓的自由也是不妥的,人类社会毕竟发展到了今天,不能无视现实自己一个人或一小部分人打算回到原始状态就直接开始实施而不顾别人的感受,说到底,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野蛮行为。

从这样的角度看,社会某一阶段的发展都先由一小部分人发起推动的,后来普通的社会成员不断发力,才把方向调整到最佳……人类的历史就在这样的发起——调整——发起……的过程里逐渐向前,每一步的前进都很不容易。

 

 

 

 

 

 

                                                                             0一三年七月一日十五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深刻的思辨。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今天网络好呀?

 
追梦的头像
 #

对,有WIFI,呵呵。。。

 
梅子的头像
 #

谢谢你的文章,化解了我心中的某些谜团。

现在我是个慵懒的人,看到博物院的东东只想搬出来展示给大家,不想去追踪一些历史文化渊源,这其实很不合适。。。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不要自责了,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兴趣范围,各方面情况也不一样,能保持目前的状态已经令人敬佩了!

 
梅子的头像
 #

谢谢!谢谢!

 
绿岛阳光的头像
 #

说得很有道理,多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绿岛!

 
阿朵的头像
 #

深刻!学习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客气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善于思考和总结,有理有据,拜读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春山。

 
雨林的头像
 #

不知“官晋爵”里的爵字是否与这酒杯有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表面上是没什么联系的,但隐含着一些联系,因为能够用这类高档酒器的绝非普通之人。

 
玉山峰的头像
 #

這青銅爵真是細緻,俺還以為小立柱是防喝醉灌到鼻子裏的.俺在St. Louis免費博物館竟見到許多中國各式各樣的鼎.大為震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中国古代文化的发展的确非常发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中国古代文化的发展的确非常发达。
 
春阳的头像
 #

谢谢木桐老师科普,原来是这样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还得感谢你呢,没有你与梅子的问答我也想不到要写这个。

 
予微的头像
 #

多谢解释,学习了。以前就听过青铜爵这个东西,却从来没留心。我去博物馆,就停留在“好看”这个层次,对文物的历史年份一点都不关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每个人的角度有差异,很正常。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