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且向花间留晚照

标签: 

 

 

如果真能穿越回去,我愿穿越回南宋,只为能与你相遇。齐白石景仰元代大画家徐渭,特地刻了一枚印章“青藤门下走狗”来表达对他的敬意。我景仰你,也刻了一枚印章“易安门下小丫头”——我愿意穿越回去,在你身边,替你铺纸研磨,掌灯开牖,我是唯你马首是瞻的小丫鬟。

 只为,能够沾得你的一点灵性,在词的园地里,哪怕是边角之地,有我一小小名号。

 

尝记你自大观元年(1107年)你跟夫君明诚来青州屏居,这一呆就是14年,25岁的你,28岁的他,端的是人生锦瑟年华,归来堂,易安室,十几间寻常屋舍被诗情画意点缀得活色生香,你二人对酒赏花,诗词唱和,潜心金石,这样的诗酒生活,惬意美满,只羡鸳鸯不羡仙,恐怕神仙也要嫉妒了吧。

 

“卖花担上买得一枝春欲放。泪染轻匀,犹带彤霞晓露痕。怕郎猜道,奴面不如花面好。云鬓斜簪,徒要教郎比并看。”春花一枝,新词一阕。在郎眼里,纵然世上花儿千般好,哪里有你这般百媚千娇?花晨月夕里,你与他,琴瑟和鸣金石考,赌书泼茶乐逍遥。斯时青州城,便是你与他的桃花源。

 

“雪里已知春信至,寒梅点缀琼枝腻。香脸半开娇旖旎,当庭际,玉人浴出新妆洗。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共赏金尊沈绿蚁,莫辞醉,此花不与群花比。”银色的月光、金色的酒樽、淡绿的新酒、出浴的美人……如梦如幻,让人陶醉,醉的是那一株青州的寒梅,在你深邃的词章里嫣然绽放。你为寒梅存照,寒梅为你旖旎而开。

 

“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执手相看的日子愈少,离别开始缓缓浮上水面。两情相悦变成了两处闲愁,游子行踪飘渺不定,你独上兰舟,本想排遣离愁;而怅望云天,偏起怀远之思。归来堂里你形只影单,寂寂深闺,锁不住相思无限;红笺小字,写不尽离别清愁。

 

“酒意诗情谁与共?泪融残粉花钿重”、“独抱浓愁无好梦,夜阑犹剪灯花弄”,昔日相依红牙檀板唱新词,今宵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随着明诚赴任,你独居青州,整理《金石录》、编纂《词论》,初时蜜意浓情,变作终日凝眸慵梳头,伴你的只有楼前流水,万端愁绪;归来路旁极目远眺,看到的只是连天芳草,柔肠寸断。你将一生幸福寄予明诚,孤独的为其守候、直至终老。和羞走的少女变成最难将息的孀妇,到头来,却只能天人相隔泪千行。

 

我知你系出名门冰肌玉骨兰心蕙性,我知你秀外慧中风华绝代,我知你与他是一双璧人儿曾经共拥爱的甜蜜……而靖康之变,江山残破,爱人亡故,金石散尽,破镜难圆,不得已你孤身南渡、辗转流离,再嫁又遇人不淑、遂毅然离婚,最终在南宋乱世中郁郁不知所终。慨叹你命运多舛、怜惜你颠沛无依……然而,我又钦佩你婉约的词风之中那“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的豪迈!在那个只有男人吟风弄月的时代,你用端丽小楷,留下了不朽词章。我知道,那么多好词佳句,句句不过是你淬炼生命的心头之殇!

 

 

 

我的眼前恍若绽开一片藕花,而藕花深处又传来如梦如烟的争渡的笑声;而那个雨疏风骤后的清晨里绿肥红瘦的海棠,又惹发了几多怜惜。 而今,一个与你神交已久的青州女子,伫立在纪念祠里你的塑像前,怀想900年前的你。一杯薄酒论短长,无限深情寄思托。且让我与你共一杯薄酒吧,清歌远,千秋逝。卷帘人虽已不在,而声声慢的低语,装满了飘零而去的那一叶兰舟……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有人惦记总是愉快的,易安居士如有知当是会心。

 
anmy的头像
 #

在归来堂清照故居里,对着那雪白塑像凝思。多少人痴痴如我,爱易安诗酒年华。谢谢木桐留言。

 
春阳的头像
 #

好美的意境,女诗人一定会喜欢这个小丫鬟的。

 
anmy的头像
 #

且向花间留晚照,无限深情寄思托。清照之词,千古流芳。能当个小丫头也是不错的Smile

 
予微的头像
 #

这个小丫鬟,或是从南宋穿越来的?

 
anmy的头像
 #

梦回南宋。

 
抱峰的头像
 #

我想,如果当今每位才女都倾心写诗,不模仿,追求独特真情,独特表现手法,总该有人达到李清照的水准.前提是得有个相应的诗歌环境;可惜,这样的氛围没有形成.难道,还需800年?

不会写诗的大胆设想.

问安!

 
anmy的头像
 #

抱峰安好,诗情从未消失,因为心灵从未干涸。

 
熊猫的头像
 #

倘若易安居士知道900年后还有人对她如此仰慕,一定深感欣慰

 
anmy的头像
 #

易安天上有知,定会有一阕新词。

 
红叶的头像
 #

anmy, 这是你画的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