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領養(05)

                                  (05

 

    「怎么,跌坏了右肘吗?」素珠关心地问。

    「医生听我们说她十多年来老是右腿发软,怀疑有什么重要的问题。这几天又瘦了不少,她自己倒反而很满意,说瘦些穿衣服比较好看等等,所以,我现在每天下班就到医院去看她,陪她谈谈天,此外就不知该做什么了。」吉米说。

    吉米告辞,素珠看着他英俊高瘦的背影,想起心地善良乐观的屏妮有这么一位举止斯文有礼,和蔼可亲,工作努力的丈夫,真是一对好命鸳鸯,现在家中又要添一个可爱的小宝贝,岂不更是锦上添花了吗?心里十分羡慕。

    不过素珠心里更放心不下高科技的情况,所以又匆匆向西赶到纽约皇后区的法拉盛。

    如此又过了半亇月,进财回来了,亲口慎重地告诉素珠,他现在终于找到了真爱。

    「什麼?真愛?」素珠忿怒得幾乎要笑了。

    「是啊,只有与阿虹在一齊,我才真正覺得快樂。」進財答道,他要与素珠离婚,并答应她,新时代电脑以及大颈镇值两亿美元的房屋归素珠及两个儿子,他只要新文化公司及蛮汉塞的小公寓,因为他己有了真正的爱情说完之后,更慎重地由口袋中掏出一张手写的两人财产清单,并当了她的面签上自己的名字。

     不等素珠反應,進財放下簽好字的清單,逃一般地把汽車開出車道。

    「素珠,假设你抓住机会,乘他没有反悔之前,赶快离婚,先把那大半财产拿到手,对你会不会比较好些吗?」惠娟姨婆知道了这件事,突然问道。

    「阿姨,怎么可能!离婚为什么对我好些?」素珠诧异地问。

    「我是你的阿姨,平常在一旁冷眼旁观,他除了跟女人廝混之外,什么正事都不做,以前有过白娇艳、林冰冰,目前又有赵虹,女人不断,这样的丈夫,不如离掉了,现在既然他自已提出要将大半财产归你,你不如拿了钱,跟他一刀两断,自已带了孩子,好好过日子。」惠娟鼓起勇气,说出自己心中藏了很久的意见。

    「怎么可能!我们结婚十几年了,有了两个孩子,他是个好逸恶劳的人,假如他娶了赵虹,那女人肯替他努力赚钱吗?那赵虹有这个能力维持这样的丈夫吗?」素珠口中虽然如此说,自己也不太敢相信自已的理由。

    「你只是为了孩子们吗?除了名义外,他平常尽了多少做父亲的责任呢?不用说别的,像目前这样,从不回家,若你现在想要再生一个女儿,有这个可能吗?」惠娟阿姨问道。

    「孩子们有名义上的父亲当然比没有父亲好,而且,不管进财好不好,拱手把丈夫送给那小贱人,我也咽不下这口气!」素珠怒道。

    「这不就像小孩子了吗?有的小孩其实心中并不爱自已拥有的的玩具,但现在有别的孩子来抢了,才突然觉得不能让别人抢去,事实上,她应该去找一个更好、更适合她自己的玩具。」惠娟阿姨轻描淡写地分析。

「恐怕更多是习惯性罢,己经容忍了他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罢。」素珠寻思道,至少,当她结婚的时候,那裡会料到这桩婚姻要以离婚来收场呢。

    「阿珠,我们中国人劝合不劝离。只要你有自信,我这做阿姨的自然是没有话说的。」惠娟见素珠心意已定,也就不敢再多说了。

素珠亲自签收了一封挂号信,撕開來一看,心裡更涼,原来进财的律师向法院上诉,要求离婚,但因素珠不肯签字同意,所以法院判决夫妻先行分居,为期十八个月。在分居期间,进财对孩子有探视权,也就是说他有权利每周星期六与孩子们见面。

「这些老美真是!你们实际上不是早就分居了吗?」惠娟姨婆大惊小怪地对素珠说。

 「平常爸爸都不大回家,就是回家也不理我们,现在他每周六都要花一天来探视我们,与我们一同上馆子,看电影,游泳,打球,岂不是比不分居时更接近我们了吗?」哥哥小进问,他正在加紧学习唐诗,想到父亲每周星期六可以来陪他玩耍,再朗诵唐诗,心里很是高兴,孩子們還是想要一個爸爸的。

 「隔壁皮詹妮的爸爸皮先生是单身,听说我家爸爸妈妈己经正式分居了,很是高兴,他说下周要请我妈妈带了我们到他家的游艇上去渡周末呢!」弟弟小财跳着拍手。

 「有这样的事!一家人对于父母的分居,居然都十分快乐!」惠娟姨婆笑着摇头,她深爱着家中的每一个人,只要大家快乐,她的心情就变得十分轻松舒畅。

 小高曾经告诉过素珠,说赵虹早就四处宣扬蔡进财与张素珠已经正式分居的事,素珠看這样子,知道所有的亲朋好友也早就知道她与进财分居的事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何况,我打算要乘分居这的段时间,把蔡进财抢回来呢,素珠想。

     全家盼望的星期六终于到了。

     星期六一早,素珠一睁开眼睛,就拉开衣柜,看见昨天晚上脱下来的那件紫红套装,正挂在壁橱衣柜里最显目的地位,她伸手去摸了一下那全丝的质料,进财今天要回来,他是专程来看孩子的,我是孩子的母亲,当然对他要特别客气,嗳,十多年以前,两人倒是相当要好了一、二年,后来不知怎么就有了一个林冰冰,若不是人家告诉素珠,她还朦在鼓裡呢!后来听说那位林女士是个女强人,一心只想找个男强人来配对,大概觉得蔡进财不合理想罢,他们竟然断了,素珠自己天天忙这忙那,太久没有与他面对面,几乎忘了夫妻生活。

 突然远远传来惠娟阿姨在的厨房中讲话的声音,打断了素珠的胡思乱想。

    「小财,这么早就穿上游泳裤了?太阳还没有出来,天气还有点凉,咱们家后院游泳池的水还很冷,啊,你要等你爸呢爸来陪你一同游水?那,小进,你穿上这套新衣服,也是要等爸爸来听你朗诵唐诗吗?你们兄弟想到没有,爸爸一星期只回来一天,游了泳就不能听诗,听了诗就不能游泳?何况,现在这么早,爸爸恐怕还在睡觉吧,他平常不都是要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起床的吗?」惠娟的声音说。

 不错,进财的一天,是中午才开始的呀!

 已经决定这个周末将公司尚待处理的事情由小高来办理,素珠不慌不忙好整以暇地起床梳洗,陪孩子们吃早餐。

     吃完早餐,素珠才起身去换上新衣服,涂上化妆品,看着镜中的自己,居然有点紧张,有没有搞错?太好笑了,这是开始履行法定的分居的第一周,并不是什么黄道吉日呀。

     一直等到快十二点了,进财那辆豪华的银色轿车终于停在院中的车道上,孩子们的父亲终于珊珊来迟。

     「爸爸,爸爸,爸爸。」两兄弟抢着呼喊进财。

     「嗳,嗳,嗳。」进财一面回答,一面走进厨房。

 「阿娟姨,今天中午吃什么好吃的家常菜哇?天天在外面吃馆子,油腻而不卫生,还是家里菜好。」进财很热亲地对惠娟姨说。

      今天的午餐,蔡家全家全部出席,实在难得,素珠与惠娟姨特地将久己不用的大餐厅打扫乾净,全家在大餐厅中吃午餐,而不在厨房中用餐,多么不寻常呀,到处都弥漫着一种特别的团圆的气氛。

     素珠也高高兴兴地围上围裙,帮着惠娟姨把饭菜搬上餐桌。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惠娟阿姨旁观者清,更有人生智慧,分析得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并回應

 
梅子的头像
 #

可怜的孩子,多希望有一个完整的家。

 
余國英的头像
 #

沒有父母的孩子,是很可憐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