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領養(04)

  領養(04

  

      一大一小两张新办公桌,进财与赵虹的四只手都放在帐薄上面,两人脸对脸地癡笑着,四只眼睛两条视线仍然粘在一起,久久不肯分开。

    「进财,你在做什么生意?」素珠非常不高兴地大声质问。

     正在卿卿我我的蔡进财与赵虹,都被素珠吓了一跳。      

     赵虹站起来一扭身,向办公室外面疾走,进财连忙追出去,素珠见他们的脚步声一前一后朝储藏纸箱的仓库响过去,就不由自主地跟在后面,趙虹先登登地先走出倉庫,跟在趙虹身後的蔡进财回头看见素珠也跟在后面,火速过去按了一下墙边的开关,门上即刻发出轟轟的巨响,仓库的大门缓缓地向下降落,进财乘大门降到一半的时侯,低头弯腰追了出去,素珠不防进财会将仓库门关起来,走得慢了一步,被挡在仓库里面。

     轟轟的巨响停止了,她面对着关紧的仓库大门,回过神来,抬头向廾呎高的仓库四看,库内堆着各式各样大大小小的纸箱、纸捆、纸包、纸卷,都冷冷地向着她,仓库里鸦雀无声,工人们己经搬运完毕,连原先签收货物的年青收货员也不知到那裡去了。

     素珠在新文化纸业公司全体员工偷偷地注视之下,走過去重新打開倉庫門,停車場裡只有員工的舊車,進財與趙虹的車,早已不知去向。

     素珠垂头丧气地进入自已的汽车,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小高,叫他独自面对老麦丘,价钱自已斟酌罢!

     回到家中厨房,用大盘将氷箱中的残羹剩菜,放进微波炉中烘热,风卷残云一般,整盘吃进肚中,倒在卧床上呼呼大睡。

     素珠睡醒, 她决定要再回新文化纸业公司一趟,把事情搞清楚一下。二小时之后,她又重新抵达新文化纸业公司,公司业已下班,停车场上已经车去场空,只剩进财那辆豪华的卡地莱轿车与另外一辆红色小跑车相依相偎,停在一斉。

     大办公室内更是人去室空,整个公司只有进财的小办公室内透出一些光线。

     当素珠推开进财办公室的门时,只见赵虹与进财为了检地上的一支橡皮头,两人在桌子底下脸贴着脸癡笑。

    「赵虹,你在干什么?」素珠厉声喊道。

     赵虹吃了一惊,立刻由桌下爬出来。

    「张素珠,你又来这里做什么?」中上等个子的进财不知何时已经以一种英雄护美的姿态站在赵虹身边。

    「滚,我们新文化公司不需要你这样的员工!」素珠见进财竟然护着赵虹,更是火上加油,气得简直要发狂了。

     赵虹双手掩面,双足一顿,裹在粉红色短裙内小小圆圆的屁股一扭,直接由办公室的后门向停车场的方向奔了出去。

     「阿虹,你不要理她,新文化纸业公司是我作主,不是她作主,你的薪水是由我发的,不是她发的!」进财喊完,随后也追了出去。         

      在停车场上强烈灯光的照耀之下,素珠由进财办公室的视窗亲眼看见进财追上了赵虹,向她低声下气地道歉,对她说了不少好话,最后,进财说好说歹将自己的新轿车右手的车门推开,赵虹那黑白分明、水灵灵的大眼睛哀怨地斜睨了他一眼,又噗滋一笑,进财乘势抢抱住她露在粉红装外的纤腰,将她拥入汽车,自已再转到司机的座位上,碰地一下带上车门,那辆银色豪华轿车,头也不回地,一溜烟开出了停车场。

   自始至终,进财一直没有再朝素珠再看上一眼,素珠来见进财的目的,一件也没有完成,新文化的报表仍在自已手中,小珍珠的照片,当然更没有机会拿出来给进财看了。

   第二天,素珠打电话到新文化,接电话的小姐告诉素珠说公司老板蔡进财与机要秘书赵虹还没有上班。

   第三天,素珠找了开锁匠来将进财办公室的柜子打开,取出一个大帐薄,上面林小姐的笔迹,公司的帐只记到她离职的那天,大约二个半月前。只得在中文报纸上登个求人广告,在众多前来应徵薄记工作的人中,素珠见一个姓李的中年人,样子忠厚,脑筯清楚,就将这人录取了。

     新文化纸业的买卖客户,大部分是中国人开的印刷厂,印中文报纸、杂志或中文广告,货源主要由加拿大一家大厂供给,另外只有几家小厂,买卖并不怎么复杂,對於經常處理高科技電腦公司千頭萬緒帳務的張素珠來說,當然不在話下。

     第二周,素珠见进财与赵虹仍然音讯全无,只得自己开始回答客户询问等。虽然新文化公司本身业务程序草率,进财与赵虹擅自动用公司款项,而不注明去向,成了习惯,以致人心涣散,一切百废待新,非得好好整顿一下不可,好在该公司纸业的市场不错,货源流畅,并不需要太费心思。

     素珠聘请吉米过来帮忙清点新文化纸业公司的存货,两人一斉工作的时候,吉米提到他与屏妮己经一切就绪,只待此项工作完毕,就要上道到北京去了。

    「恭喜你们,我这乾妈准备了一枚纯金的锁片,与小进、小财的一模一样,一面刻了“长命富贵",另一面刻了“万事如意",请你们带到北京给小珍珠,然后再由她带着回美国,好吗?另外,等你们由北京回来,在我家开一个盛大的欢迎派对,多拍一些照片留念,等她长大以后,给她看看,你们说可好?」素珠将装了锁片的红绒盒交到吉来手中。

    「太好了,太好了,我替小珍珠谢谢乾妈,今天就拿去给屏妮看,我们美国的金饰,一般都是十四K金,屏妮一定没有见过廿四K的纯金。」吉米非常高兴。

    「家中快要特别热闹了,屏妮一定非常高兴了罢?」素珠说此话时,心中非常凄楚,人家家中添了人口,而蔡家呢?以前进财不回家,可以骗自已说他做生意太忙无法回家,好像他只要不忙,就会回来似的,现在,明明知道他是与赵虹在一斉,只是刻意不去追究他们的下落罢了。

「屏妮还在医院里。」提到屏妮,吉米的神色突然暗淡起来。

 

 

 

余國英Gwen Li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orida, 34448, U.S.A.

352-628-5375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那么无视自己的妻子,好像一般人不会这样明目张胆,此人是吃了秤砣了。

 
余國英的头像
 #

不要忘了,他們雖在美國,可卻是用婆婆的錢創業的,在台灣新法律施行以前,夫妻不准離婚,就算幸運脫身,太太不但一分錢也分不到,孩子是歸父親家的。

台灣名女作家施叔青的老公有了外遇,兩人離婚,兒子一直歸夫家,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她妹妹李昂寫的"殺夫",也是寫的台灣舊式婚姻下的產物。

所以古早以前台灣婦女的名言;千萬要撐住,不讓別的女人花妳的錢,睡妳的老公,打妳的娃。

台灣的壞男人到了上海等地,不也是‧‧‧?

幸好世界上好男人比壞男人多。

 
梅子的头像
 #

现在理解了进财的放肆,原来他是有恃无恐。

 
余國英的头像
 #

這進財現在是在美國。

 
梅子的头像
 #

我知道他们夫妻在美国,我是从01到04一个字一个字地读过来的。只是没有理解进财见了太太居然不理,没有一丝愧疚与掩饰。通过你的解释我明白了一些,呵呵。

 
余國英的头像
 #

不要忘了,他們雖在美國,可卻是用婆婆的錢創業的,在台灣新法律施行以前,夫妻不准離婚,就算幸運脫身,太太不但一分錢也分不到,孩子是歸父親家的。

所以以前台灣婦女的名言;千萬要撐住,不讓別的女人花妳的錢,睡妳的老公,打妳的娃。

 
梅子的头像
 #

妇女的地位,是永远的话题。

我总想,女人自立是第一位的,如果不能自立,其他都谈不上。

放心地当全职太太,相夫教子,那得确信婚姻巩固才可以。。。

 
余國英的头像
 #

這位進財是一位很糊塗的紈劣子弟。

假設他是一位胸有城府的人,他就會像我的香港遠親一樣,先把公司的實杈抓住然後再搞小三、小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