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道难忘的小吃(8)——野生大锅鱼


这一会大家伙儿的一道菜,都是素菜儿,我上荤菜,谁让我的外号一直被弟弟们戏称为:“菜老虎”呢!


《童年的美味——野生大锅鱼》

多年以后,年少的事,经岁月的风,缓缓吹过,感动的影子,随风起舞,在如此的夏日,记忆里的美味渐渐浮现在脑海,童年的美味,就这样的被我们转而难忘。

 

孩子的童年,吃是一大乐趣,有些简单的美味,在记忆的沧海桑田里,没有沉默,反而越发地翻滚开来,犹如童年令我们垂涎三尺的野生大锅鱼。

 

如今儿子很喜欢吃我做得地锅鸡,源于大锅鱼,鸡鱼皆美味。地锅鸡,我自己也喜欢,如今,我知道,土生土养的鸡不多,所以,地锅鸡的美味稍稍逊色了一些,只是依旧是儿子的美味地锅鸡。

 

小姑子家的弟弟,也喜欢吃鸡,或许每个人做得口味不同,所以,孩子对于美味的记忆随着口味不同,而表现不同,小弟弟美其名曰:“舅妈牌红烧仔鸡最好吃。”

 

年初,一家人都在公公家吃饭,那天是公公做得红烧鸡,小外甥吃了几口,还是不由自主地说:“外公的红烧鸡还是没有舅妈牌红烧鸡好吃。”

 

好吃,对于孩子来说,可是一份最深刻的体会。

 

于我而言,儿时的我是乡下“贵族”,不劳而获。童年,在乡下是悠闲的,春天,人们忙碌的身影在我眼前一晃而过,而我,就在绿色环绕的乡下,奔跑,春华秋实,一如四季。

 

乡下的春节到了,对于孩子们来说,那是最兴奋的。

 

记忆里的野生大锅鱼,随着年关的临近,就有了不同于平日的渴望。

 

那时候,乡下的鱼塘,庄稼人春天放鱼种,秋天,鱼种长成大鱼,成了年关人们口中的美味。那白白的鲢鱼、草鱼,转眼就成了农家的一道菜。

 

外公外婆,自然也分得了一份。乡下,按照每家人数来分鱼。童年的我们只要看到有鱼儿,已很知足,管他多少。外婆做的,就是我们爱吃的野生大锅鱼。

 

童年乡下,用的是土锅儿,是用泥巴堆砌而成的土锅,上面是大大的铁锅。外婆会把那大大的鱼块切好,一边放油,一边把鱼放进锅里,然后在土锅的两边贴上大锅馍。

 

外婆做得野生大锅鱼放的作料不多,不像今天,姜葱蒜、色香味,一应俱全,可是却没有了记忆里的鱼香味。

 

曾经我想寻找年少的感觉,才发现乡音的感觉不再,那景、那人、那地,如今物是人非,岂能有那时的味觉。

 

通常我和弟弟们很喜欢鱼锅的地锅馍,渗透了鱼的香味,香而不腻,香而不腥,如今的鱼,再也吃不出当年的美味。

 

或许,还是我们的心情变了。

 

我们吃了碗里的再去盛锅里的,可能外公、外婆和妈妈,还没能品尝好,我们已是饱餐一顿,坐在一边,歇息去了。

 

如今时隔多年,乡下的今天,早已变了样,再也没有大家伙儿一起分鱼的情致,每一家都各自为户,于此少了人和人之间的关怀。

 

于是,也不再有野生大锅鱼的袅袅烟雾升起农家满屋的鱼香味了。

 

就这样野生大锅鱼,成了记忆里遥远而难忘的一道菜。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暗香的头像
 #

太巧了,今年春节我在北京吃了,不过,叫鄂伦春鱼庄贴饼子,鱼肯定不是野生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儿时的美味,今天再吃,都没有了感觉,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菜是儿时香。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只是,今天依然有许多难得的快乐。

 
予微的头像
 #

难忘的是那情怀,那记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予微!

是啊,情怀和记忆,让我们格外地记住了美好。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童年记忆中的美食永远是最好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春山!

即使是一道很平凡的菜肴,如今也无法有那时的滋味。

 
鐡手的头像
 #

中间是野生大锅鱼,边上贴面饼,想象着香飘四溢,美啊......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铁手!

其实那滋味,今天是无法重温的,于是,只有想象。

 
追梦的头像
 #

连汤带菜都有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的,吃的喝的都有了,于是吃饱了,这是孩提的快乐。

 
Sujuan的头像
 #

一定好吃!更因美好记忆更加刻骨铭心。一弘文章优雅深刻,欣赏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素娟!。那时吃着真好吃,如今再吃,可能就没有了最初的滋味,于是记忆回到了儿时。

 
Sujuan的头像
 #

我们也有同感,每次回国想寻找儿时美味都十分失望,因为口感和心情完全不同了。看来"饥饿是最好的厨师"一点不假!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素娟!

是啊,美味也是一种情感的记忆,往往找不回。

 
余國英的头像
 #

大鍋魚肉,有刺嗎?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那鱼大,很容易就会把刺过滤掉,鱼味儿很香。

 
anna的头像
 #

谢谢一弘!如今苏北菜小鱼锅贴就是这样的,南京很多餐馆能吃到,当然没有了童年的好滋味。还有鱼汤配小脚馒头的,也类似,只是那小脚馒头更香脆酥软香气扑鼻滋味甘美!蘸或不蘸鱼汤吃都动人食指!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偶尔我会做小鸡锅贴给儿子吃,蘸或不蘸鸡汁,都很美味,不自觉地,儿子也有了我儿时一样的爱好,记忆承接了一种传承。

 
余國英的头像
 #

好像刺多肉少?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如果鱼很大的话,肉就很多。

 
一休的头像
 #

这个算大菜啊,划到小吃一级, 委屈了。 馋!!!

 
天地一弘的头像
 #

问好一休!

是乡野之中,一道大菜,现在许多人家都不做了,更难得品尝如此美味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