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天还知道,和天也瘦

    小楼连远横空,下窥绣毂雕鞍骤。朱帘半卷,单衣初试,清明时候。破暖轻风,弄晴微雨,欲无还有。卖花声过尽斜阳院落,红成阵,飞鸳甃。
    玉佩丁东别后,怅佳期参差难又。名缰利锁,天还知道,和天也瘦。花下重门,柳边深巷,不堪回首。念多情但有,当时皓月,向人依旧。
                                         —— 秦观 《水龙吟》


    明王世贞曾评词中最妙的三个“瘦”字。
    其一曰“人瘦也,比梅花瘦几分”,其二曰“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再一个就是这句“天还知道,和天也瘦”了。

    即使在人生最得意的京都时期,秦少游的词中都掩不住地诉说一个愁字,离别的愁以及名利束缚的愁。
    《苕溪渔隐丛话》引《高斋诗话》云:“少游在蔡州,与营妓娄琬字东玉者甚密,赠之词曰小楼连远横空,又云玉佩丁东别后也。”
    这个时候的秦少游生活稳定,政治得意,是一生中最风光的时期。

    《人间词话》中说,“少游词境最为凄婉。”但这个凄婉却不是指他的京都时期的作品了。
    人的文和人的心境多是相通的,怎样的心境势必会产生怎样的文境。

    然少游堪称天下第一伤心人,所以即使是在人生最得意的时候,他的词中也不免带了伤感。
    没有功名的时候,为怀才不遇而惆怅,有了功名,却又为了那名缰利锁而叹息,人大多都是这样的矛盾的。
    终究,秦少游不是一个洒脱之人,这样的人势必会被名所累、为情所困。


    站在小楼远望,眼前一片繁华,这就是我所追求的一切吗?连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样的生活才适合我。
    空气依然是那样的暖湿,微风拂面,那若有若无的细雨穿过那层奢华飘的我的面前。
    似乎有那么一丝的寒,这丝的寒,我不知道是风带来了还是我的心带来了。

    夕阳西下,花香过满了整个的街头,这样的花香这样的小巷,原本是该有你陪着我的。
    而此时,我,却只能一个人去体会这样的景和这样的景下的那份心情。

    远去的,也许不仅仅是岁月,还有岁月下所牵绊的那份情感。

    很多东西也许就真的无法挽回了,我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是对还是错,但这毕竟是自己的选择,即便是离别、即便是遗忘,依然担当不起那来来往往的寂寞。
    也许,没有人看到我的寂寞。
    寂寞是不会写在脸上了,寂寞始终是无人关注时放在心上的那种痛,我知道,但你知道吗?

    习惯了这样一个人看风景,习惯了这样一个人对着风景说着只有自己才懂的话,习惯了让这样的雨天飘过自己的心情。
    有些心情有些事情习惯了就不愿意去改变了,向往着归隐的生活,但那也仅仅是向往而已,于是,只有让自己的心情去适应这样的风景。

    始终想看到风景的尽头是什么,却始终看不透。
    却原来,一直想着,那风景的尽头是你在等候。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啊,人生的习惯慢慢养成了,让开心成为我们的习惯。

 
海云的头像
 #
始终想看到风景的尽头是什么,却始终看不透。 
    却原来,一直想着,那风景的尽头是你在等候。
。。。。永远的期盼。
 
抱峰的头像
 #

拜读。有前人引领,今人理应咂摸出点写诗的路数。

问安!

 
熊猫的头像
 #

他的词很好。只不过这些古人,是不是也太愁了些?恐怕许多也都是闲愁吧。。。

 
西苇的头像
 #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生的很多愁和瘦何尝不是自己找的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