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一道难忘的小吃(3)凉粉

 

                                                                                

                               凉 粉


          我小时候最喜欢吃凉粉,切成小方块的粉嘟嘟的淡淡蓝灰色的凉粉在小白瓷碗里极具诱惑力,放一点蒜蓉搁一点辣椒酱,再放些虾籽酱油香醋,或者再有一点点的香菜末子,用小竹片制成的两齿小直叉叉起一块来,这一块凉粉沾了红的白的绿的淋着汁儿颤巍巍的被送进张圆的小嘴里,入口凉爽滑溜酸辣混合,轻轻一咬,细嫩里夹着蒜蓉的一点脆香菜的一点韧……小小的口腔里风雨雷电齐全,辣得小嘴只能张开,刚张开就想起舌头上那堆粉嫩和感受到的丰富的香味……其实这个想根本就没经过大脑,是口腔内的神经直接反应上了,等大脑感受到时已经有点儿迟了!因为嘴里已经没什么具体内容了,只留下对刚才一阵痛快淋漓的回味,渴望下一块快点到来!
          几番风卷残云般的尽力之后,额头上满是汗水,小嘴还是张着-——不是为了再吃而是为了把火辣向外释放,辣椒伴蒜蓉组合太厉害了!如果不是为了凉粉的那份细腻爽滑谁愿意单独吃辣椒伴蒜蓉?!换一个角度看,如果只吃凉粉不加辣椒蒜蓉也感觉不到多少滋味,就感觉不出凉粉在刺激里才呈现出来的那份平和那份凉爽,这样的体验这样的感受就这样伴随着少年一同成长,在生命的历程里再也无法忘记。
          常吃的这种淡淡蓝灰色的凉粉是山芋粉做的,跟做粉条的原料一样,只是凉粉里的粉的含量很少所以很嫩,不像粉条很韧。还有一种淡绿色的,好看又好吃的是用绿豆粉做的,价格比较贵,不常吃,这个也没山芋粉的嫩。
         记得最初吃的时候不喜欢放辣椒之类的,因为怕刺激,后来不知怎的拼着被辣出泪水也要去感受那份强烈的刺激,好像要跟自己过不去似的,结果拼了几回之后就习惯了,也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轻松咀嚼吞咽辣椒伴蒜蓉了。究竟是不舍凉粉的细嫩爽滑还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勇敢,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了。
         街头上的凉粉有另一种雅致的吃法,就是把盆状的凉粉倒扣放好,盖上干净的白布,有人要时就掀起白布,用番瓜刨子在凉粉上转圈刨出条来,把刨好的凉粉条放进碗里淋上调料端给顾客。但这个感觉我认为不如块状的来的痛快,你想,叉起一个方块往嘴里一送,满嘴都是凉粉,多肉实多过瘾啊!
        我有两个姑姑都嫁在北边邻县的县城边上,放了暑假去玩,她们一定会招待这个侄儿,知道侄儿喜欢吃凉粉,就每天都买。有时还把凉粉像煎豆腐似的煎了当菜吃,油锅里煎过被葱花陪伴的凉粉热热的另有一番滋味,但吃起来少了许多淋漓的感觉。可能有些东西就是小吃,你把它当正经的菜,反而没那个感觉了。这个县城挺有意思,我放寒假的时候再去竟然也能吃到凉粉,这让我很意外。原来这里冬天卖凉粉与夏天的不同,卖的人在街上摆一只煤炉,煤炉上面盖一个只有中间有个圆眼的铁皮,铁皮上再放装有凉粉的盆,这样凉粉就是温的了,寒冷的天里吃一小碗温凉粉很别致。这里吃凉粉的花样比较多,有一种做法是把凉粉在凝固之前用漏勺加工出蝌蚪状,取名叫蛙鱼,要吃的时候就装一些到碗里再放调料,也挺好的。
        很多年过去了,吃凉粉已经变得是可有可无的事了,街头小吃里早没了它的身影,街头小吃摊大都华丽转身成店面,卖台湾鱼丸或香肠,卖美国的汉堡,卖韩国风味的小吃……几乎站在每一地方的街头都可以看这样的招牌,不用出门世界便在你的眼前悄然展开。
        可我还是很清晰地记得自己拼命忍着口腔里的火辣辣,流着汗水斯哈斯哈地大吃凉粉的场景,这也只有经历过那样岁月的人才会记忆深刻罢,那时的小吃品种很少。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凉粉凉皮我都喜欢,你写的太精彩了。没有图片也很馋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吃在记忆里是这样的深刻。

 
司马冰的头像
 #

看着木桐饕餮酸香劲辣的凉粉,鼻子里满是蒜蓉辣椒香菜香油香醋混合的香味,一个劲儿地咽哈喇子,我也喜欢这一口。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看来喜欢吃这个的人还真不少。

 
梅子的头像
 #

读起来令消化系统忙个不停,久远而美好的记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你也说点好吃的呀。

 
海云的头像
 #

每次回南京,都会去夫子庙吃凉粉,那里的凉粉就是你说的街边摊那种,好吃极了。没几天就又可以去吃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街边摊里也是有美味的,祝你吃的痛快!

 
春阳的头像
 #

“凉粉凉皮我都喜欢,你写的太精彩了。没有图片也很馋人。”春山把我要说的都说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也等你上一道小吃呢。

 
简单最美的头像
 #

我也很爱吃凉粉,印象中最好吃的是1988年在峨眉山脚下有个挑夫挑着担子卖的,酸辣麻鲜,吃完后嘴唇被麻的像在弹琴,实在过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嘴唇像弹琴,形容的真到位,小吃就是要吃感觉,感觉到了就很有意思。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我也好这口! 凉粉凉皮,怎么吃都不厌。 到了美国没有抓挠,情急之下竟然找到了做凉粉的绿豆粉。 那可真是翻身得解放啊,刚找到的时候,上顿下顿做凉粉,直到我老公说:缓缓,缓缓! 哈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哈哈,缓缓,缓缓!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木桐兄,我才发现你跳过(2),直接贴(3)了,我跟在你后边贴下篇,标注(4), 回来找(2)找不到。 我们看看有没有人来占(2)的位置,还是大家都忌讳自己“二” 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找到没?是简单最美的粉皮。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啊?过了1就是3,粉皮在哪儿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在48小时新文章里找,或者在纪实栏目里找,她可能没加在连载里。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找到了,找到了,太诱人了! 我已经留言提醒她加入手册连载了。

 
若敏的头像
 #

春山和春阳把我想说的都说了。木桐的描写太精彩了。我到美国后,自制绿豆粉。吃得开心。每次聚会都少不了它!谢谢林静的号召力,如果有做法就更好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美国的超市只有绿豆粉吧?许多人都说是买绿豆粉做凉粉的,这与红薯粉做出来的基本差不多。

 
雨林的头像
 #

若敏也教过我用绿豆粉做凉粉。 她做的与这张照片里的一样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美食分享会更美。

 
阿朵的头像
 #

强烈要求上张照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网上找来一张,呵呵!

 
玮仁的头像
 #

这凉粉吃的,堪称淋漓尽致,痛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种感觉也只有少年时才拥有了,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木桐的描写真是淋漓尽致,上面的姐姐妹妹们都说了,我就用眼睛继续吃吧。呵呵。

1985年由北京去九寨沟,路上经过一个小城“宝鸡”,因为火车出轨而滞留,当时在车站,我和好友手拖手,把车站摆摊的凉粉的十多档,都试了一遍,就是木桐描述的这种,不过当时的布不太干净,那个碗就在旁边的水盆了过一下,我们竟然没吃到拉肚子,真是奇迹!

街头上的凉粉有另一种雅致的吃法,就是把盆状的凉粉倒扣放好,盖上干净的白布,有人要时就掀起白布,用番瓜刨子在凉粉上转圈刨出条来,把刨好的凉粉条放进碗里淋上调料端给顾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等你的呢!

 
Sujuan的头像
 #

一看相片就流口水•••,谢谢分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也上一道呀。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木桐描写得真是细腻,这凉粉,好吃,炒着也好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凉粉比较普遍,各地的原料可能有所不同。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夏暑之际读这样的文章,心里真是一阵凉爽。拌凉粉百吃不厌。

凉粉也可炒着吃?不能化掉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会化的,不需要炒多长时间,先放少许油热锅小葱暴香,下凉粉块,稍煎炒,不宜频繁翻动,有焦痕即可装盘,口感软韧适中,值得尝试。凉粉块最好切成有一定厚度的扁方快,为着不易碎也便于煎炒均匀。

 
轻盈的风的头像
 #

再教给你一种,酸菜凉粉,先炒酸菜,辣辣的那种,然后倒上少许水,凉粉放进去,想吃辣的放辣的,想吃麻的放麻的,让它在锅里咕嘟嘟的闹腾,然后热腾腾的吃下去!这样的适合在冬日吃,夏日也好,吃的大汗淋漓,但很解馋!

 
鐡手的头像
 #

只要看了木桐第一段对凉粉的描写,谁都想来上一碗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想来你也常吃奥……

 
鐡手的头像
 #

嗯……,我也喜欢吃,只是写不出木桐这样的好文章。  ^_^

 
追梦的头像
 #

我自己也做绿豆凉粉, 粉和水1:7的比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粉可以吃吧?具体的比例我不是很清楚,我只顾吃。

 
鐡手的头像
 #

对林静要刮目相看了,你还会做凉粉!?清华女生真是不得了啊!文武全才!    ^_^

 
一叶小舟的头像
 #

我也馋这一口,馋的时候也会用绿豆粉做一些,味道没有买的好吃,但足以解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们以美食为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