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蜗牛》书评

花儿开遍蔚萝川——《蜗牛》第六期

我吃饭的时候喜欢翻书。常常觉得书就是佳肴美馔,是不可或缺的佐餐佳品。一份小青菜一样白粥,外加一两样甜点,再就是泛着油墨芬芳的新一期《蜗牛——花儿开遍莺萝川》。

   昨日在清华园“拾年咖啡”,我和迎春正在热聊,细啜一杯醇香拿铁,邓超顶着骄阳一步闯了来,携着这几本活色生香、野味十足的《蜗牛》,我俩如获至宝,手指摩挲着充满质感的封面,心也随着这芬芳的杂志,而登时开满了花朵。素朴的“拾年”里面,顿时光华满屋。

无疑,邓超过的是一种诗意的生活,如同荷尔德林老先生说过的“人诗意地栖居在大地上”。很多人为稻粱谋,为生活所胁迫随波逐流。而邓超这个“蜗牛背后默默无闻,却满腔理想主义热忱的小人物”(邓超自言)坚守一份纯真的理想,孜孜以求不放弃,我对这个黑瘦的年轻人充满了敬意。

邓超和他的朋友们,踏遍乡野民间,只为寻找那些行将消失的手艺,将那些沉浸于生活底层却热力四射、充满人性温暖的民间艺术品登记造册,展示给我们这些渴望飞翔却束囿于打卡机和钢筋混凝土丛林的都市人,摄其魂、留其影、诉其渊源、试图挽留其久远,那些野性的素雅的热闹的充满人间喜乐的物什儿,还有那些艺术家——甚至仅仅称之为工匠们,总是唤起我们内心深处久违的感动。

我认识邓超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小小少年。羞涩,有着小小的调皮,画粗线条的线描。他和姐姐都跟我学过画,后来姐姐考上了工艺美院,而邓超负笈乌克兰、俄罗斯学经济学,再后萍飘北京,这个够文化、够文艺的都市是我又爱又恨的地方:爱之流光溢彩,各种文化现象如陌上花开蝴蝶飞,能够满足我五味杂然的视听享受;恨之车流人流梗塞,怎一个挤字了得?邓超选择北京来雕琢他的“蜗牛”,自然大有深意。如果在他的故乡、我所生活的这个小城,邓超可以拥有非常富足的物质的实在的生活。但是他对理想的期许,让他在北京选择了苦行僧式的生活。而这个选择成就了他,也成就了《蜗牛》。如果说北京是一个古典与现代交揉的都市,那么蜗牛可以说是一朵清芬的小花儿,卓然独立却又不远离人间,婷婷于视野之内和思维的边缘。

是的,我说的是“边缘”这个词,与那些主流大餐相比,《蜗牛》娓娓道来的民间美术是边缘的,它根植于生活的厚土、多舛的命运,不屈服不悲伤,无论生活多么苦涩,没有理由,只是迎头赶上。将白菜萝卜般淡淡生活,用素禅丝弦弹奏成曼妙醇厚的旋律,虽区区48页,页页珠玑,匠心独运。细细咀嚼之,如清淡橄榄,回味无穷。邓超雕琢的哪是一只“蜗牛”呢,分明是酿造一杯陈酿的老酒,有民间艺术的芬芳,有日常生活美学的勾兑,于是,一杯叫做“生活之美”的鸡尾酒,被遇见的人们细品慢酌,微醺之后,我们回转身发现,原来,蜗牛的慢功夫,正是我们这个高速飞旋时代里最缺的心灵滋养。蜗牛们,在挽留的是民间艺术的星芒,汇就的却是中华文化的广博醇厚的美好与温暖。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欢迎anmy来到文轩,谢谢你带来的《蜗牛》,我要先百度一下,再找来拜读一下。

百度了一下,没找到相关信息,是不是还没上市或者发布过信息。

 
anmy的头像
 #

外星孤儿文友:感谢您关注我写的书评。蜗牛们现在在路上。这里是《蜗牛》杂志的微博,http://weibo.com/woniuzazhi。您也可以百度“《蜗牛》杂志”会有很多相关的信息,第六期刚出版不久,相关信息较少。需要的话,我目前有两本,可以赠您一本。

 
司马冰的头像
 #

百度出来了。谢谢,不用送我,告诉我北京哪里能买到就行了,是书店还是书摊儿。

 

 
anmy的头像
 #

刚才问了邓超,蜗牛的淘宝店,woniuliangpin.taobao.com

蜗牛们人在四川夹江找新素材,新一期(6)还没上线。不过其他的也很精彩。您先浏览吧。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我看了报道后也在淘宝上找到他们的店了。你回复留言时点击留言框里左下角那个“回复”,就弹出新的框,你留言后系统会自动向被留言的人邮箱里发一封邮件,提醒被留言人看。

 
海云的头像
 #

anmy,你是位艺术家,真是太好了!我女儿也习画,如果能让你指导一二,就好了。欢迎,再次。

 
anmy的头像
 #

以后会有机会的。谢谢海云的欢迎,也谢谢海云经营的这片新天地~~~给我们以心灵的慰藉和托付。

 
雨林的头像
 #

如果在海外也能买到这本杂志该多好。 祝愿这样的出版物能长长久久。

 
anmy的头像
 #

求取的的艰难与苦辛,使得这样的文艺小杂志如此清丽芬芳。期待芬芳永驻,青春长好。共同祝愿。

 
予微的头像
 #

多谢anmy的好介绍!

 
anmy的头像
 #

呵呵, 予微 不必客气~~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