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家夏蔬鲜脆——冬瓜

 

                                                                      冬  瓜

        很多人疑惑,这春天长夏天吃的瓜怎么就叫冬瓜?难道说是因为可以吃到冬天吗?似乎不可解释。我稍查一点资料,得知解释是因为冬瓜的外表有寒霜样的白粉,好像是冬天的感觉,故名冬瓜。

       冬瓜体型大,皮厚瓤多,可食用的部位也就那一圈子。童年时不喜欢吃冬瓜,水大寡味。但是有的人家做黄豆酱时伴进冬瓜片,冬天吃时冬瓜片在咸鲜的酱黄豆陪衬下呈晶莹透明状,轻抿一小片简直全身颤抖,冰凉冰凉的,真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吃法!但那滋味的确好,早晨吃过,口腔里至少保持半日的感觉,让你不能忘却。

        村里有人家的屋后长着冬瓜,难以想象与番瓜藤同粗细的藤蔓何以就能长出这样庞大的家伙!初时当然也不大,淡青色的嫩瓜上满是细毛,细毛还比较长,据说也是不能用手摸,一摸瓜就肄了。越长越大,颜色渐向灰青方向发展,表层的白霜似的粉也越来越明显。听奶奶讲,她年轻时经常与邻居跑反,有时半夜听到消息起来就跑。大家一阵乱跑,有的就被瓜藤拌倒了,怀里的孩子掉下了,又急又慌,抱起孩子跟着人群不顾一切地狂奔。天亮了,再看怀里的孩子,哪里是孩子?是一冬瓜!奶奶讲到这里总是颤颤掏出灰白的手绢揩揩眼角的泪珠,叹上一口气,有时也会说上一句,那时候的人倒过什么日子吆。初听觉得有趣,后来就觉得悲凉,人活着就这么艰难,真是不容易。

        进城读书后常到工厂食堂吃饭,食堂每到夏天就买很多冬瓜码在仓库里,留着慢慢吃。这些冬瓜比我在乡下见到的还要大,我怀疑我一个人无法搬起来。但这些冬瓜不能磕碰,碰破一处就不能储藏了,从破口开始烂一直烂掉整个,绝无例外。人当然不是冬瓜,所以敢于放纵自己,以为可以全身而退,其实结局跟坏冬瓜是一个模样,只会说没有后悔的药来卖。其实,真有后悔的药卖还会是一样的结局,后悔药吃多了肯定也产生抗体的,或者这本就是个假药,岂不是终究一样的结局?冬瓜烧肉冬瓜海带汤是食堂那个季节的保留菜,几乎天天有,吃的人都麻木了。但冬瓜汤还是不错的,解渴。

        现在市场上的冬瓜都是切开来卖的,一片一片的,偶尔买来烧一烧还是挺好的。烧汤的话可以放点海米,起鲜提味,更能激起食欲。                           

        细想起来,冬瓜还是很有价值的。不说别的,就说它所蕴含的水份来说,就是难得的佳品。以常理度之,单纯的水就是水,而蔬菜中的水就是汁了,融了植物的精华,比起暴露在空气里水有了很多特别的物质与滋味。冬瓜的水分很大,食之消暑解渴也是可以想见的。由此作个小小的推广,教师给学生讲课,用一般的“水”好还用“汁”好?用“水”就是照本宣科,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用“汁”就是结合个人思考体验所得,有针对性地重构教材,哺乳似的传授给学生。大概两者的优劣一眼便可看穿,只是用“水”混日子的人太多,用“汁”或者能有“汁”可用的人太少。再向外扩展一点,写文章者拿过材料就用好还是经过咀嚼提炼重组的好?再提升一点说,学人家优点长处照葫芦画瓢好还是打碎了吸收精华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运用好?这样的问题自不难回答,但现实中的急功近利只顾一时不虑长远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什么事请都有自身的规律,不按部就班凭想象突然提什么速,不出事才怪!嫌瓜汁少就加水,一只瓜的汁兑十大锅的水,忽悠谁哪?如果瓜汁过了期,就加化工产品掩盖气味,这是人类的聪明吗?还有什么东西不假?不是冬瓜变假了,是脑瓜变了,怎么变了?最近天气不好。

         现实让人无法安宁,空气里弥散的不是植物的自然芳香,而是虚假散发出的腐臭味,更糟糕的是根本无法知道这种腐臭将会持续多久。

         我不是很喜欢冬瓜的,如今却很怀念那寡味的冬瓜来。

 

                      清平乐

            瓜眠何郡?屋后茅边顺。

   白粉似霜圆滚滚,憨脑憨头貌蠢。

 

   绵延人间何因?汁清肉厚诚醇。

   性喜淡平无恼,稳当当孕乾坤。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九日九点三十九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周围万物的生长和存在,都给我们这样或那样的提醒和关照。 木桐这些瓜果蔬菜里的画外之画,弦外之音, 让我回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身边事物的存在的确自有他的道理,人,也是存在物中的一种。

 
海云的头像
 #

那一口冬天黄豆酱里的冬瓜让你描绘的精彩绝伦。

跑反, 这个字我也曾常听我父亲说过,一直以为是“跑坊”,还以为是南京话呢,我父亲提到的时候也是说日本人进城(南京),全家跑坊。估计就是逃离的意思。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应该就是你说的“逃离”,彼时的悲惨不应该被淡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