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二十三 乘车回家

半涩时光

 

                   

                                                                二十三

                                                     乘车回家

 

       还有几天就放寒假了,不少人都在校园里临时售票点定票了,可方桐的老家并不通火车,只能乘坐客车,客车的票得到车站去,有点不方便。音乐系里有一个与方桐是老乡,平时因为专业差别太大互相没什么联系,现在要放假回家都想结个伴,就凑在一块商议怎么办。只能是去车站定票啊,还能怎么办?结果能定到的票是放假第二天早上的,也就是说大家基本都走了,方桐与老乡还得在学校住一个晚上才行。

       这个晚上可不是好住的,学校的食堂已经不开了,同学一批一批的离开,有的火车是下午有的是晚上,背着大包小包的走出学校,校园里越来越空荡,走的人心里又凉又慌,一股萧杀空寂的气氛让人很压抑。这个老乡主意不少,他们宿舍有人用酒精炉,他给借了过来,一点点大,比酒精灯也大不了多少。又与方桐一起买点年糕,两个人打算晚上煮年糕吃,这年糕属南方食品,方桐的家乡偏北方,习俗与这里不太一样,所以两个人并不清楚这年糕要怎么吃,塑料袋里的年糕呈粗条状,一袋四根,截面椭圆。方桐拿出自己的美工刀,在干净的纸上擦了擦,就把年糕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等小小的锅里水开了就放进去煮,时间不长年糕片就在锅里随着沸腾的水上下翻滚了。两个人就用筷子夹煮透的年糕片吃,烫烫的软软的还韧韧的粘,倒也滑溜,夹一片上来就吹上一吹再吃,桌子上还有一袋撕开的榨菜。热腾的水汽氤氲在半空,两个人就这么边吃边聊,老乡说起他的身世令方桐很是吃惊。他说他父亲当年也是学绘画的,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也考上了青果学院,可惜家里实在太穷,孩子又多,就没能上学。后来通过亲戚在县城的公园里负责打扫猴园的卫生,再后来生病早逝。姊妹四个,都很小,在村里玩一天也没人找,回到家门口就能睡地上睡着了。大一点以后,因为舅舅的照顾,加上公园这个单位的照顾,在公园猴园管理室安排一小间房子,跟地下室似的,就住在这里在城里读书,大哥学美术考入师大,刚刚毕业,老二就是他,他学的是音乐,终于考进了父亲当年考上而未能就读的学院,说起父亲他觉得很自豪。方桐听着却感到莫名的痛楚,尤其是老乡说他们兄妹个子都不高,一来是当年营养跟不上,二来是那时候发奋练杠铃之类的,之所以要练杠铃就是因为想多长点力气,不然孤儿寡母的在村子上很受欺凌。方桐隔着不断冒上来的水汽努力想看清楚老乡的面孔与表情,却怎么也看不清楚,这世上每一个人的背后或多或少都有些曲折,可眼前的这位也太离奇了,这所隐含的悲凉该是多么的沉重啊。难怪平时很少见到这位老乡,原来他尽可能地抽出时间去酒吧打工,有时是调酒有时客串节目,他要挣自己的生活费!方桐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惨了,很贫困,可想不到还有更惨的,这样比较起来自己还算好了,这个人群无法看透,无法看透。

       离开的同学都把床铺给收拾干净了,所以老乡只好把自己的铺盖抱到方桐的宿舍来,两个人吃完了所有的年糕就躲进被窝,说好明早最迟七点要醒来,车子是八点的,不能误了。

       这一夜睡得还是很踏实的,一向多梦的方桐竟然一点梦都没做,等老乡慌慌张张地喊的时候才朦朦胧胧地醒来,觉得房间好像很亮,一惊之下望向窗外,窗外是白白的世界!原来下了整整一夜的雪!可根本不能有闲情来欣赏了,时间已经过了八点!方桐有点不知所措,老乡催促说赶紧的,先奔车站去再说!

       等两个人背着各自的牛仔包在雪地里一路小跑乘公交到车站时基本就是九点了!工作人员看这是两个大学生,答应可以乘坐到市区的车子,看来也只能如此了。算着班车出发的时间,再看外面厚厚的积雪,方桐心里很茫然,心想,这要到县城怎么着也得天黑了,天黑了能去哪?本来一到县城就可以乘上回乡下的车子,可现在显然没这个可能了。老乡说他依然去公园的,如果实在没地方去可以跟他去,方桐说到时再说吧,方桐真的不想给老乡添麻烦了,还不知道他去公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呢!

       好不容易等到班车开始验票,那个工作人员给说明一下就方桐他们就上了车,这车子破旧的厉害,坐在里面不比外面好多少,但又有什么办法呢?从车窗向外看,除了白还是白,白的叫人一点希望都没有。车子除了中途停了一次,其余一直在摇晃中努力前行着,渐渐的方桐觉得自己的脚似乎也不冷了,但也不暖和,有一些怪异的感觉,似乎这脚不是自己身上的一部分了。此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这么熬吧,熬到什么样子就什么样子,能怎么办呢?再看其他乘客好像都有些睡熟了,身子随着车子的晃动而晃动着,可方桐无法入睡,孤独而无奈地望着单调刺眼的窗外,然而窗外也渐渐的暗了,车子里大概只有司机一个人是清醒的,但方桐怀疑这个司机也睡着了,车子在没意识地向前方飘……中秋的时候自己带着许多憧憬一个人坐在相反方向的车子上,那是一个晴朗的上午,人很精神,可这半年下来跟梦似的,说不清都学些什么,也说不清学的这些东西将来会派上什么用……人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子进了市区的车站,天已经开始黑了,方桐提着牛仔包下了车,两只脚很麻,忍不住在地上跺着,老乡也是的,他的脸颊上分明起了鸡皮疙瘩,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全身有些哆嗦。当然两个人都不敢耽搁,赶紧的询问有没有去县城的车,还好,还有最后一班,马上就要开了,两人立刻急匆匆去买票验票上车,好险,只有后排还有空。两个人都不肯坐,因为坐下更冷,只好在出了市区后就站着,手拉着头顶上的行李架,把自己弄的像董存瑞炸碉堡的样子,两腿如果不岔开就会重心不稳,所以就努力保持这个姿势,实在不行了就换一只手,就这样又晃荡了一个多小时才到了县城的车站……

 

 

 

 

 

 

                                                                                     0一三年一月七日十六点一刻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回家的情景很真实,交通不便回趟家真是不容易,冬天就更惨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时节很多人都有过类似的经历,的确无奈。

 
雨林的头像
 #

酒精炉子煮着年糕再加上小老乡的故事,一个难忘的冬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一个有些意味的场景。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学习生涯的经历很真实,如今的学校可能条件好多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向曾经的岁月致敬。

 
梅子的头像
 #

往事历历在目,今天的孩子不会那么遭罪了,这就是进步。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大大进步了,大家希望更加进步。

 
予微的头像
 #

有点迷惘的方桐。我儿子现在知道,学文学艺术有可能会很穷。

我中学的时候也在宿舍偷偷的用酒精炉煮鸡蛋。有次一团酒精火苗飘起来,差点把被单烧着了,吓一跳!

给你找错字来了:姊妹四个,都很小。应该是兄妹?

还有:校园里越来越空荡,(未)走的人心里又凉又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姊妹也指兄妹。

校园里越来越空荡,(未)走的人心里又凉又慌。  这一句的确容易使人产生歧义,这“走的”实际是指“同学离校的情况使……”这一般在口语里常见,例如:声音轰隆隆的,弄的人心里很难受。那么这里的意思就是:校园里越来越空荡,纷纷离校回家的情况使人心里又凉又慌。也可以这样表达,但不如口语化的表达生动也不很符合这个乡村青年的意识习惯。

你阅读的很仔细认真,这会激发我很仔细地对待,谢谢你。等林静回悉尼会组织一次一题大家作,到时候你可得出力啊!

 
予微的头像
 #

多谢解释!你这么一说,就明白了,也感受一下方桐的口语那种感觉。

你很认真的写,大家就很用心的读。

林静的出题,今天想半天呢,好吃的太多,难忘的想不起来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广东的小吃的确很多,找点代表性的也可以。

 
追梦的头像
 #

小老乡令人唏嘘,考上了大学咋能放弃呢?77年有助学金的啊。。。再怎么样也比打扫猴园强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助学金够养活一家老小?打扫猴园挣点钱,家里再在生产队劳动分点粮,就可以凑合过下去了。农村的情况没体验过的是想象不了的,但现在的确是大不一样了,我会向大家展示乡村魅力的。

 
追梦的头像
 #

是啊,大学四年孩子们怎么办呢?这个坎儿迈不过去啊。要是有亲戚朋友帮助度过这一关,大学一毕业就柳暗花明又一村了。为小老乡的父亲可惜。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小老乡的家境不堪回首。他也在逆境中成长了,完成了父愿,算是个安慰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里的拓展也算是拉开社会的一角吧,毕竟这样的群体还是不少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这篇读得,您的小老乡身世真让人同情!要不信上帝的人都希望有个好的来生呢!出身是不能选择的。看到用酒精炉烧饭,咱读大学时也用过,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出生是不能选择的,所以有了很多不同的人生,谢谢绿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