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你来吧!我等着

 

此事发生在好久好久以前,那时,手机还没有普及,大家都只有接地线的简单电话机:


中國有句俗語:一樣米養百樣人,世上真是甚麼人都有。
有些人會專門打電話對別人作性騷擾。
剛來美國不久,接到第一通這種騷擾電話時,真把我嚇壞了,在保守家庭和單純環境中長大,何曾聽過這種聲音?一手摔了電話,面紅耳赤。對方還不罷休,覺得目的達到,他滿足了,再次打來,我只好掛起電話。心中納悶這人怎麼找上來的,仿佛錯的是自己,氣憤難平。
十多年前剛流行電話答錄機,朋友送我一個,說等到留言響起,你聽到對方的聲音,才拿起話筒聽。這樣似乎也有效,可是我的爸媽卻不習慣聽錄音機的留言,往往 等不到的一聲,就把電話掛了,還怪我怎麼老不歸家!後來有一個變態佬對著錄音電話講了半小時,把錄音帶錄滿了,氣煞我也。看來這招也不管用,還是接 電話吧,免得老媽擔心也。
最討厭是夜半鈴聲,從沉睡中驚醒,總怕是家人發生甚麼意外,要半夜打來。後來干脆關掉電話才睡,反正家人遠在大洋彼岸,有事我也無力救急,先作個好夢,明天才面對現實吧。
以為這種電話只會騷擾女孩,後來才知道男生也會遭受聲襲,當時的老板就教了我一招妙法:他說有段時間他也常接到同一個人的電話騷擾,他就干脆接起電話,將 話筒放到收音機喇叭前,開大躁音量,自己鎖門上圖書館去。我問,他掛掉不就得了?老板說,是對方打來的話,如果你不切斷,他就一直在線上,不能打第二個電話的。這果然是個妙法,那些打過一次,就沒有再打第二次的。不過現在電話公司的程式改了,受方不掛,拔電話一方還是可以掛斷。
我認識另一朋友更絕,她見慣不怪,接了電話就跟此人拖延時間,用另一支電話報警,警察很容易就將這壞蛋找到了!
有段時間我在一個錄影帶出租店打工,每到週五下午起客人就蜂擁而至,我和另一個姑娘手腳不停,眼睛嘴巴耳朵一刻不閒,同時要收錄影帶,給客人介紹新片,打印借 據,收錢,接電話。偏偏有個變態的男人挑這個時候打電話來騷擾,因是商鋪的電話,不能掛起不接。這人可能是錄影帶店的顧客,知道我們甚麼時候最忙,等我們 接起電話,他就唔唔哼哼的講怪話。掛掉了再打來。
我們正三頭六臂都忙不過來,五分鐘就接一次這電話,氣死我們了。終於有一天我氣爆了,接過電話,對著話筒叫:“Who are you? Come here, I am waiting for you!(你是誰,過來吧,我等著!)對方寂然,從此不再打來。可能這種人本來就見不得光,或者他以為我們這身材瘦小的姑娘有中國的功夫才敢叫陣吧!
現在有了ID電話,可以記錄對方的號碼,好像這種人就絕跡了。反正這幾年我再也沒有接到這種電話。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老来天真的头像
 #

这一招很有效,俗话说:狭路相逢勇者胜!

 
予微的头像
 #

呵呵!

 
阿朵的头像
 #

我用转换工具把你的文章转成简体了:


中国有句俗语:一样米养百样人,世上真是甚麽人都有。


有些人会专门打电话对别人作性骚扰。


刚来美国不久,接到第一通这种骚扰电话时,真把我吓坏了,在保守家庭和单纯环境中长大,何曾听过这种声音?一手摔了电话,面红耳赤。对方还不罢休,觉得目的达到,他满足了,再次打来,我只好挂起电话。心中纳闷这人怎麽找上来的,彷佛错的是自己,气愤难平。


十多年前刚流行电话答录机,朋友送我一个,说等到留言响起,你听到对方的声音,才拿起话筒听。这样似乎也有效,可是我的爸妈却不习惯听录音机的留言,往往 等不到“嘟”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还怪我怎麽老不归家!后来有一个变态佬对着录音电话讲了半小时,把录音带录满了,气煞我也。看来这招也不管用,还是接 电话吧,免得老妈担心也。
最讨厌是夜半铃声,从沉睡中惊醒,总怕是家人发生甚麽意外,要半夜打来。后来干脆关掉电话才睡,反正家人远在大洋彼岸,有事我也无力救急,先作个好梦,明天才面对现实吧。


以为这种电话只会骚扰女孩,后来才知道男生也会遭受声袭,当时的老板就教了我一招妙法:他说有段时间他也常接到同一个人的电话骚扰,他就干脆接起电话,将 话筒放到收音机喇叭前,开大躁音量,自己锁门上图书馆去。我问,他挂掉不就得了?老板说,是对方打来的话,如果你不切断,他就一直在线上,不能打第二个电话的。这果然是个妙法,那些打过一次,就没有再打第二次的。不过现在电话公司的程式改了,受方不挂,拔电话一方还是可以挂断。


我认识另一朋友更绝,她见惯不怪,接了电话就跟此人拖延时间,用另一支电话报警,警察很容易就将这坏蛋找到了!


有段时间我在一个录影带出租店打工,每到週五下午起客人就蜂拥而至,我和另一个姑娘手脚不停,眼睛嘴巴耳朵一刻不閒,同时要收录影带,给客人介绍新片,打印借 据,收钱,接电话。偏偏有个变态的男人挑这个时候打电话来骚扰,因是商铺的电话,不能挂起不接。这人可能是录影带店的顾客,知道我们甚麽时候最忙,等我们 接起电话,他就唔唔哼哼的讲怪话。挂掉了再打来。


我们正三头六臂都忙不过来,五分钟就接一次这电话,气死我们了。终于有一天我气爆了,接过电话,对着话筒叫:“Who are you? Come here, I am waiting for you!(你是谁,过来吧,我等着!)”对方寂然,从此不再打来。可能这种人本来就见不得光,或者他以为我们这身材瘦小的姑娘有中国的功夫才敢叫阵吧!


现在有了ID电话,可以记录对方的号码,好像这种人就绝迹了。反正这几年我再也没有接到这种电话。

 
予微的头像
 #

多谢阿朵考虑周到!以前打的,自己都没留意繁简体。

 
梅子的头像
 #

现在国内的"莫名奇妙"电话都是诈骗钱财的电话,哪里都有心怀叵测的人。

 
予微的头像
 #

我们这里的诈骗电话,很多锁定老年人,有些被骗得倾家荡产,很惨。

 
若慧的头像
 #

予微,这种事很烦人,和你一样我最怕半夜玲声。有一次凌晨讲西班牙语的人打来,惊醒了我们,我说打错了,放了电话他还继续打,唔里哇啦不知说什么。后来先生接说要找警察,吓坏了没在打来。以后我们睡前关电话,可常常早上忘开,有时候会误事。总算那个年月过去了。

 
予微的头像
 #

是啊!以前我们的号码曾经跟一个医生的很类似吧,就半夜接过好几次电话,吓一跳然后气坏了。

 
追梦的头像
 #

现在很少人用地线了,被手机取代了

 
予微的头像
 #

我们还保留着地线,和一个不用接电源的古老电话。因为手机没信号或没电时就急了,特别是要打急救电话911时,地线的话,急救中心立即知道地点。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现在作广告的变成录音留言,也很讨厌。

 
予微的头像
 #

对,有时一个长长的广告留言,还得麻烦去删除!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这样的电话确实比较可恶。

 
予微的头像
 #

可恨!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刚来美国时也遇到过,我开始也害怕,后来胆子大了,就对电话哈哈大笑,然后把我能够想起来的中国粗话大声骂过去,一边骂一边哈哈大笑,骂得有板有眼跟说快板书塞地,对方大概以为遇到个神经病,利马他就萎了,再不打过来了。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哈!爽!

 
熊猫的头像
 #

还有这样的事?长见识了

 
予微的头像
 #

熊猫是国宝,受保护对象,不会碰到这种事情。

 
海云的头像
 #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予微的头像
 #

没有做不出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看来这些变态的人也是欺软怕硬的。

 
予微的头像
 #

都是纸老虎!

 
韩仁斌的头像
 #

有智慧

 
予微的头像
 #

这是无知者无畏!如果那方真的是个流氓,或者暴徒,那就惨了。

多谢韩老。

 
玮仁的头像
 #

现在是广告电话很多,也很烦人

 
予微的头像
 #

是啊,手机还经常收到那些莫名其妙的号码打来的广告电话。真的烦。

 
henrysong的头像
 #

还好,来美近三十年了,除了推销员的电话,不记得接过这样的骚扰电话。

 
熊猫的头像
 #

你不是美女,谁要骚扰你啊?

 
予微的头像
 #

中肯!

 
予微的头像
 #

呵呵,如果电话来自女声,你不会认为是骚扰吧?

那还是刚来美国头两年的事情,后来就没有发生了。

 
anna的头像
 #

广告推销骚扰不胜其烦!倒没有遇过这种。予微好勇敢!林导好豪迈!

 
予微的头像
 #

多谢anna好评!林导一向豪迈!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