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城故事(6)。。。大表姐

我对大表姐的第一个印象,就是当年她和我大姐拉着我的手,告诉我我那个妈并不是我的亲妈,而是我大姨。后来我到信阳去上小学,就是大表姐带我去考试。 大表姐是在三年大饥饿的时候,从学校里饿回家的,回来就没能再回学校读书了。我到了那里,照顾我的任务就落到了大表姐的身上。记得最清楚的是她每天早上给我梳小辫和冬天带我睡觉。给我梳小辫的时候,大表姐常常会用梳子狠狠地敲我的头,因为我太爱动,总是把她刚刚揪好的小辫扯散了。

冬天的信阳是很冷的,我们俩个人睡的是一块门板,被子也很薄。在河北睡惯了热炕头的我,到了信阳常常生病。大表姐不把这寒冷归罪于冬天屋子里没有火,屋里屋外一样, 都是零度以下。她认为是因为我爱动,把被子抖散了。所以每天晚上,她都像包春卷一样,把我先用被子紧紧地卷起来,小心地搭上我们的棉袄,棉裤,然后自己再拼命一点一点地往里面挤。

一日不知犯了什么事,大姑提着笤帚追着要打我。我跑进了我们睡觉的屋子,大表姐正在屋里干着什么,她到处看了看,急忙把我藏在米缸后面。我躲在后面听着她告诉大姑没看见我。大姑走了以后,她打开后门,嘱咐我去后院玩半天再回来。等我玩到吃晚饭的时候回来,大姑早把那事忘了。
 
大姑很能干,一家八口一日三餐,四季穿戴,全都要靠她的一双手做出来。一年四季她都是在辛勤操劳。五个女孩里,大表姐最大,又没有工作,所以家里的家务事 她干的最多。我记得那时候我们用的水是要到信阳三中的压水井去挑的。因为家里人多,二哥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常常要去挑水。从家里到三中要走十几分钟。大表姐自己挑一对水桶,大姐和二表姐抬一桶。而我们中的我,却是跟去玩的。不过后来我也有了挑野菜的任务,马齿苋,灰灰菜,野苋菜都挑过。 有时候是人吃,但多数时候是喂猪。

对大表姐印象最深的是夏天在浉河里洗衣裳。信阳的溮河上游有个南湾水库。深蓝色的河水,欢快地穿过信阳城,河水并不深,清澈见底。河里有大大小小的石头,河水撞击石头就会溅起串串水花。夏天洗衣裳是我很向往的一件趣事。到了洗衣服那天,我们五个人一起出动。大表姐提着一个大篮子,大姐和二表姐抬着一个大筐, 我和二姐跟在后面。

到了河边,我们先把衣服放进水里浸着。 炎热的夏天,赤脚站在冰冷冰冷的水中感觉真是很好。她们三个大的各自找几块大石头垒好坐下,再找几块垒好放在面前。还要找一块又大又平的放在面前,当作搓衣板。首先要把衣服放在面前的大石头上,用棒槌使劲捶打一气,然后再打上肥皂搓。 搓完以后又捶打一气,再涮一涮,就交给我和二姐。我们俩把湿衣服晒在河边的沙滩上。河滩上太阳很大,等到她们把最后的几件洗完的时候,大部分的衣裳都已经 干了。等她们慢慢地把先干的衣裳叠好的时候,后洗的也很快就干了。然后我们五个人就浩浩荡荡地回家了。有时候,大表姐还把我拖到河中间给我洗头,记得每次洗完头以后,头就特别轻松。

她们洗衣裳的时候,我和二姐就可以在大沙滩上疯玩了。我们俩有时候在沙滩上找漂亮的小石头。有时候就在河边围起一个小沙坝,看着一些小鱼急急地在我们的小水湾里扭来扭去。我们还爬上河边的柳树上抓知了,做柳条花。

二十多年后,我又回到了溮河边。我遗憾地看到那个留下我童年足迹的金色沙滩,已经被挖得面目全非了。留给我无穷欢乐的柳树林,也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奇臭无比。而当年那条欢快的小河也几乎断流,丑陋的河床上卵石遍布,只有河中间有一根细细的带子无力地流淌。那条常常出现在我梦中的小河,难道就这样干涸了?我不知道该问谁。。。

大表姐继承了大姑的心灵手巧,也继承了大姑的善良和宽厚。所幸的是,当年成了大龄青年的大表姐竟得到了幸福的婚姻。她等到了表姐夫,一个温文尔雅的文革前的大学生。两个人生活一直不是特别宽裕,却是琴瑟和谐。几十年了,两个人感情一直很好。独生女儿小瑛懂事孝顺。

辛劳一生的大姑,一直有重男轻女的思想。大表哥远在贵州,二表姐几十年都不愿意登门。二表哥自顾不暇。晚年的大姑,生活起居全是大表姐料理,特别是在她两次卧床不起的时候。由于大姑坚持认为自己是有儿子的,应该由儿子管,因而不愿搬去跟大表姐住。大表姐每天上班前,下班后都急急地赶回去照顾大姑。

我离开中国这二十多年里,每年都能听到妈妈说大表姐过年过节常去电话问候。每次去看望我父母的时候,她都会带去信阳毛尖和其它土产,以慰我父母的乡情。
不久前给妈妈打电话时,问到大表姐的情况,妈妈说,表姐夫去世了,大表姐的情况也不好,看样子去日无多了。

大表姐,难道你也要像那条小河一样弃我而去了吗?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你描述的那个洗衣过程让我想起家乡那条小河,可惜它也早已成为"一条带子"。

那个"春卷"。。。呵呵。

 
春阳的头像
 #

也许不只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共鸣,发展是要付出代价的。只希望不要是彻底毁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生的经都不好念。

 
春阳的头像
 #

同感,谢谢木桐。

 
阿朵的头像
 #

看到最后,鼻子一酸,“大表姐,难道你也要像那条小河一样弃我而去了吗?”

希望大表姐能快乐的渡过这段时间,如果能看到春阳的这篇文章,也许会有一些安慰?

 
春阳的头像
 #

她现在已经瘫痪在床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的故事很感人,祝你的表姐安康。

夏天在河里洗衣服的故事和我小时候的情景很相似。我们每年夏天跟着母亲从城里到有小河的地方去一次,走10多里路,要带着干粮大清早从家里出发才能抢到好地盘。

 

 


 

 
春阳的头像
 #

天啊,你们那里更缺水呀。我们是每周都去,也不远。河里的石头也很多,不用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不是因为缺水才去。夏天拆洗被褥,棉衣,家里洗不干净。小河里的水清粼粼的,岸上都是平平的青石板,洗衣人坐在那里直接在石板上搓,洗好的衣服晾在附近的石板上,像你说的边洗边干。去的早,洗衣服和晾衣服的位置好。现在想起来是一种美好的回忆。

你的蒙古袍好漂亮,把你的靓丽衬托出来了。

 
予微的头像
 #

愿上主祝福温厚善良的大表姐!

要请教,为什么要把衣服用棒子捶打?这样衣服不是坏得快吗?

 
春阳的头像
 #

谢谢微微。那时候衣服都很脏,因为穿的时间长, 所以要捶打。棒槌是一种扁平的木棒,你可能在老电影里看过。这样的,从网上搜来的,你看看。

 
予微的头像
 #

多谢科普。我小时候看见大家用搓衣板洗衣服,这个棒槌只在小说或文章里读过。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很感人的往事。愿春阳的大表姐一切都好。绿岛回去也发现,家乡的河流很多都面目全非了,记忆中的青山绿水都变了样。

 
春阳的头像
 #

谢谢绿岛。是,物非人也非了,也找不到那样美好的感觉了。

 
雨林的头像
 #

春阳,你的文章就像那一件在河水里被洗过有着太阳的味道的的衣裳,这样的芬芳。

记得周末电话里你说起文学的类型里你对诗词相对不太敏感。这记忆里的河水中大表姐的音容笑貌,原就是美丽的诗歌,在亲情的琴弦上曼妙地弹拨。

诗人未必一定要把文字写成一行一行。

(你的照片也很漂亮)。

 
春阳的头像
 #

谢谢雨林。那些人,那些事真像小河在流淌。

 
海云的头像
 #

新照片好看,哪一族?

 
春阳的头像
 #

据说是藏族的。我见女儿要照,很羡慕,干脆自己也要了一件,挺好玩的,十块钱租一件。

 
追梦的头像
 #

感人的故事。

很精神的照片,不知是不是蒙古族服装。

 
春阳的头像
 #

在藏族那里租的,应该是藏族。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愿春阳的大表姐安康,辛劳的大表姐,多多休息。

那棒槌我见过,还用过,故乡不再。

欣赏春阳美丽的照片!

 
春阳的头像
 #

谢谢。现在的孩子们都连搓衣板都没见过了,呵呵。

 
熊猫的头像
 #

长姐如母啊

 
春阳的头像
 #

谢谢熊猫,我带回来好多熊猫照片,回头来送给你。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刚要写留言, 突然发现春阳的ID照片换了, 真好看。 是这次回国照的?

看到最后一问“大表姐,难道你也要像那条小河一样弃我而去了吗?”, 心里酸酸的。

 
春阳的头像
 #

我也喜欢这张照片,像藏族老妈妈吧?

 
予微的头像
 #

哈哈,自诩老妈妈?“多么慈祥,多么温暖!把我们妹妹的心儿照亮。” 好喜兴的春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