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領養(02)

 

 

 

                

          領養(02)

 

     填表缴税的时间到了,会计师柯吉米特地亲自带了报表,造访纽约市皇后区的法拉盛高科技电脑公司的老板娘张素珠。

    「素珠,高科技电脑公司的报表己经整理好了,请你覆审查看,签过名就可以寄出去了。但是,新文化纸业公司那边,去年就申请了延期,今年到现在还没有把帐目交出来呢。」吉米向素珠笑道。

    「吉米,这是你与屏妮都喜欢的茉莉花茶,喝一杯罢。」吉米笑着点头称谢,素珠就去泡了一杯,亲手端给这位高瘦斯文,彬彬有礼的洋会计师。

    「每次打电话给新文化纸业公司的蔡老板,都找不到他,昨天我替快乐歌厅,      呃,做帐,看见蔡头家与他的...呃,他叫我向他的薄记小姐林小姐要,可是据说林小姐己经辞职不干了,这个,素珠,我们美国人重诚实,夫妻之间若不能适应,是可以离婚的,然后分道扬镖,各奔前程,但若一方面另有婚外之情,就是对另一方的欺骗,是可耻而令人看不起的。...呃。」柯吉米吞吞吐吐地说,递过来一个厚厚的大信封。 

「是吗?我替你问一下蔡老板罢。」素珠答道,伸手接过他递来的大信封。她想,正好借此机会问问他每天都在忙些什么。进财一再申明,说美国这里纸业工人又开始罢工,长岛只有他一家向加拿大批进口纸张,纸业生意本钱少,利润高,需要又大,生意好做云云。可是他却从来没有拿出一分钱的现金或支票来给素珠看,提到帐目,也是支支唔唔,不知所云,更不肯把帐薄公开。但是,素珠不知吉米为何最后要提到美国人对外遇的看法,所以只好唯唯听之,不能置辞。

 「素珠,上次你答应了要做小珍珠的乾妈,屏妮与我都非常感激,所以屏妮要我把这张照片送给你与进财。」吉米由自己口袋内的皮夹内,抽出一张小小的照片,很慎重地递给素珠。

 「太好了,太可爱了,谢谢你们呀,我也正缺一亇小女儿,你们愿意把你们的宝贝女儿认我做乾妈,心存感激的应该是我!照片上三个月大的小珍珠,坐都坐不稳,歪靠在一个枕垫上,实在引人怜爱。

 「屏妮近来怎么样?忙得很开心罢?」素珠很慎重地将小照片插进小皮夹中,再将皮夹放到皮包内收好。真替他们庆幸,因为以前医生曾告诉过屏妮,说她的生理有缺陷,不可能生儿育女,屏妮曾为此而伤心不己,引为终生憾事,现在好了,小珍珠真是上天赐给她们的宝贝。

      「近来,她先是大大装修婴儿室,购买新的婴儿家具、被褥、床单等用品,前天添购了一套秋千、滑梯等儿童游戏用品,玩具公司派人送来,今天正在后院指挥工人打桩,突然右腿又发起软来,跌了一跤,因为怕她右肘受伤,我坚持送去照x光,医生要她留院,从头到尾仔细检查,我想她近来太兴奋、太辛苦了,一定得好好休息一、两个月才能启程到北京去迎接小珍珠,听说带小孩要半夜起床喂奶、换尿布,身体不好是不成的呀。」吉米灰蓝色的眼睛透着忧虑。

      「是得好好休息,身体健康就是本钱。」素珠点头称是。

       下班以后,素珠把吉米交给她的报税单拿回大颈镇的家中去核对签名,又是弄到半夜十二点多,惠娟姨婆到大厨房去煮了一碗云吞汤面,端进办公室来给姨侄女夜宵。素珠怕胖,但不吃夜宵又睡不稳,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呢?想到第二天还需要精力办事,素珠只得摘下眼镜,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合上帐薄,揉了两下眼睛,已经精疲力竭,吃完热气腾腾的云吞面,倦意更加上来,连澡都不想洗了,勉强打起精神到浴室中刷牙、洗脸。   

     换上睡衣之后,到小进、小财的房间各各巡现了一遍,看两亇孩子都睡得十分香甜,再仔细听了一下,隔壁的房门紧关,一点声音也没有,大慨惠娟姨婆也睡着了。

     车房中仍然毫无动静,进财还没有回来。

     又不知过了多久,电话铃终于响了,是进财打回来的,真不容易,近来他很少打电话回家。进财说今夜事情太多,只好留在那边过夜,那边是指他们在長島蛮汉塞新买的公寓,素珠正要张口告诉他上午会计师柯吉米到纽约市皇后区发拉盛的高科技电脑公司来找他的事,顺便也想提一下,现在他们多了一亇干女儿,电话己经被进财挂断了,素珠手中怅然地握着电话筒,只听见里面传来嗡嗡的声音,在耳边十分理直气壮地响着。     

    怎么心中老觉得电话里进财的声音,好像非常之不耐烦呢?大概太疲倦了操心的事情太多了罢。

    「哼,那个姓岳的推销员,拿我的薪水与我的助理舀油打情罵俏,所以炒他鱿鱼,给别人做个榜样。」以前有一天,进财恨恨地告诉素珠。

    「那个女的呢?」素珠问。

    「我带赵虹出去吃了一顿午餐,将她好好地告诫了一番。可是她哭个不停,所以只得又与她一同一斉吃晚餐,以示安慰之意。进财说,难怪这么晚才回家。

    素珠想告诉进财说是这个女的口香糖嚼个不停,亂抛媚亂駡人,不过,看进财心事重重的样子,素珠也就将这件事搁开了。

    之后,进财每晚都拖到很迟才到家,常常天都快亮了,才听见轰轰的停车、开关车房门的声音,进财一身酒气、醉熏熏地撞开客房的门,进去睡觉。

    「不是雇了一位新的机要助理吗?一些琐碎的事情可以让她办嘛。」素珠提醒他。

    「人家又年青又漂亮,派了男职员帮她,就像苍蝇见了蜜糖,个个都在打她的坏主意,女的又都存了忌妒之心,那有一个是可靠的。」进财不以为然。

    「你的身体重要呀!夜夜迟归,也不是个办法。」素珠不放心地提醒他。

    「所以,我己经在長島蛮汉塞镇买了一个全新的花园公寓,目前正在办理过户手续,再过一阵子就可以搬进去了!」

     素珠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怎么没有与她啇量,就买了房子,多少钱买的地址在哪里?买了家具没有?按装电话了吗?但进财已经翻身朝墙打呼,不再理她了。

     更没有想到说完这话没几天,进财就每天留在那边过夜了。

 

 

 

 

余國英Gwen Li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orida,34448, U.S.A.

352-628-5375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谢谢您,这个长度就适中,基本是一个段落,读起来也不觉得长。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指正,這樣才有進步嘛!

 
梅子的头像
 #

您太客气,这不是指正,是建议,是基于网络阅读的建议。我知道您是造诣颇深的作家,贴文章的长短与"进步"无涉,呵呵。

谢谢!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建議

 
予微的头像
 #

这个素珠真是忙坏了自己,这么明显的迹象都没感觉到?或者是自己不敢承认。

 
余國英的头像
 #

她現在還在否認期denial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