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敖包”相会

“敖包”相会

——春阳、梅子、外星孤儿相会在鸟巢

 

(图片来自网络,可惜不会PS成为两只小鸟等待一只远方飞来的小鸟)

6月初就听梅子姐说,春阳要到北京来,时间大概是610日,我好期待呀,等待文轩这个“家”里的人来,就像是等待远方的亲人。610号,梅子姐告诉我,和春阳约好了,11日上午鸟巢见。

我和梅子姐相识在海外文轩,从文章相识,在文轩交流,到北京见面,前后也就2个多月时间。在网上发帖子,互动,交友,发展到会网友,对我来说是违反了我心里的“潜规则”的。我一直认为网络是虚拟的东西,拿十几年前网络刚刚兴起时的一句时髦话“在网络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只狗”。我算是国内最早用计算机办公最早触网的一群人(自称的),看多了这个虚拟世界里不靠谱的事儿,还有动不动就人肉搜索之类的侵犯隐私的行动,再加上黑客病毒木马入侵什么的,戒备心就格外的大。我在网站上论坛上看这看那,从不注册,也不发言。但是在文轩,我破了例。在这里,注册了,发言了,发表文章了,交友了,还和网友见面了。而且不止一次,这次要见春阳了。

梅子姐曾问我,你是谁介绍来海外文轩的,我说我是自己闯入文轩的,没人介绍。真的没人介绍,孙子上幼儿园后,我就进入了闲适状态。我本宅人,从小喜欢宅,后来更是由于腿疼不给力,不适合大强度的锻练,我也不愿意到公园和人民群众唱歌跳舞,更不愿意把自己抹个满脸花穿红戴绿,扭着大秧歌和满脸沟壑纵横的大爷隔着大扇子飞媚眼儿,倒不是我自命清高,也不存在对唱歌跳舞扭秧歌人群的任何歧视,实在是入不进去那个伙儿,于是宅在家里网上闲逛。

我虽宅人,但是不自闭,上班时和同事好友正儿八经交流,心贴心沟通,海阔天空胡侃,耍个贫嘴逗个乐,幽他一默捉弄个人,我都不示弱。只是退休后跟院里天南地北各种职业各种经历各种身份的人形不成这样的气场,比如我曾约院里一位大妈一起去逛大观园,走到林黛玉的潇湘馆,大妈给我介绍说,“林黛玉本来和贾宝玉好,结果贾宝玉和薛宝钗结婚了”。“啊?这样子呀,”我赶快做顿悟状。我是来寻潇湘君子“半卷湘帘半掩门,碾冰为土玉为盆,偷来梨蕊三分白,借的梅花一缕魂”的,大妈的介绍弄的我兴致全无。我总结出,不是谁和谁都能玩儿在一起的,既然是玩儿就要玩儿得心里舒服,玩儿得不舒服,那还玩儿什么?于是我就更宅了。

儿子在国外,由于思儿心切,于是格外关注海外华人的工作生活经历事业发展心理状态心路历程等等的一切一切,有时候就看海外华人的博客和海外华人“聚居”的网站、论坛。有人群的的地方就有江湖,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纷争,就会掐架。有很多坛子上,人也分成一伙一伙的,也有他们拥戴的“老大”即所谓偶像。偶像们倒是不会直接交手,而这些“粉丝”们,一会儿你毁我的坛子,一会儿我去捣你老窝儿,打群架,骂人,骂得不堪入目,乌烟瘴气。由此我想到了金庸老先生的小说拍成的电视剧,就看着整天是一群人纠集在一起,找另一群人打架,这些人不吃不喝,也没有什么正业,不知有什么经济来源,今天你打过来,明天我打过去,而且武功都了得,都有绝招撒手锏。我看一些网站的论坛就有看金庸电视剧这种感觉,真是江湖险恶,这样的“浑水”咱可不蹚。

直到有一天,发现了海云的新浪博客,读了读,嘿,有点意思,随后就跟着海云的博客进入了海外文轩。看着看着,觉得这个网站很“纯正”,文章很好看,这个圈子不大但是人很文明,和我对路子。我本慵懒之人,从来不肯勤奋,不加压力绝不肯出半点油。又加上20多年做媒体,得了写作疲劳症。因为做媒体写的东西,多半是任务,不是自己愿意写的感兴趣的东西,或者灵感来了任由思绪自由挥洒的东西。这个“写作疲劳症”很顽固,退休多年,很少有表达的欲望和情绪,不想写任何东西。但是在文轩,我心痒了,有了想写点东西发表点意见不吐不快的感觉,于是注册了。

写什么,看了很多海外华人教育子女的文章,正好文轩正在征文,我来篇教子的体会吧,于是我就来了一篇《我教儿子“打了一架”》,文章贴上去,就反馈来了很多回复和评论,热情和温暖就包围着我,林玫、panda13、予微、阿朵、林静、西山、木桐白云、梅子、henrysong、老来天真、牧童歌谣、lao7、春阳,那些熟悉的名字带来了满满的关心和殷殷的问候,林静说,“欢迎外星孤儿,在文轩你不会有外星人的感觉”,说得我心里暖暖的。海云说,“问好,外星孤儿!你怎能自称孤儿呢?有这么多网亲在,你不能是孤儿!”海云的一句话说得我满眼热泪,我也理解了这个网站为什么人气这么旺。我回复说,“回家了,孤儿不孤了!”我还说“有机会再说‘外星孤儿’之由来,有故事呢”。

说到与春阳见面,忍不住说了许多我与文轩的故事。其实也不算跑题,因为没有海云、春阳、阿朵、浪花、lao7等等同仁的努力和付出,就没有今天的海外文轩作协,就没有这个网站,就没有今天的相聚。

到旅游季节了,国家奥林匹克中心的鸟巢和水立方周围成了人的海洋,在我、梅子姐、春阳约会的地点,在人海中,我们没有费什么周折就认出了对方,这是心有灵犀——虽然我们复习过春阳的照片,但是她戴上太阳镜,和照片就不一样了;并且春阳不是单独一个人,还带着一个可爱的女儿在一起,所以我们靠的是心有灵犀,而一见如故的感觉更好。

没想春阳还记得我卖的关子——“有机会再说‘外星孤儿’之由来”,见了面,春阳问我,外星孤儿的名字你还没说出由来呢。春阳回国来有些天了,回国上网不方便,所以没看到我发的《外星孤儿的由来》。

梅子姐的鸟巢相会图文并茂的报道生动全面,我只说说我与文轩的缘,与梅子姐的缘,与春阳的缘,以及与各位文轩文友的缘。说到鸟巢相会,突然想起《敖包相会》的歌名,我们不是也像情人会面那样热切期待吗,我们会面之后不是也那样有说不完的话言不完的情吗,我们的分离不是也那样依依不舍吗,我们可是在一个大大大大的钢铁做的敖包会面呢。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你油菜!弄个大敖包,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这个敖包够大吧,也是写到最后突然的感觉,正好没标题呢。我的照片太难看了,怎么那么胖呢,下决心减肥!不敢贴照片了。

 
梅子的头像
 #

说实在,我也不愿意贴上这个照片,你看我瘦得可怜巴巴。

其实你与几年前那个明目皓齿的你区别不大,主要是我太瘦了,春阳正好,还有你那个角度也不好。

你不能减肥,你顶多算是丰满,人到一定年龄就不能太瘦。咱俩聚会时,我坐在你对面,看你皮肤白皙,没有多少皱纹,现在虽然素面,年轻时略加修饰的痕迹还在,觉得你到底是京城里生活的人,在过外资企业工作,那种大气使我很是欣赏,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刚看见,梅子姐这么表扬我,不好意思了。梅子姐大气爽快我也非常欣赏,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咱惺惺相惜了哈。

 
予微的头像
 #

但是在文轩,我破了例。在这里,注册了,发言了,发表文章了,交友了,还和网友见面了。而且不止一次,这次要见春阳了。”

很高兴文轩让外星姐姐破例了潜规则!我以前也是潜水多年,来这里才发的文章。

 
司马冰的头像
 #

找到知音了,一说就明白什么感觉和体会,握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敖包可真不小!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赶明儿个你来咱也会一个?

 
春阳的头像
 #

星姐,谢谢你和梅姐给了我一个机会。能在鸟巢见到你们,是我很幸运。 文轩越办越好,也是因为有了各位文友的支持。

“敖包相会”, 呵呵,别出心裁哦。Laughing

 
司马冰的头像
 #

敖包相会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歌儿,写到“鸟巢相会”思路一下子串到了“敖包相会”。好巨大的敖包呀,春阳这地方选得真好呀!

你回国行程那么紧,舟车劳顿,还安排与我们见面,我们幸运呢。不说这样话了,再说就生分了 。

 
雨林的头像
 #

外星孤儿在文轩是合群的好姐姐。你的好文章好心态总是感染着我。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雨林,好文章谈不上,信马由缰随意写;好心态不假,也是信马由缰随意过,不给自己压力,呵呵。

 
若慧的头像
 #

星姐,真高兴你们的聚会,也真高兴你不再是“孤儿”了。大家在文轩的感觉真好!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若慧,从梅子姐那里了解了更多你们同学情谊的故事,很感人。文轩不只是一个文学网站,更是我们的精神家园。

 
海云的头像
 #

哈哈,这敖包形容的真还够形象!我到现在还没有仔细看过这个敖包,每次都是车子匆匆路过,看见你们三人的合影,感觉这个敖包更可爱了。

 
司马冰的头像
 #

知道海云嗓子好唱歌好听了,什么时候咱K歌K一把敖包相会。那个大敖包还是远点看比较可爱,近看就太大太有气势了,不是可爱是雄伟了。

 
海云的头像
 #

好啊,等我到北京,咱找个KTV飙歌去!

 
Sujuan的头像
 #

外星大姐,写得真感人。我与您一样,因文轩才敢注册发文写些小东西。您真是道出我的心声!下回去北京找您去!

 
司马冰的头像
 #

好哇素娟,我们也来个敖包相会,来北京一定告诉我呀,带上你的小素娟和我孙儿一起玩儿。

 
追梦的头像
 #

哈哈,那我可是太幸运了,一上来就进了文轩(好奇介绍的),以前我从来不上网。我给我们大学同学的群发邮件写了几篇小文,好奇看了后说你应该发到海外文轩,她那时也只是潜水,她给了我个email地址,海云回了信,就这样进来了。我没去过别的网站,没领略过金庸武侠的激烈,真心希望文轩发扬光大。

 
司马冰的头像
 #

要感谢好奇,要不然我们看不到那么精彩传奇的大西洋760天和心脏起搏器的知识介绍了。文轩给我们打开了新的交流平台,打开了新的观察世界的窗口,到时候文轩应该搞一个“我与文轩”的征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文轩故事”呢。

 
鐡手的头像
 #

“文轩这个“家”里的人来”、“不加压力绝不肯出半点油”、“我教儿子“打了一架””领会了你的朴素语言是如何一出惊人了。祝姐妹们相聚圆满成功,我要把你的打架一文找来拜读。嘿嘿!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铁手兄,看看吧,“教儿子打架”有不少支持者呢,呵呵。

 
鐡手的头像
 #

已经拜读了,那就再加上我这个支持者吧,“打架”只是相对于学校教育的官方语言而言,其本质是教会孩子有理、有利、有节的保护自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哈哈,咱们海外文轩确实比较纯啊,歪瓜劣枣想蹭进来咱也不要啊,有轩主海云和秘书长春阳在那儿把关呢!老海的眼睛是黑白分明地,春阳的眼睛是雪亮地!

 
司马冰的头像
 #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是这“群”的,进来看看无趣,下次就不来了。吹尽黄沙后,就剩我们这些“金子”了,呵呵。如果有像金庸老先生电视剧里那样打群架的,那再叫咱们“帮主”收拾他。

 
楠楠的头像
 #

哈哈哈,看题目我还傻乎乎的真以为是"敖包"

我也是在别的论坛读着海云的文章跟着进文轩的.Laughing握爪

 
司马冰的头像
 #

握爪握爪,同道中人。介个大敖包够个儿吧,俺那个标题“敖包”加引号了,没注意吧。

 
楠楠的头像
 #

哈,看到外星姐姐发文就鸡冻,哪里还留意引号Laughing

不过经你这么提醒,那鸟巢是有点敖包的形状,这敖包真壮观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外星这儿好热闹!敖包相会真是让人看着也激动,心动,想着自己啥时回国也行动一下,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天边飘过故乡的云,它不停的向我召唤,当身边的微风轻轻吹起,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浪迹天涯的游子,归来吧归来哟,别再四处飘泊”。

 
仲夏百合的头像
 #

三人敖包相会,每人还都有生动的记叙,可让我们过足了瘾了。谢谢分享!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仲夏百合,这“敖包”相会让我们回味无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