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二十二 对抗阴冷

半涩时光

 

                                                                 二十二         

                                                     对抗阴冷

 

         气温逐渐低了,大家都穿了棉衣,方桐穿了太空棉的棉夹克,脚穿一双军用布棉鞋,虽也不是太冷可也不暖和。不少人穿臃肿的羽绒服,可最时尚的是皮夹克,脚踏白色耐克。冬天的天气就容易阴沉,除了偶尔显露一回的阳光大多是冷阴阴的,其实很多人不是真的怕冷,而是怕阴,阴天的灰冷色调引起人心理的连锁反应,好像没有任何希望一样,所以很压抑。

方桐这阶段的心情就不是很好。语文老师已经换了,那个脸色红润精神十足的洋气亲切的老师的孩子据说是先天性心脏病,请了假带孩子去治病了。这样的事情让方桐很有感触,人生无常意外的苦难往往让人窒息,每个人都有故事,活着真是很难。新来的老师是个有点怪异的书法家,说是林散之的弟子,看上去瘦瘦的至少五十上下,可还是个单身,以前是有个老婆的,早离了。因为他上语文,讲到诗词就补充刘禹锡的石头城,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讲秦淮河讲南京城,讲具体地点就在南京鬼脸城的地方,鬼脸城就离学院不远。大家闹着要去看,就约好一个时间去。

方桐对刘禹锡有很好的印象,初中就学过《陋室铭》,山不在高水不在深,刻划在心。有机会看看刘禹锡当年踱步吟诗的地方自是高兴,但是距离还是有点儿远的,得骑个车子才行,这可真算个难题了,方桐整天胡思乱想的,跟别人打交道就少,更难混熟,一般与人没什么交情,所以一点小事就让方桐为难许多。结果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找来一辆很破旧的车子,到了临去的时候大伙都走了,方桐拖着破车子看老师还提个旧布袋子在教室门口,就问老师要不要一起走?老师也不客气,方桐只好硬着头皮用尽全身力气载着老师,这车子一软一软的,等好不容易到地方,方桐已经全身出汗了,凉风一吹跟针扎的一样难受。再看所谓鬼脸就是砌城墙的时候就着一点山势,把一块山石当成墙体的一小部分,看上去就是整齐的墙体上中位置有鬼脸似的凹凸,墙缝里还有点野草向外伸展着,在寒风里抖动。这瞬间方桐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像这墙缝里的草,艰难地挣扎着,还想活得与大家一样,内心不禁生出很多悲凉来。想来当年刘禹锡被贬,夜不能寐,起而对月抒怀,也是无限感慨无限苦闷吧,多情自古多忧伤,也是没办法的事。

事后方桐还人家车子时被发现断了两根车条,虽说人家最终没有要赔,可那份不愉快是很明显的,简直有些气愤的样子了,方桐不仅尴尬也很难受。有同学就说了,哪能做好事呢?你看别人理都不理那个茬就走了,你还去问要不要一起走,你不是自讨苦吃嘛!

最近的专业课就是书法,这个与兼带语文那位不一样,全身饱满结实的样子,鼓励大家要有气势,要站着写,放开写。宣纸比较贵,大家都买白报纸来或者毛边纸来练习,可写着写着就没几个人写大字了,这也太浪费了!一张纸没写几个就没了。有几个同学暗地买张好宣纸,上课时与老师聊天,把老师聊的高兴了就把宣纸拿出来,请老师给写上一幅。老师写的时候大家围着看,不时发出惊叹,老师很得意也很兴奋,写的越发带劲。他说,创作就是要有激情,很多作品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产生的,当然要做到这一点得有相当的基础,不然只能一个人在僻静的地方写东西了。他提到创作时讲,最好是写自己写的诗词之类的,这才更有趣味。方桐看的仔细听的认真,回去就憋着自己也搞出一首两首的绝句来,把买不起更多纸来练习写字的遗憾给弥补弥补。

      方桐把憋出来的两首五绝用毛笔分别抄写在很窄小的宣纸裁成的纸条上,比书签略宽一些,写的是正楷按传统不写标点,一眼看去不易断句,可这就是传统章法。写这么小也是不得已的办法,如果按作业要求写成大幅的话,一是浪费不起这纸,二是觉得功底不够,把正楷写大可真不是容易的事,何况是要写成一幅作品呢?一笔不慎就废了。所以方桐就希望靠绝句打动老师,换句话说就是想靠内容过关,而不是外在形式。圆月看方桐在这么小的纸条上写正楷又是好奇又觉得好笑,这方桐一天到晚不知道想的什么,做出的事总是奇奇怪怪的。老师来了,大家都把自己的专业展开给老师检查,挨到方桐的时候,大家一看方桐手心的两张纸条哄堂大笑!方桐竭力稳住自己,希望老师能夸上一句,毕竟他是最听话的啊,自己写的绝句,全班独此一份的!可方桐注意到老师皱着眉头打量来打量去说没看懂,问,这是什么呀?怎么读?

有嘴快的同学说,他这是五字一句一共四句,是五绝。五字一句?五绝?老师依然很迷惑的样子。方桐很失望,心想,这叫什么老师?五绝也不知道吗?即使写的不好,可起码形式是对的,再说我也是写了实际的情况的,还是有所抒发的,怎么成了读不通看不懂了呢?事后有几个女同学要看,经过方桐稍加说明,大家不仅懂了还表示很敬佩,觉得方桐很有志向,只是有没有点过啊?形消有淡香?人走了还留下香?是不是太那个了?方桐自己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人,总得有些追求,何况这是写诗呀,也不能都是不上台面的话吧?这些人都怎么了?这有什么不对的呀?反正自己是这么想的,写的还行,起码也是现阶段的水平和真实的心境,别人不当回事就自己收着。这个老师会写字儿,可对诗词并不在行,怎么连简单的五绝断句也搞不定呢?不知这人群里多少这样只有一技之长却缺乏相应修养的呢,想真的博采众长看来是没几个能做到的。

在这阴冷的冬天,方桐苦苦地支撑着,用自己的绝句来鼓励自己①光阴易逝茫略纵似流江劝汝多惜取形消有淡香雪舞天阴冷风吹朔气侵时寒闲耐受暖至遍花馨。方桐相信美好是一定会来的,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就会实现,假以时日自己就会有春暖花开的时候,到那时也许就会骑马踏春,乱花迷人,马蹄飘香……

 

 

            

 

 

 

                                                                             0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十五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天冷,人冷(冷漠),加上自行车的问题,诸事不如意,让方桐感到心里也冷。但我想方桐的才华是无法埋没的,他的成功只是迟早的问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伐其身行,行弗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雨林的头像
 #

这老师的确不太像金陵城里的书法家。难怪少年才高的方桐要失望。“这叫什么老师?五绝也不知道吗”?哈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调侃一下老师,每个人的知识储备都有盲点,正对着了。

 
予微的头像
 #

跟雨林一样想法,懂书法的竟然不懂诗词?

做好事,也是要经济基础支持,世界有时很现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大部分搞书法的其实不懂诗词,这没什么奇怪的,所以都是抄写唐宋旧诗句,偶尔能写点的也缺乏文采,形同嚼蜡,这也难怪,对大多数人来说,专攻一项就够安身立命的了,就是专家了,他并没有要成为大家的愿望和能力。我这里也是调侃这样的情况,这样可能会得罪人,可也真是事实。

 
予微的头像
 #

想想也是哦!

 
追梦的头像
 #

是啊,古人大家,书法,绘画,诗词都通晓自如的,经常在博物馆里看到明清山水图,读一读题诗也很有韵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大家就那么几位,我们看古人好像人才济济,其实几千年就积累那么几个而已,所以现实生活里更是看不见,呵呵。

 
绿岛阳光的头像
 #

这书法家不懂五绝,哈哈!字写得怎么样?是不是也不如方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暂时是不可能的,专业老师在本专业上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不然问题就大了。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方桐的心气还是很高的,也许难免会曲高和寡。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这个也算是特例,成长期间的单纯和压抑使他无意当中想往理想的状态靠拢,这在一般人眼里就显得比较另类不知道跟大家保持一致。

 
梅子的头像
 #

做人真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难了点,但这其实就是一个认识世界的过程,起点越低经历越复杂可能感受就越丰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