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4 小时 29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9046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二十四

清晨时分,梅被一阵剧烈的肚子疼痛弄醒,她轻声地呻吟着,在床上辗转不停。夏伟在一边睡得很沉,梅不想惊动累坏了的丈夫,她强撑着下了床,扶着墙走进卫生间,坐在马桶上,却并没有什么东西出来。当她正觉得吃不住坐不下去的时候,她感觉到一个块状东西从她体内滑出,她喘了口气,擦干净身体,无力的滑坐在卫生间的地板上,等感觉好一点了,她转头向马桶看去,只见那里面有一个小海马状的红色血块样的东西,她相信那是她那没有机会长成形的孩子!她坐在那里哭了。 

在这样一个黎明时分,梅独自一人为着她的孩子流泪,她心中有种很怪异的想法,似乎这是她一生唯一的骨肉,她其实还年轻,可是她竟然觉得自己已不会再怀孕生子了,身体和心里的某种东西随着这个孩子的过早夭折而死去,她不确定那是什么,但是,她知道她这辈子可能不会有自己的孩子。 

她就那么坐着很久很久,直到睡眼惺松的夏伟走进卫生间赫然发现做在地板上的妻子,赶紧过来扶起她,夏伟摸着梅冰冷的手, 问:“怎么了?怎么坐地上了!” 梅心中的悲哀终于排山倒海的倾泻而出:“我们的孩子没了!我不会再有孩子了!” 梅一边哭着说一 边指着抽水马桶,夏伟有一会儿才弄清楚太太伤心的始末,他一面安慰着伤恸的妻子,一面走过去查看马桶里的“孩子”,他也有种骨肉连心的痛楚。 

他回到床上搂住妻子:“ 我们会有孩子的,会有的。” 梅哽咽地摇着头:“不会,不会有了!我一定是习惯性流产,将来都不会有了。我不会为你生孩子了,我不要做你们家的罪人!你和我离婚吧!”梅说出这句话后, 自己都吓了一跳。夏伟搂紧妻子,哄孩子般地说:“你胡说什么呢?你是我的妻子啊,那两个字是不可以随便说的!知道吗?”夏伟疼爱地理着梅额前的乱发,又说:“我们给他起个名字,叫他丹尼尔,好不好?” 梅已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丈夫, 问:“为什么是英文名?” 夏伟回答:“我一直觉得别人家的中国孩子有个英文名很好玩的,Daniel是我来美第一个遇到的美国人。” 

夫妻俩的情绪都因为给这个没成形的孩子取名而好多了,正说着, 梅又是一阵腹部痉挛,夏伟看时间已到了医院门诊开门的时间,赶紧起身打电话给梅的妇科医生 ,妇科医生让他们立刻去见她。 

在医生诊所, 听完梅的叙述, 如碧医生推过来超音波机器为梅做检查,在确定孩子心跳已完全消失之后,如碧医生对夏伟夫妇说:“现在可以肯定那个小海马状的血块极大可能是胎儿的一部分,孩子是没了,这是你身体的自动排斥,但不是你们所说的习惯性流产!因为你第一次流产是属于人工流产, 而且手术做得很成功没有任何后遗症, 这次的流产与上次没有关系! 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把你的子宫清理干净,然后你好好休息, 过些时候, 你仍然可以怀孕生产!别但心!” 

接着,如碧医生开始为梅清洁子宫,夏伟坐在太太的头边,紧握着梅的手,梅的眼泪不争气的流着,说不出为什么,那一阵阵抽吸的机器声,让她的心不停的颤抖,她仿佛觉得那抽出的不仅是她子宫里的东西,连同她心里的某种东西也一并被吸走了! 

回到家里, 虚弱的梅看见迎上来的公婆,心里特别过意不去,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夏伟大致把医生确定孩子掉了和刮宫简短的说了一下,夏妈妈的眼圈一下就红了。梅心里更加难过,为了安慰婆婆,她说:“医生说了,这不是习惯性流产,过段时间我还可以怀孕,而且不会对下次的怀孕有任何影响。” 婆婆一下子就听出了这话中的毛病:“习惯性流产?莫非你以前也流过产?” 梅立刻知道自己画蛇添足多此一举自找麻烦来了,支支吾吾中又不知如何解释,夏伟打圆场地让妻子上楼去休息,梅趁机摆脱了婆婆的质疑。 

媳妇上了楼,夏妈妈的问题自然就落在了儿子身上,夏伟只用“当时两人都太年轻,经济也没走上轨道”作理由,两句话就带过了那个心中的隐痛。夏妈妈有种“原来如此”的领悟,对于“太年轻”嗤之以鼻:“二十四、五岁了, 还年轻?我像她那么大时, 你姐都六岁了, 你也满地跑了!”,对于“经济不够好”更是斥责为:“你们在美国哎,还嫌不好?我那会儿在乡下呢, 不一样把你们俩姐弟带大?!再说了, 你养不好孩子, 送回国我替你养!总行了吧?你们竟然打掉一个活生生的孩子,你们、你们这是造孽啊! 现在弄得习惯性流产了, 这老夏家的根不是要活生生的断在你们的手上啊!” 说着说着, 老太太气的一口气没上来,站不稳了  

夏伟和夏爸爸慌忙一人一边搀扶住她, 让她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老太太一口气顺过来,眼泪就下来了:“伟儿啊,不是做妈的说你, 男人不能什么都听老婆的!我来了这些日子, 看见你事事迁就你老婆,本来我不想说什么, 这日子是你们俩过, 但是,你竟然听从她无理的话,你们这是杀人啊, 明白吗?你怎么好坏不分,我这心痛啊......”老人家越说越伤心, 旁边的老伴连忙劝解说:“我说,你既知道这日子是他俩过,你就少操点儿心,不就行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海云写得真好。生活中看到多少小夫妻的日子都被婆家娘家的有形或无形的干预而变了味道。

 
海云的头像
 #

中国传统的家长制虽说已日渐衰败,但是还是有很多父母把孩子看成是自己的财产,不是当作独立的人来对待,因此矛盾重重。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梅有一种自我虐待自我毁灭的倾向,包括认定自己不会再怀孕,要求离婚,当然是一时情急之话,但反应了她从小受虐待的阴影。 受过虐待的儿童当得到爱的时候,会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不配,而有意无意来让自己离开“不该得到”的东西,以免日后更失望。 这是一个非常可悲的心理,也是儿时受虐待留下的最大后遗症。

 
海云的头像
 #

牧童美妹从心理学角度看我写的还算合理吧,这篇小说写的时候,我确实翻了一些心理学方面的资料,主要都是童年阴影对人一生的影响。

 
抱峰的头像
 #

细腻精彩.唉,这梅!

婆婆的反映也在情理之中.婆婆也可怜.

问安!

 

 
海云的头像
 #

每个人都从自我的角度看问题,都会觉得自己有理或者自己怪可怜的,人类的自我中心可能是与生俱来的。

 
余國英的头像
 #

精彩,精彩,真是愈來愈精彩了!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一路跟读,后面应该还有更加精彩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