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二十三

夏伟招呼坐在秋千上的太太过去开饭了,梅站了起来,一直起身子,就觉得下面似乎又一股热的液体流出,她傻愣了一下,心里冒出来两个字“破水”,想想不对,人家破水大多是快生时才会发生的,她刚刚怀孕三个月,那里会破水呢?那边丈夫又招着手让她过去,她便走过去参加大家的吃喝谈笑,一会儿就把这事儿忘到脑后去了。

烧烤聚餐完后,大家各自回家,梅在进家门时觉得又有一股温热的水流从下面溢出,她慌忙进了卫生间,坐在马桶上一看退下的内裤,里面一片殷红!她脑中一片空白,不完全清楚发生了什么,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儿要发生,心里发慌,她有点忙乱地从马桶上跳了起来,换了一条内裤并在内裤中加了条卫生巾,然后仰身躺在床上,不知做什么好。

过了不知多久,夏伟走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妻子,察觉到妻子阴晴不定的脸色,问:“哎,怎么躺下了?不舒服啊?是不是累啦?” 梅指了指扔在卫生间地上的内裤,夏伟捡起来就看见了那块惊心动魄的血色,他还算镇静,立刻决定给梅的妇科医生打电话,那边是电话留言,夏伟留了紧急留言,请医生尽快回电话。

夏伟打完电话,反而过来安慰太太:“先别慌,等医生回电再说。你先好好躺着......要不要喝点热水?我给你去到。”夏伟握住妻子冰冷的手,知道梅的紧张惊慌。

夏伟在厨房里到热水的时候,电话响了,是医生打来的。医生说有些人怀孕期也会少量出血,别紧张!除非出血量增多或是有血块出来,那么再去见医生,目前,卧床休息把屁股稍稍抬高一点在家观察就好。夏伟问会不会对孩子有影响 ? 他都不敢用那个“流产”的字眼,医生说如果流产也未尝不是好事,通常抑或是孩子在母体内生长得不健全或是与母体相排斥,自然流产是一种人体内天然的排除功能。但目前还不知会是什么结果,需要观察。

夏伟神色凛重地挂了电话!旁边正在准备晚餐的夏伟妈妈看见儿子的脸色自然知道有什么事发生,关心地问:“伟儿,出什么事了?” 夏伟心事重地回答:“梅出血了,我打电话问她的妇科医生要不要紧?她说要卧床观察。”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 一下就把夏妈妈炸傻了,过了一会儿,她才忽然想起什么一把抓住儿子的胳膊,急切地说:“儿啊,不能等!赶快,把你老婆送去医院!赶紧去保胎呀!快去呀!” 说着话就推着儿子往楼上去,夏伟还算冷静,在楼梯口停住安慰母亲:“妈,您别急!医生说了现在去医院,医院门诊部已经关了,去急诊室肯定是坐在那里呆等,那还不如在家观察。”说着夏伟做着手势让母亲留在楼下,自己上楼进了房间,把刚才医生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拿过一个枕头垫高梅的臀部,又下楼让母亲做一点热汤给妻子暖和暖和

 

晚上九点多钟,梅感到那一阵阵的下面溢出的热水流变得越加频繁,她自己早已慌了神:“夏伟,送我去医院吧,我感觉很不好......我担心......”一直等在一边急得火烧火燎的夏妈妈声音更响了:“夏伟,你这个愣小子 ! 你还不赶紧送你老婆去医院,再不去,孩子不保了,你知不知道啊!你们美国这医生怎么草菅人命啊!这在国内早就保胎丸吃了好几瓶了,作孽啊!可怜我那还没出世的小孙子啊!”这边一个女人催一个女人嚎,夏伟的父亲只晓得在一边叹气,夏伟也被他们弄得没了主张。

 

到医院时已是夜里十点多钟,只能看急诊,急诊室里人满为患,也不知为何有那么多的人。好容易等到护士叫了梅的名字,量体温测血压,一切正常。夏伟说是肚子里的孩子不正常,怀孕的太太一直在流血。护士说:医生正在抢救垂危病人。那意思是你们都好好的,别人都快死了,等着吧。护士走开叫别的病人去了,夏伟只好按护士嘱咐地把梅的双腿架高,等着医生的到来。

 

这一等就是个把小时,一次次问讯一次次被挡驾,夏伟就差没大叫了,梅已经在这几个钟头中换掉了两三个浸满血的卫生巾。急地跳脚的夏伟终于等来了一个年轻的男医生,看那样就好像刚从医学院毕业没多久的新手,他倒是很有礼貌地道歉却也是强调他得抢救更危急的病号,然后坐下来问梅的情况。 梅正要回答,肚子上传来一阵痉挛,接着她就觉得似乎有块状的东西随着液体从体内流出,她有点语无伦次的把这一切说给了医生听,医生让她马上上厕所看看是不是血块。果然,她从体内出血到流出血快了。梅的心绝望地下沉,再见到医生时,她问:“医生,有保胎的药可以吃吗?”医生像是听外国语似的不明白,夏伟也上前问:“医生,孩子还能保住吗?”医生说:“现在的情形看,极有可能会自然流产。如果是自然流产,我和你们都无计可施。你们唯一可做的就是回去好好休息!如果是身体排斥,没有药可以帮忙。我是你的话,回去睡上一觉,明天去见你的妇科医生决定下一步做什么。”

 

一个晚上白白折腾了!凌晨三点钟,夏伟夫妻回到家里,家里的老俩口也起来询问情况,大致一说,大家都对美国的医生义愤填膺,夏妈妈尤其激动:“什么都没做就让回来了?没给药没打针也不给吊个水什么的,这不是活活把人往死里害吗!”

 

梅已经精疲力尽,也没心思去说话,上了楼就睡下了。只听见丈夫和公公婆婆在楼下说了好一阵,等夏伟上来时,梅已经有点迷迷糊糊地睡过去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余國英的头像
 #

中美醫師,對病人的處理方法,就是不一樣!

 
海云的头像
 #

太不一样了,中国人不管什么病都给你先吊水,美国人轻易还不给药呢。刚从中国来时,感冒去看医生,医生什么药都不给,让回家休息就算了,现在早已习惯,可回到国内一看,同胞们感冒去医院,吊水之外抗生素吃了一大堆,也开始咂舌了!

还有中国医生一天要看好多病人,对病人很不耐烦,几句话就开处方打发了。美国医生会和病人聊天问候,一般看医生至少二十分钟话时要说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祝福梅!

 
海云的头像
 #

梅的命运多波折。

 
抱峰的头像
 #

设置一个很大的悬念,让人揪心.祝福可怜的梅.

问安!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抱峰兄跟读。

 
魅凝馨的头像
 #

海云老师您好,我是那个征文三等奖获奖者,就是《金大贵》的作者,那个奖金已经收到,正好我弟弟从美国来京,他说兑换支票在国内很麻烦,手续繁琐,还要交手续费,不值当跑银行,他于是把支票又拿回美国,说转到他账户就行了,我是想告诉您,因为划账肯定是赞助人账户划走,您和那个赞助人说一声,告诉他有50美金在新泽西转走了,如果不行,您看是不是需要联系我弟弟呢?他在网上查询说是可以在美国转的,只要我签字就行,我已经签过字了。

 
海云的头像
 #

好的,知道了。你在北京,是吗?欢迎你参加我们七月份在北京举行的新书发布会。 

 
魅凝馨的头像
 #

哦哦,我在北京,终于联系上您了,发布会在哪天?到时候通知我吧!谢谢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