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天地一弘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4 小时 4 分钟 之前
注册: 11/08/2011 - 00:31
积分: 18686

你在这里

父亲和《情爱论》

   

   记得是高二,喜欢借书的我,已经想不起来,从哪里借了一本保加利亚作家——瓦西列夫的著作《情爱论》,有一天放在自己的书桌上,被父亲看到了,情爱二字,或许在任何时候,都是一个敏感的字眼,往往吸引成人的眼球,来责备孩子的任意妄为。


父亲和母亲的性格是天壤之别,如果母亲看了那本书,本能地反应可能和父亲俨然不同。难能可贵的是,看到那本书的是父亲。父亲可能只是从一本书的外观审视了一番,内容父亲也来不及翻阅。我于是推门而入了,记得父亲没有多言,只说,这样的书,以后少看,然后放下书,出去了。

读书在那时是我的兴趣,一个人的兴趣有时不是别人的引导,只是自己内心的一种向往,思想和信念的形成,我想与少年时代的兴趣和爱好有极大的关系。更多的时候,我们不缺乏信仰,我们缺乏的只是一种普世的爱与关怀。

世界越简单,往往越美好,可是如今的世界不简单。如同父母对于子女的愿望,其实愿望越简单,孩子越可爱。父母不要给孩子定义什么,因为孩子的一生谁也看不透。

今天是父亲节,忽然有一种欲望,想再看这本瓦西列夫的《情爱论》,不知如今重读这本书,对于情爱的理解和少年相比,是否多了实际的理解。婚姻的情爱带给我们不同的感悟,少年情爱和中年情爱有了截然不同的悟性。

感谢父亲,没有在那时对我妄加指责,没有对《情爱论》这本书,发挥充分地想象,没有用成人的思维来推测少年的我不可理喻。只一句淡淡的话语,如今却让我常常想起,《情爱论》的内容,如今已经忘记,于是这一刻,有了细细重读的欲望。

如今的父母格外禁止孩子,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而使得孩子束缚了自己的手脚,再不能凌空飞翔了。鸟儿是属于天空的,因为天空是鸟儿的家,而鸟妈妈,只是教会了鸟儿去飞翔,有一天鸟儿开始告别鸟妈妈,飞走了。

我想那时,父亲没有束缚住我的天性,母亲的严厉自不必说,只是母亲的严厉没有压抑我的个性。周末去听了一场自我关爱的讲座,多年以后,想一想,我们每个人,都关爱自己吗?我想关爱是一种能力,人,只有足够地关爱自己,才能关爱世界。

父亲给孩子的,是天空是阳光;母亲给孩子的,是大地是雨露。每一种成分的缺失,都会使得孩子天性少了一份天然的养分。父亲的关爱,是太阳的光辉,而母亲的关注,是月亮的滋润,父亲是天,母亲是地,天地合一,才会照耀孩子的生命。

万物因为天地合一而生生不息,生命和自然是连为一体的,所以,在自然面前,我们本能拥有一份对万物的情爱。也许这也是当初瓦西列夫写《情爱论》的初衷,情爱是万物的根本,也是人类的起源。我想父亲也是基于对于儿女的情爱而对我没有过多的责备。

如今父亲喜欢在每一天满足自己简单的愿望,父母的生活是一种积累,在这种积累里,我看到生命的行走原本是为了每一刻都快乐。我知道这个社会有太多的丑恶,可是我们需要看到人类存在的美好,生命的意义原本是一份美好,是为了让我们在美好中看到未来和希望。

在沉淀了生活诸多的成分之后,我们学会了宽容。历经生活沧桑之后的简单是一份宁静和幸福,这是生活的原色调,也是情爱本然的样子。

我感动,在每一个黎明来临之际,感恩父亲母亲,让我的生命格外的独特。

                                                   ——写于父亲节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阳的头像
 #

很喜欢你这种说法:“父亲给孩子的,是天空是阳光;母亲给孩子的,是大地是雨露。”

也见过有人说:“父亲是一床被子,而母亲就是夹在孩子们和父亲之间的那一层空气”。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春阳!

这是上周五参加一个自我关爱的公益沙龙,一位基督徒妈妈说出的感言,感觉非常有道理,上帝让人男人和女人合二为一,创造生命,或许本意也如此吧。

 
梅子的头像
 #

如果父亲当时严厉地责备你,那就另当别论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梅子姐!

弱弱的我生来可能就有些不屈,很难被人折服,即便是父母。

 
司马冰的头像
 #

一弘的父亲让人钦佩。我也是有慈父严母,我想无论慈父严母还是严父慈母,对孩子都是一种最好的平衡。所谓严,是规范,所谓慈,是宽松,宽严相济,才适合造就一个健康的人格。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外星姐姐!

慈父严母或严父慈母,只要孩子的人格足够健康,就是好的父母。等到岁月过了很久,我们渐渐学会了善良地感恩。

 
雨林的头像
 #

父亲对女儿的(有底线的)宽容和宠爱其实最显男子汉气魄。一弘写得真好。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雨林!

父亲对我多了一份宽容,其实真正想来,和父亲在一起生活的时日,我们只能在探亲假的时候去看望父亲。更多时候,父亲在我幼年的时候,只是一个父亲的形象。

 
仲夏百合的头像
 #

“父亲没有束缚住我的天性,母亲的严厉没有压抑我的个性。” 一弘父母的慈爱与严厉的“度”掌握的好。

谢谢一弘的分享。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百合姐!

小时候,母亲拿我是没得办法的,学会了和母亲斗智斗勇,而父亲拿我没辙儿,于是格外宽容。

 
绿岛阳光的头像
 #

一弘写出了父亲的宽容和理性,谢谢分享。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

今日想来,父亲比较宽容和理性,或许也是父亲的性格。

 
熊猫的头像
 #

父亲宠女儿,似乎天经地义。前世情人不是?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

父母子女或许就是前世的缘分呢!

 
岩子的头像
 #

想起了父亲。。。

我也是慈父严母,准确地说,是慈父+/严母。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岩子!

感动你的/严母,是啊,严母也有慈爱的一面。

 
鐡手的头像
 #

一件小事,感怀至今,足可见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是终生的。提醒我们要注意在孩子面前一言一行。欣赏一弘美文!  ^_^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铁手!

今天下午还和朋友聊天,说到父母对孩子的影响,有时做比说重要。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