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关于文章的一些说明

 

 

收到管理员邮件和疑问,说有网友反应我在文轩发的文章在别处都能找到,而且作者有男有女。

首先很高兴我的文章也会被人整理成册当做自己的文章,说明我的文章还不算烂。其实这样的高兴早就开始了,06年初的时候我们本地报社的一个记者就很不幸在报纸上用了我的文章注了她的名字(也是纳兰系之一)。当然因为我自己都没有认真整理过,当年也有朋友在别处找到我的文章被别人转载但不注明的情况,我也从未在意,直感觉自己的小文不值一提,拿不出手。

最早首发这一系列文章是在网易社区(很不幸,这个社区好像关了),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把这些文章太当回事,所以没有在意。

前段时间,一个朋友推荐我到文轩,说你的文章如果发到文轩一定受欢迎,我也曾说,我最近没有写文学类的东西了,因为这几年的重心转向儿童教育类,特别是子女的教育。朋友说,发旧文没关系。最初的几篇注明是旧文,但是后来懒了,发的时候也没有说明。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文学类的文章,我从来不转载,转载的多数也是教育类的东西,而且我有习惯,转载必定写明作者以及来源。

在网易社区写这类文章大约是2005年前后,因为纳兰系列、秦观系列以及一些古诗词解读系列的文章,2005年被评为网易社区最佳写手。

曾经在网易社区,西祠胡同,新浪博客发过这些文章,当然,最早是网易社区,西祠胡同是朋友叫去,但是自己没认真经营,新浪博客的文章前段时间整理,除了教育类的文章保留,其他全部删除。

在网络上开始写文章是从网易社区开始的,大约是在2002年前后开始。在网易用过两个写正经文章的名字:手写香台和絮翻蝶舞。手写香台语出纳兰性德的眼儿媚,第一句为“手写香台金字经”,絮翻蝶舞语出秦观的望海潮。

这两个词人的确是我最喜欢的词人。

近些年一直用“香台”这个网名,无论在报纸上发文章还是QQ名等,从未更换过,今后也不打算更换。

其他名字,无论他或者她的名下是不是有我这些文章,那些都不是我。

不过,在这个喜欢假装优雅的年代,允许任何人借这些文章假装一下,人家无非是想借此让自己的生活趋向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由他去了。

管理员建议我把网易的首发情况在这里链接一下,很不幸,我刚才找了一个多小时,真的没有找到,我也没有保存这些链接的习惯。我再尽力吧。不过,如果要证人,我倒是可以提供。

好吧,香台在这里谢过大家的关注!

 

http://shlili321.blog.163.com/blog/这是絮翻蝶舞之名的网易博客,里面有很多写法和文风相近的文章。

另一个我再找找吧。说句实话,当初玩论坛就是为了帮朋友提一下论坛的人气,还真没有别的想法。自己现实中有正经事情要做,不会在这上面太用心的。

分类: 

评论

香台的头像
 #

为这事折腾到半夜,我在新浪博客也曾发过纳兰系列和秦观系列,但是前段时间为了博客的单纯性,把非教育类文章全部都删了,感谢伟大的百度快照,终于找到一篇在新浪博客里比娟如月女士发的更早的一篇了,因为是百度快照,只能截屏了。

只是,想问一下,如何发照片?

 
管理员的头像
 #

香台,谢谢你的解释和链接,谢谢你在这个过程中的平和,理解。

文轩是一个以文会友的地方,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互不相识,只能通过网络这个平台来相知相识,遇到事情,能理性的分析,解释,大家对你更了解了。

谢谢!

 
香台的头像
 #

感谢管理员的辛苦!文章引起点小风波,说明大家还是对文章认可的,满足了一下我小小的虚荣心。心里其实蛮欣喜的。

 

 
香台的头像
 #

另一个关于夜读纳兰系列的文章,我已经将链接悄悄话给了管理员,因为那个是实名博客,在这里就不公开了。

再次感谢大家喜欢香台的文章!

 
予微的头像
 #

多谢香台花时间解释!敬佩香台的人品和文学修为,网上如江湖,总有一坛泥浆的地方;现在复制和张贴就是手指点点的一瞬间,很难阻止那些闲人“借用”好文或“据为己有”。

从中更了解管理员的辛苦,原来,除了解决技术上的难题,还要处理这些疑问。

向你们致意!

 
香台的头像
 #

谈不上修为,尽力而为而已。在现在的网络环境下,得学会不生气。
谢谢予微!

 
飞来飞去的头像
 #

惊见此文章,忍不住来说几句,算是为香台作证。我认识香台已有至少五年,是在另一处博客网站,我也在那里写博客。在那里注意到香台的文章,非常喜欢,渐渐有了来往,并曾有机会在北京见面,香台成为我为数不多经网络结识继而生活中有来往的朋友,所以我比较了解。我早曾听说香台在那里的文章多次被以各种方式抄袭,我所了解的香台本人低调随和,也有几分慵懒,未见她为此事追究。后来发现我的文章也曾被抄袭,记得香台还曾以她的经验来安慰我这说明文章写的还入人眼,算是别种肯定,也从那儿了解她对这种事的态度是那种‘积极的理解’。另一方面,在网络发达的今天,这种事也实在控制不了,写博客本是一件自娱自乐的事,为这种事纠结也实在不值,也就不以为意了。这里有朋友看到别处的同样文章,想必正是这样的来由。几年以来我作为香台的读者,看到她写的文章大致分两类,纯文学类如散文和连载小说以及教育感悟类,近期教育感悟类较多。我来到文轩后感觉这里氛围很好,比较适合文学类的文章,所以告知了香台,希望她也在这里发表,她曾说自己近期写文学类的文章较少,我也鼓励她可以发表以前的旧文,她的文字精致,意境舒远,对于一位在现实生活中工作行业与文学毫不沾边的作者,这很难得,所以我很希望能介绍给这里的朋友。事实上我在这里发的文章基本也都是旧文,没有想到注明,只是前段时间曾见征文,其中要求之一是首发新文,虽然很有兴趣,但是近期笔懒得多,也只好放弃。很高兴看到香台的文章在这里得到关注,希望我的一点介绍能帮助大家更了解香台。

香台,没和你打招呼擅自来‘作证’,想必你不会怪我。

 
香台的头像
 #

抱抱飞飞,咱认识6年多了,07年暑假我去的北京,至今还记得带给你的茶叶一直拎在自己手上,一直到分手都没有给你呵呵。

昨天睡得太晚,现在补觉去了。

 
飞来飞去的头像
 #

我算了一下,真是已经6年多了,时间过得多快呀!你还记着茶叶的事哪,权当我早已喝下了,你送我的十字绣我至今珍藏着,有时拿出来向朋友显摆一下。我最近写的也少了,想想还是应该坚持写,留下一些文字记录,日后自己看着有趣。

 
香台的头像
 #

我现在就是感觉自己好忙,心里倒是想换一种生活方式,月初在香港那几天,真的悠闲得不得了,回来又开始忙,没空看书写文实在是一大憾事。这几天翻出多年前看的《宽容》,尝试把英文部分看完。

 
雨林的头像
 #

是房龙(Hendrik van Loon)写的《宽容》吧? 可惜我也没有读过。 期待你的读后感。

 
香台的头像
 #

是的,房龙的宽容,一直都是断断续续看的,从没一口气看完。雨林给了我任务,我尝试一下。

 
予微的头像
 #

看到香台和飞飞的惺惺相惜,感觉很温馨。

 
飞来飞去的头像
 #

谢谢予微,我和香台认识已久,对她的写作比较了解,在这时责无旁贷向大家介绍一下。

 
海云的头像
 #

香台住北京?七月我们的新书发布会在北京,希望北京的文友们都能到场。我请文轩到场的文友们喝杯咖啡。

 
香台的头像
 #

我住浙江。飞飞以前住北京。暑假期间您还有其他安排吗?真的想拜访您一下。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差点把真李逵和假李逵混淆了。赞才女香台的好文笔!喜欢您的文章。

 
香台的头像
 #

谢谢!争取多写了。

 
春阳的头像
 #

“网上君子”堪比“粱上君子”,呵呵。我也见过有人一字不改地把我女儿上大学的文章转来转去。记得当时我不可惜那文章,倒是很不喜欢那些人把我女儿当成他们自己的一样,说来说去的,呵呵。

 
香台的头像
 #

也许他们的乐趣就借此满足自己的想象吧。

 
香台的头像
 #

谈不上修为,尽力而为而已。在先在的网络环境下,得学会不生气。
谢谢予微!

 
雨林的头像
 #

由此也想建议文轩能创建一个转载作品的归类。不加说明地转载他人的作品其实是一种严重的欺骗行为。非常感谢香台写出这个原委,也敬重文轩管理员对copy right的重视。

 
何音的头像
 #

质疑不一定不是坏事,至少有人当真了。人生许多事不是他人瞧不起你,而是根本不瞧你,能质疑最起码说明人家瞧你了,这应是做梦都要笑的好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