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 (中篇小说)(九)

 

Ben那里搬出来已有一个多星期,信箱里仍不见他退还定金(damage deposit)的支票。老牛让春燕抽时间打电话催催 Ben,问他什么时候退定金。定金相当于一个月的房租,为了拿回这笔钱,春燕把Ben那里的房子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她自信 Ben 无法鸡蛋里挑骨头。

这天下班后她给Ben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能把定金还给她们。  


"你们的定金不能退。"

 

"为什么? 我把房子收拾的干干净净,有哪里不符合要求?"

"房子是收拾的很干净,thank you。但你们没有提前一个月通知我,所以定金不能退。"话音刚落,Ben 便挂了电话。

春燕不知老牛和 Ben 签合约的细节,只好就此罢休。准备好晚饭后她打电话让老牛回家吃饭。10分钟不到老牛就进了家门,他一进门就嚷嚷肚子好饿,问春燕有没有做鸡。


春燕说:"你自己看锅里是什么?"


老牛一看里面煮的是饺子,立刻眉开眼笑。最近春燕开始用买来的饺子皮做猪肉大葱白菜水饺,虽然没有手杆饺子皮做出来的水饺香,但味道远比买来的冷冻水饺要好的多,而且做起来也比较简单。老牛的父母是南方人,家里没人会做水饺,但他生长在北方,很喜欢北方的水饺。


吃饭时春燕想把 Ben 的答复告诉老牛,但看他吃的津津有味,就忍住了没说。老牛吃着饺子,忽然想起导师今天邀请他和春燕星期四去他家过感恩节。他说他已经答应了导师,到时候他会开车接他们过去。


春燕还未见过老牛的导师。据他讲,导师是美籍德国人,他除了在学校上课外,家里还开着诊所。诊所只有三个人:导师,女秘书和他的太太。导师的家离学校很远,每次来学校讲课都要开近两个小时的车,好在美国的大学教授不用坐班,他一周只来两三次。他既要上课,又要在自己诊所给家畜看病,晚上还要起来给牲畜喂草料。老牛曾半开玩笑地说,他和导师说话时,常见他累得直打哈欠,大概是睡眠不足吧。


老牛的导师也想为老牛多申请点奖学金,但苦于系里经费紧张,他本人又无其它资源。他们系里的外国留学生,除老牛外,都是从印度和巴基斯坦来的公费留学生,只有老牛拿的是系里的奖学金。

 

老牛天赋比较高,当年刚赶上文革前的最后一次高考,曾获地区第一名。在国内考上研究生时,是他们系那届最年青的。在校期间,他的各门成绩名列前茅,导师曾感叹地说: ”小牛的记忆力真好,他的脑子简直就是一部复印机。


春燕听人讲医学院资金雄厚,在那里读书的中国留学生几乎都有50%的资助。她曾问老牛能否能像农业大学来的其他中国留学生一样转到医学院学习,老牛一听,立即否决。他认为自己无论在实验室还是在临床诊断方面都已有较高的技术水平,俗话说"人到三十不学艺",他现在是快奔40岁的人了,不能从头再来。尽管如此,老牛深知美国的兽医考核非常严格,他在美国作兽医的可能性几乎是零。他打算毕业后先做博士后,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听了他的想法,春燕担忧地说,"看样子你这辈子要作职业学生了。"


春燕比任何人都了解老牛,他其实是个书呆子,他的思维有时令人费解。在外人看来他文质彬彬,脾气好,总是笑嘻嘻的,还喜欢恭维人;但在家里,如果春燕不顺着他,他会大发雷霆,春燕也是个犟脾气,因而,两人难免发生冲突。好在老牛事后会嘻嘻哈哈地向春燕道歉,直到哄她开心为止。吵归吵,春燕对老牛还是一心一意的,和老牛结婚这些年来,她一直以老牛的学业和事业为重。

老牛读研究生期间,春燕曾为他和他的导师翻译过大量的国外文献,春燕不懂老牛的专业,自然也出过不少笑话。譬如有一次,她翻译的文献中有一句:When a cow in heat..., 春燕大笔一挥,写道: 母牛发热时...。老牛和他的导师看了春燕的译稿,捧腹大笑,那句话的意思应该是母牛发情时...。如果春燕肯用心查一查字典或对动物繁殖有点常识,就不会出那样的洋相。总而言之,春燕做事率性而为,在学业上没有老牛严谨,对此她自认不讳。

老牛生于牛年,他很自信也很固执,他认定的事八头牛也拉不回来。春燕只好由着他的性子,走一步,看一步了。

晚饭后,老牛和妻一起清洗完碗筷就去了老牛的办公室,在路上春燕给老牛讲了 Ben 在电话中的答复,老牛突然想起退房时自己没有看一看以前签的那份合约,可能让Ben 钻了空子。到办公室后,老牛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找出那份合约,他和春燕仔细查看了上面的条款,果然如 Ben 所说,房客搬走要提前一个月通知房主。老牛有苦难言,这笔钱对他们来讲不是小数。

春燕想 Ben 是个聪明的生意人,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她和老牛只能自认倒楣。她对老牛说事已至此,后悔也无济于事,再说,早搬过来还是对的,否则老牛晚上作实验还得在冰天雪地里来回跑,俗话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经春燕这么一说,老牛心里畅快了许多,可不是吗,现在走几步就能到家,要为他节约不少时间,他得抓紧时间尽快毕业。

 

 

 

                                                                                                      June 14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老牛名字出处有了,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个名字有趣吧?^_^。。谢谢木桐老师跟读和指导。

 
梅子的头像
 #

老牛那个年龄能赶上文革前的最后一次高考是特例中的特例,我知道你的小说有原型,那老牛一定是天资聪颖且上学特早的。

看来在国外签订的文书细节是非常重要的,我从这字里行间读出那时出国留学生的不易。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说的对,老牛是很聪明,但在美国除了聪明机遇也很重要。美国是个法律社会,只要合法,不合理也没办法。谢谢梅子姐来访留言。

 
追梦的头像
 #

继续跟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Ben的事算是做了交代,很遗憾和你想的有些出入呵。谢谢你在百忙中跟读。

 
雨林的头像
 #

换一个角度看得失,日子就平顺了。春山笔下的小细节很感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可不是,所谓得失也许就是有得便有失。 谢谢雨林一路跟读鼓励。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当个兽医多好啊,美国兽医比人医还吃香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呀,美国的兽医是很受欢迎,但当时(87年)中国留学生能当兽医的可能性不大。谢谢林导光临留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