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二十一

梅想在父亲回来之前好好睡一觉,天天晚上与父母一间房,父亲的呼噜震天响,她每晚都会不停地被吵醒,加上与父亲之间闹心的不愉快,让她觉得一天比一天疲倦。

不知睡了多久,床头的电话把梦中的梅惊醒,是导游!他说梅爸爸被赌场的警卫抓起来了要送去警察局,慌里慌张的梅和导游一起飞快地跑到楼下的赌场保安部门,原来梅爸爸得知赌场里喝酒不要钱,便要起了啤酒,一杯又一杯, 还不给小费,端酒的小姐就不大搭理他了, 老头儿已半醉,糊里糊涂中搞不清身在何方想撒野,手舞足蹈之际立马被鸡尾酒小姐报保安给抓了起来。导游和梅都极力解释他们是一个旅游团的,老先生从中国来,喝多了一点,请赌场开恩。还好那晚保安的头儿是个墨西哥裔的男人,同情地看着也是少数族裔的中国人,指着叽哩哇啦口齿不轻的梅爸爸对梅说:“不会说英文,你得看住他点!上次我父亲从墨西哥来,差一点把他掉在纽约了。 带回去吧,下不为例!再看见他在赌场里发酒疯,我就送他进警察局了!” 梅和导游才千恩万谢地挟着梅爸爸回房间去了。 

 

那个晚上,当梅终于又睡着时,那个恶梦又回来了,醉酒的父亲举着木棒追着惊慌失措的她,当那个木棒带着呼啸向着她的头击来时,她惊醒过来,房间里弥漫着父亲发出的酒臭味,梅跑出房间,坐在房门口的地毯上,无声地流泪。 

从外面游玩回到家里,没多久一个中国来的电话使得还想能呆多久就呆多久的梅爸爸终于决定回国了。那通电话是梅的弟弟打来的,国内现在实行分配房屋购买政策,也就是以前单位里分配的住房,收一点钱就成了私房,那是从分配供给制走向商品房的第一步。梅父母住的工厂里分配的两间房,厂里需要收一万多块人民币就变成了有房产证的私房了。 

但是,那会儿,人们还没有私房的概念,梅爸爸一听电话就说:“要我们出钱买!你告诉他们我们没钱!”所幸年轻人比较头脑清楚,梅父亲谁的话都听不进去,唯独对他那个独养儿子唯命是从。梅弟弟的一番话后,梅爸爸最后决定,尽快回去,弄清楚状况再看付不付钱。 当然,这笔钱自然是美国的女儿出了。 

接下来就是买礼品准备回国了,老头瓣着指头数着亲戚、朋友、领导、邻居......一大票人需要送礼的,而且礼不能太轻即不能太便宜,否则“人家看都不要看就丢了!我还丢人!” 梅爸爸的原话。 

梅买了些美国的巧克力和西洋参,梅爸爸说:“糖果啊?现在国内不希罕!这个参怎么这么细?送不出手啊。” 夏伟看不过去,对太太说:“你不是说要给他们三千美金会去买下住房吗?再加一千美金让他们自己去买礼物,总行了吧!”梅感激地看了丈夫一眼,知道丈夫是想花点钱“送瘟神”,自己也是疲乏不堪。于是,周末的一早带着父母到了这里一个商业中心,给了父亲一千块钱,让他们自己逛买礼品,她过会儿来接他们。

傍晚的时候,梅开车过来接父母,却只见父亲手中两只小小的塑料袋,梅问母亲:“没买到东西啊?”梅妈妈咂咂嘴说:“东西都死贵的,爸爸说还不如带钱回去!只在那个一块钱的商店买了些东西。” 梅知道丈夫这个让他们自己买礼物的主意彻底的失败了!想想不甘心地对父亲说:“那一块钱商店里的东西都是中国货!你带回去不怕人家笑话了?”梅爸爸一富有钱胆就壮的样子,回答:“谁笑话啊?我送他们东西算我看的起他!了不得就再补请一顿饭呗! 当然,接下来,梅还得为弟妹、叔姨们, 该买什么礼物买什么礼物,梅爸爸当然也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回国时全数打包带走连同梅和夏伟给他们的几千块美金,凯旋而归。 

就在梅父母临走之前,梅意外地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次的怀孕梅已有了心理准备,又知道丈夫一直在期盼着,加上对父母在这里给自己和丈夫造成的隔阂的歉疚,梅有点讨好把这个消息告诉了丈夫。夏伟当然很开心,开心之余甚至提出是不是要让梅的母亲延期多住段时日,可以照顾女儿。梅心里很感激丈夫的提议,但马上否定了他。 因为她知道母亲一留下来父亲肯定也会跟着留下来,他们已经再也承受不起了。她宁愿自己照顾自己,也不要再经历这样烦心的事情。 

夏伟于是又一次地提出让他父母出来, 而且强调母亲若知道媳妇怀孕了会很高兴的。梅想到丈夫这些日子的郁闷和自己确实怀孕了的可以令公婆开心的消息,便点头同意了。这样,在梅父母走了以后的一个月,夏伟的父母来到了美国。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唉,摊上这么个爹,可真够闹心的,这样的中国爹真不是个别的呢。

 
海云的头像
 #

还有普遍性吧?

 
梅子的头像
 #

下面的戏估计也不好唱。

 
海云的头像
 #

一地鸡毛。

 
抱峰的头像
 #

可让人松口气了,这波乱套似乎缓解了.

那老爸到底爱什么?爱钱,死要面子,专横,见便宜不捡心里不受用.大约还有更大的事考验他,期待.

根根露肉的描写.乐于读下去.吊味口,不过瘾.

问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