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8 小时 48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726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十九

梅本来还想说说父亲几句的,可是事情似乎演变的太快了,她还没来得及插嘴,父亲已拉着母亲在房间里整理着行李,一幅要走的架势。虽然梅也知道父亲不过是面子上下不来,并不会说走就走,但目前的情形自己再去说他无疑是面子没了里子也不给他了。 

梅想了一下进了她和夏伟的房间,丈夫正躺在床上看着一本杂志。 梅走近前,坐在丈夫的身边,说:“我爸是有他的不是之处,可是他已经老了,我都觉得他和我小时候的记忆不大一样了,不再像从前那样跋扈,只是他没受过很好的教育,又是农民出生,这么多年在国内过着那样的日子,猛然到了美国,自然会有这样那样的不合这里习俗的行为,但是,我们是他的亲人,适时地提点他一下就是了。现在,你一发脾气,让他下不了台,他闹着要回国了。其实,他肯定不是真想回去,只不过需要我们给他个台阶下,你......可不可以过去给他赔个不是?” 

夏伟刚开始对妻子的一番说词还听得见去,可听到最后是要自己给老丈人赔礼道歉,他一下扔了杂志,坐了起来:“什么?你既然知道是你爸的不是,还要我去给他赔不是!适时地提点他一下?你提点过吗?我说了多少次你都是‘算了’带过,既然如此,你自己给他台阶下吧!”夏伟说完,拉开房门欲下楼去了。 

没想到一拉开门,就看见来不及走开正在那里听他们说话的梅爸爸,夏伟更是火大,指着有点尴尬的梅爸爸对太太说:“你看,还在这里偷听!我们还有一点隐私不? 这不又成了文化大革命了!” 原先还有点尴尴尬尬的梅爸爸让女婿这么一说,也不顾地撕破脸面了,跳了起来:“你这像是对长辈说话吗?什么叫‘又成了文化大革命了’?我本来是想找我女儿说话的,听见你们吵架才没进去!我告诉你:我本来是想回国的,可是这也是我女儿的家,不是?我为什么要走?你不赔礼道歉我还不走了!我们让大家评评理,有你这样对长辈的吗?我现在回国不是给人家笑死吗?你这是不孝!到哪儿都占不上个理字!别以为你家是部队上的就可以为所欲为!告诉你,现在不行了!谁还稀罕部队上的人啊!我家女儿离开你一样过得好!…… 梅爸爸还在那里声嘶力竭的喊着,夏伟早已甩手出了门。 

梅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了,丈夫的不让步,父亲的进一步都让她有种要窒息的感觉。父亲的话似乎也有道理,丈夫实在是不够尊敬长辈,不管怎样,如果爱她,也应该对她的父母有一份谦让吧!父亲是有做得不好的地方,可是他年纪大了,有些习性是不可能改变的,为什么丈夫如此的不通情理,父母也不过是在这里暂住一段时日,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吗? 

梅爸爸也不收拾行李了,走到抱着头呆坐在楼梯口的女儿身边,安慰说:“妹啊,没关系,你爸我在这儿,不会让他欺负你的!幸亏你们还没有孩子,就算离婚也没什么,爸爸保证你可以找个比他强几倍的男人!”梅有点虚弱的对父亲说:“爸,你别说了!你这样不是对我好,你知道吗?” 梅爸爸不高兴了:“我不是为你好?难道还想你不好?你是我女儿啊!怎么着,都流着一样的血!夫妻夫妻,那句话怎么说的?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离了婚的夫妻什么都不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知不知道!我不为你好我为谁好?你这孩子怎么没良心啊!说着梅爸爸似乎要捶胸顿足了。 

梅再也撑不住,站起身来说声累了进房间躺下了。过了一会儿,梅妈妈走了进来,坐在梅的床边上,拉住女儿的手垂着泪对女儿说:“妹啊,你也别让夏伟道歉了,别为难他了!你爸这个人,我知道的,死要面子的,他说回家,其实不会的!来的时候还向那些厂领导吹牛要定居美国呢......” 梅握紧母亲的手,睁开了眼:“妈,我自己还不是美国公民,没有办法办你们过来定居的。”看着母亲疑惑的眼睛,梅才明了父母对自己原先的期望:“妈,美国公民才能帮父母办移民。我自己还有好几年才可以申请入籍......何况,你们移民出来,这么大年纪了,不会说英文也不会开车,会很寂寞的。弟弟妹妹都在国内,你们出来......”梅原想说你们出来不想他们吗?想想父母在国内何尝不想远在美国的她,她这句话最终没说完全。而梅的母亲却接过这个话的前半部,对梅说:“你爸说了,我们先出来,以后再让你的弟妹都出来。他们在国内都满不容易的,你弟到现在还没有个正式工作,你二妹连个男朋友也找不上......”母亲的唠唠叨叨让梅的头更加痛了,她忽然明白了自己原来身上套着一个沉重的拉车的绳索,她的能力根本就无法负荷那么重的担子。 

她不知道母亲是什么时候出去的,她躺在床上只听到房外父亲对母亲的唠叨和抱怨,自己也成了父亲口中的不孝之子。她恨不能在下一分钟就睡过去,再也不用为这些心烦, 她弄不明白,为什么本来好心好意让父母来美国游玩的做法,会弄成这样的局面,他们似乎并不愉快,而自己和丈夫之间更是苦涩满口,梅的眼泪流淌在枕头上,就那样一点点地沉睡过去。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读来心情沉重。

我给你悄悄话了。

 
海云的头像
 #

梅子姐,看到了,我们正在处理。谢谢你。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我也是读起来心情特别沉重。 谢谢海云的小说,一切尽在不言中。

 
海云的头像
 #

拥抱牧童美妹。

 
余國英的头像
 #

我們當初由台灣來時,情形也完全一樣!

 
海云的头像
 #

中国人骨子里的某些东西无论从哪里来可能都相差不多。

我猛一看你的名字,第一天就觉得很熟悉,今天google了一下,证明你确实就是海外华语女作家协会的秘书长,真是有失远迎,请多原谅!再看你的简介,看到你曾经在我们新州的州大读过书,一喜,想我们很近,再仔细一瞧,你现居佛州,又远了。

期待在文轩读到更多你的作品。

 
余國英的头像
 #

非常謝謝妳,給了我們以文會友的機會!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跟读。

 
抱峰的头像
 #

这个当女儿的真为难,一面面向老人,一面面向丈夫.很精彩.问安!

 
海云的头像
 #

谢谢。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