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父亲的枣树林

父亲的枣树林

父亲的老屋有非常非常大的大院子,说非常非常大,是后来我看过政府给发的地契,写的是二亩三分,巧哇,真是俗话说的二亩三分地。在美国、澳洲这样大的院子比比皆是不足为奇,可是在人口密集的中国华北农村,这可是超级大院子了。院子的东北角是三合院——院中院——五间北房,土坯外墙包砖的那种,两侧各有小三间土坯房,南面是大门。出大门就是外院的大院子了。大院子里种着20多棵枣树,小小一个枣树林。别人家院子里也就能栽下一两棵枣树,我家有这么一片枣树林,那可是财富了,尤其是入社以后,人们的土地都充公了,就仅剩自家的院子是私有财产了。

要说明的是,我家可不是地主富农,是中农。如果是地主富农,我们就惨了,那是要打入十八层地狱还要被踏上一只脚,而且永世不得翻身的。有这么个大院并且不当地主富农,可要感谢父亲的祖父,我的曾祖父。曾祖父年轻的时候,父亲家还是很殷实的人家,有成片的良田,有村里唯一的一座小楼。曾祖父兄弟两个,哥哥是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打理农活,曾祖父则从小游手好闲,不务正业,醉生梦死,后来还抽大烟,田里的事啥都不管,这难免引起众怒,所以分家时主持分家的族长出计算计他。族长也有道理,再好的家业分给他,也得让他给败了。当时家里两处宅子,一处就是那楼房,一处是西场——就是父亲家现在这个大院子,当时是麦收秋收晾晒庄稼脱粒打场的场院,场院里只有两间看场的土坯屋。当时分家的操作程序是“抓阄儿”,在一个坛子里放上两个写上“标的”的阄儿,抓到哪个就要哪个。族长写了两个“西场”放在坛子里,让曾祖父先抓,曾祖父怎么抓也是西场,于是西场就分在了曾祖父的名下。分家后曾祖父继续游手好闲,没办法了就卖地,后来儿子们长大了,全靠儿子辛勤劳动维持全家生计,到解放时还有20来亩地,加上这个大院子,由此幸运地被评为中农。所以,上篇村里的池塘不是父亲的,这片枣树林可真是父亲的。

枣树很“懒”,等别的桃花杏花梨花苹果花都开过,长出滴里嘟噜的小果子时,它才不紧不慢地在枝头挤出黄绿的小芽,“枣芽发,种棉花”,这时农令已过清明,气温升高且稳定,可以种怕冷喜温暖的棉花了。枣花在不经意间开了,空气中飘来一缕一缕甜甜的清香味,你再看枣树枝头,粟米粒大的浅黄色小花上,黏黏亮亮一层东西,我们会摘下一个枝条,用舌头去舔一舔那上面的小花,好甜呀,那是枣花蜜。小蜜蜂不失时机地赶来了,枣树林充满了它们忙碌的身影和嗡嗡嗡的乐曲声。再过几天,蜂房里就能割出甜味纯正的枣花蜜。

每年的暑假很长,放暑假的日子,父亲的枣树林就是我的乐园,我四岁就会爬树,爬树的本领常令一些大孩子都自愧不如,更令家长提心吊胆,这本领可能是这片枣树林优越条件培养的结果。夏天的枣子还不能吃,但是它的诱惑力很大,令邻家的小孩子们觊觎,于是我就成了这片枣树林的忠实捍卫者。也许是我从小胆子大,也许是我站在正义的一方,不论是比我大得多的孩子,还是比我人数多的一大群孩子,我只要一出征,他们就都抱头鼠窜了。我想这种经历对培养我的自信心,培养我勇敢的性格可能有点好处。

“七月十五枣红山,八月十五打一杆”,农历八月十五前后,枣子成熟了,该收获了。收枣子可不是一个一个摘下来,而是“打枣”,打下来和摇下来。先把梯子架到树干边,父亲顺梯子爬到树上,努力地摇树枝,枣子就如雨点般噼里啪啦落下来,砸在我们的身上头上,好疼啊!摇不掉的再用长杆子打,打枣树枝子,枣子就落下来了。

我家枣树有两种,一种是吃鲜枣的,枣子有点像子弹头,表面不裂纹,这种枣子可以鲜吃,甜甜的脆脆的,也可以沾上酒放在罐儿里密封做醉枣;另一种是晒干枣的,表面会裂纹,不能做醉枣,打下来我们把它们运到房顶上,铺上席子晾晒,做成干枣保存。

打下枣子,我要端着小筐,东一家西一家,给没有枣树的乡亲们去送。我最爱干这活儿了,因为会收到很多表扬和感谢,那些因偷枣和我保卫枣而结怨的小玩伴,也因此不计前嫌握手言和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母亲的老家盛产红枣,我父母家门前也有4棵枣树,看到你的枣树上的果实就想起了远在天边的父母。

谢谢分享你的珍贵回忆。

 
司马冰的头像
 #

红枣里满是思乡思念亲人的情啊,你也是北方人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个好大的院子风情万种的枣林子。

 
司马冰的头像
 #

那个大院子还在,弟弟退休回归了那个大院子。开了一小块地种菜,就够全家人吃的。

 
雨林的头像
 #

六月是有父亲节的月份,因而也更加喜欢你的这个系列。会继续写下去吧?

曾祖父的故事有点像余华那部著名的小说《活着》里面的情节。心酸,心痛。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雨林,是因父亲节写的这个系列,还有几篇,都是琐碎的故事、抹不去的记忆。

亏得曾祖父败家了,不然我们会很惨。福兮祸兮,福祸难料呢。

 
梅子的头像
 #

现在枣树上没有枣,你在那里逗留,手机也不开。

你让我也想写父亲。

 
司马冰的头像
 #

手机没电了,充电呢,忘开了。我还没顾上看你的悄悄话。

你也写吧,父亲节快到了。

 
渺渺的头像
 #

孤儿姐姐写得好!我也想念自己的父亲了,可惜他去世得太早,太可怜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抱抱渺渺,思念亲人的情怀是一样的,

 
Sujuan的头像
 #

好温馨的回忆。父爱如山。我家也有二棵枣树可长不好,枣子很小粒。我喜欢枣树,风姿卓越很有柳树的味道!

 
司马冰的头像
 #

是湾区的家里有枣树吗,无论走到哪里,看到枣树我们就觉得是家乡,错把他乡作故乡。

 
Sujuan的头像
 #

是的,湾区除了香蕉波萝没法长,什么水果都可以长。

 
追梦的头像
 #

我奶奶家也有一颗枣树,夏天树上长一种叫疤霹的毛毛虫,被"疤"一下可疼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叫它“小老虎”,它的斑纹颜色有点虎样儿。北京叫洋辣(读二声)子,蛰一下很疼。

 

 
玮仁的头像
 #

这片枣林为生活带来无限乐趣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是的,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中快乐的一部分。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好羡慕呀!现在这些枣树还在吗?

 
司马冰的头像
 #

还有一些,少了很多,因为我有三个弟弟,把大院子分了,盖了房子。我们农村女儿没有继承权,没我和妹妹的份儿。

 
熊猫的头像
 #

求建议,种枣树一定要种两棵以上吗?单棵行不行?先谢过

 
司马冰的头像
 #

单棵没问题,一样可以结枣子。等枣树长大了,它串的根还可以自己生出小枣树,那你们家就会有一片枣树林了,不过过程比较长,呵呵。枣树就是这样繁殖的,从枣核里发芽出来的实生苗长得非常非常慢。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在院子里也种了枣树,枣这种植物太有中国人的气质,无需多肥多水,再旱再热再恶劣的环境,它都能生存,就像我们亚利桑那州这样的沙漠气候,夏天三个月天天白天45度还高,枣树也能长得很好,秋天一到,果实累累。我原来那个房子的枣树有八九年了,每年结了满树的大枣,那个甜!

 
司马冰的头像
 #

枣子的甜是纯正的甜,枣树也像中国人一样皮实,到哪儿也能生存,中国人气质,林导总结实在到位。

 
费明的头像
 #

由链接看到这篇好文章。

有没有想过可以再写一篇文章,游手好闲的大烟鬼成了中农,兢兢业业的他的大哥却成了革命对象。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