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家夏蔬鲜脆——大椒

 

                                                                                  

        大椒就是辣椒,没有人不知道辣椒,但辣椒传入我国时间并不算很长,也就明朝末年,《本草纲目》都没有记载。同是辣椒,不同的地域称呼不相同,川人称海椒,意指海外传入,还有些地方称番椒,意思也很明显,家乡人称大椒,是何原因呢?大概是椒类里体型硕大?其实这个椒与花椒的椒不是一类,但都这么叫了,在无需坚守原则的事情上从俗从流乃智者所为。家乡地处平原气候适宜,整体性情温和,嗜辣者少,但绝不吃辣的也少。少年时无知,以为怕辣就是懦弱,强忍刺激勇猛咀嚼,逐渐适应了下来,发展到几天不吃辣就饭菜无香的地步。从这小小的体验看,人间的很多难度或多或少有心理方面的因素,克服了心理上的害怕也就不那么难了。

        农家的菜园里,大椒是夏季永远的角,初开小小的白花,继而结绿色的椒角子,干不得涝不得,有半拃长就可摘,入秋老熟时成为红色。红色的大椒辣中有甜,因色泽红艳,与其他菜蔬搭配时十分上眼。 如果不是为了留种,乡人一般不会留大椒到红透,顶多半青半红时就吃光了。怎么吃?就是炒着吃,纯炒大椒。磕点鸡蛋炒?这是很上档次的了,大椒炒鸡蛋,招待什么样的贵客都有面子。炒肉丝?这当然是最好的了!记得刚成家那会儿,我有空买点菜,妻子下班回来炒,她的同事们问她又吃什么菜?她很老实地说大椒炒肉丝,几次如此,她的同事就打趣说,你家老师不会吃,天天就晓得大椒炒肉丝儿!

         普通人的生活平静的很,过分的平静使人麻木无聊,如果适当来点刺激,会调动很多活力。味蕾长期在温和里环境里就会失去敏锐,小小的辣会激活味蕾的兴奋。这辣如同一种小小的挑战,不像吃河豚那样有危险,人遇到挑战才会盘活智慧,缺少挑战的生活就是一杯温开水,但如果挑战有很大的危险就不能气定神闲了。缺少辣味的宴席总是不太完美。为什么湘川菜会大流行?辣的作用应是主要的。一个人如此,一个民族如此,一个国家也是如此。我们需要辣的刺激,更需要战胜辣的心理。

        徐州的黄豆酱伴上辣椒酱晒干,裹在煎饼里吃,辣得人呲牙咧嘴的,说这叫相思豆!生辣椒剁碎与烫好的虾米伴在一起,放酱油醋,滴麻油,佐什么饭不好?红色尖角椒切碎,与炒好的黄豆腌在一起,什么寒冷也赶跑了!炒茄子炒白菜,烧羊肉烧牛肉,伴凉粉伴豆腐,川江鱼辣子鸡哪样少得了辣?!曾经看过国外一个有趣的比赛,比生吃辣椒,那好像是红色的尖角椒,谁在规定时间内吃的多谁获胜,这是很刺激的比赛。我们有辣妹子火辣辣,不怕辣、辣不怕、怕不辣。有个曾经的湖南同事,烧个家常豆腐,最后就成麻婆豆腐了。每次他从老家回来,都少不了几串红红的辣椒干子,好像生命里已经缺不了辣了。世界性的交流在许多方面不断深入,小小的辣椒对华夏的饮食影响如此之广如此之深,是传统文化意识所不能虑及的。儒家强调五味调和,今天看来是偏于温润了。

        世事变迁,温润的文化塑造了温润的民族心理,遇大风浪就回避,世界上首次出海远航的船队仅限于互换物品带有王朝的政治目的,对社会的实际影响很小。近九十年后的哥伦布呢?这么大的差异形成的原因是什么?我们过于理想了,过于温润了,像个憨厚的世家子弟,表面祥和却缺失了拼搏的进取心,也许连小小的辣椒都不敢尝试,只一味地含笑不语。面对别人的挑衅我们基本保持守势,说什么绵里藏针,说什么大智若愚韬光养晦,其实就是自比君子的退缩。君子是什么?是狼眼中的羊,是狮子眼中的兔子罢了。生存面前保持可笑的风度有什么用?我们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也是,连辣都害怕你还能有几分勇敢?一个个体受不了辣也就算了,只是少品尝了很多美味;一个民族呢?害怕辣的民族一定不会大的作为,因为缺少了冒险精神。辣椒就是哥伦布从墨西哥带回来传播开的,这里暗合了许多宿命的哲理。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适合吃辣,我只是说,我们要不怕辣,要在心理上战胜辣。

        生活不会风调雨顺,会有挫折有坎坷,但是,只要我们有勇气面对的时候,有什么样困难能让我们沮丧?印度北部山区有一种辣椒,号称“魔鬼椒”,是全球最辣的品种,卖价很贵,贵的原因当然就是辣,这么魔鬼般的辣居然价格昂贵,是什么道理?人在人群里,人在风雨中,什么最重要?不怕辣!勇敢面对困难,就会缩短与理想的距离,就会有机会获得成功。一群心怀大志的人面对高大险峻的雪山时,可曾害怕过?喝一碗辣椒水就上去了!结果如何?赢得了时间与空间,赢得了机会,创造了改变社会制度的壮举!据说蒋先生的饮食很平和,毛伟人却喜辣好肉,这两者表面上是不值一提的,但细想之下,心理上攻守之势昭然。当然,和平年代过安稳日子的人不需要体验那么复杂的心理过程,普通人如你我重要的不是吃不吃辣椒,而是你到底怕还是不怕辣!

        如今,什么都人工来驯化种养殖,河豚也不毒了,辣椒也不怎么辣了,人呢?似乎也经不得什么风雨了,这是必须引起重视的,不能平和到麻木的程度。

 

                         相见欢

                   无声俏立闲园,似铃悬。

霜冷色正红静炫荒田。

 

心头乱,舌儿颤,冒珠汗。

顿起豪情如火向峰巅。

 

                         

 

                                                                                                                              二0一一年七月十八日二十一点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一休的头像
 #

一墨西哥人, 午饭一口青辣椒,就一口鲜柠檬。 坐她边儿上我直咽吐沫。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这是一种牛吃法!

 
海云的头像
 #

遭霜更红风中独自炫。。。这句好! 形象有寓意。

我小的时候也不吃辣。记得是高中毕业那年高考结束,住在父亲的老友家,他家两个女儿都会做菜,那天做了个青辣椒炒肉丝,满屋的辣味让我直流眼泪,吃的时候眼泪鼻涕一起往下流,吃完了,却觉得还想吃。从那以后开始吃辣!到了美国,发现嗜辣的民族还真多:中国、韩国、墨西哥、印度、加勒比海岛国、太平洋岛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辣椒的粉丝多啊!呵呵!

 
百草园的头像
 #

好文笔,一个大椒写的引经据典,让人垂馋欲滴,欣赏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百草园,呵呵。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昨天刚问有没有写“地三鲜",  今天就把青椒贴出来了。 很喜欢你的这个系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偶也是急性子!wink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