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十八

进了卧室的梅满腹的委屈还无法对丈夫启齿,而此时她的男人似乎对于她的这种对她父母无原则的隐忍也是诸多不满,梅有种夹板气的懊恼,干脆,独自洗澡换衣看书睡觉, 两夫妻一夜无话。

 

如果说夏伟顾及到妻子的感受,对于岳父母的某些难以接受的行为一直保持沉默,原寄希望太太能适时地稍稍提醒一下她的父母,不想太太一味地为自己父母的行为开托找借口而不了了之,夏伟觉得好像自己的领土被不断地侵犯, 自己家中的疆域越来越小,小夫妻俩都没有意识到他们渐渐地把与父母之间的矛盾一点点地演变成了他们夫妻之间的矛盾!终于有一天,所有的这些压在心里的不满象山洪一下子就爆发了。

 

事源于夏伟任职的公司一年一度的公司野餐会,通常他们夫妻俩一起携手参加,公司为了犒劳辛苦了一年的员工,这天请大家偕老扶幼的一家出席在某个美丽的公园里举行的烧烤野餐聚会,大人有吃有喝,小孩们有吃有玩。夏伟在家里晚饭桌上提到周末在硅谷山上的一个葡萄园举行的公司野餐会时,梅接口就说:“那太好了,正好带我爸妈一起去!” 夏伟皱了皱眉头,不好当着岳父母的面说不,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好像公司说只是邀请直系亲属!” 谁知这句话让梅爸爸听了非常的不入耳,有点激动地大声说:“我们不是直系亲属?!” 夏伟想解释美国人的直系亲属并不包括父母,岳父母就更不会包括在内了!可是转念一想, 说这些话无疑会让岳父更加生气,他很希望太太这个时候能打打圆场,可是梅却说:“没那么严格的,上次,我们公司野餐会,我的同事把她邻居一家都带去了,她邻居的孩子还赢了两张电影票呢。”

 

那个星期六的中午野餐会,夏伟脸面薄,推说自己要去公司做点事情,让梅带着她父母先走一步,他做完事情再与他们在葡萄园汇合。梅开车带着父母到了野餐的地方,反正很多夏伟的同事她都认识,她介绍父母从中国来,想让他们来看看美国公司野餐的情形,美国同事都非常友好地欢迎他们,梅的父母不会听说英文,点头微笑之后便直奔餐台而去。

 

一点钟左右,夏伟夹着公文包来了,看见梅正与她的两个同事在聊天,他便走过去加入他们,顺手把公文包放在身边的凳子上,边吃边聊。

 

下午三四点钟,野餐会结束时,夏伟想起自己的公文包却遍找不寻,正急的火烧火燎之际,看见不远处梅爸爸一手指着自己的另一只手上拿着的夏伟的那个黑色的皮质公文包, 夏伟舒了口气,梅赶紧为父亲邀功:“看,还不是你随手乱丢,我爸帮你保管好了啦。”

 

梅照旧带着父母开车先走了,夏伟从岳父手中接过自己的皮包,觉得好奇怪,本来瘪瘪的皮包鼓鼓囊囊的,坐进车里打开来一看,夏伟一股热气直往头上冲,那里面是一包包用餐巾纸包着的食物,可能焐得太久了,奶酪蛋糕之类的已经融化了,包里是一片狼藉!最最难堪的是, 夏伟的一个同科室的中国同事,正好这时从他车旁经过,透过车窗看见他这一幕,敲敲他的车窗,夏伟尴尬地摇低车子的玻璃窗,那个同事对他说:“老兄,那是你老岳丈大人的杰作吧!我看见他把鸡腿包起来塞进一个皮包里,没想到那是你的皮包!哈哈,你老丈人正逗!” 夏伟恨不能有个地洞钻进去。

 

夏伟一边开车往家去,一边发现自己扶在方向盘上的手在轻微的发抖。他想不通的是太太嘴里暴君般的父亲,不仅粗鲁而且萎琐,可是太太自把他弄到美国来之后,却好像再也看不见他父亲身上这些缺点了,反而处处维护他,如今还把他带到自己公司的聚会上,做这些丢人现眼的事情让自己在同事面前颜面扫尽。他越想越气,进家门后,没想到岳父还凑上来说:“你的皮包给我啊,你看到里面的东西了吗?” 夏伟冲口而出:“你想吃什么,我们都可以去买!你知不知道这样做让我很难堪? 还有,你知道我这个包买了多少钱吗?”说着拉开拉链,哗啦啦把里面乱哄哄的东西噼里啪啦都倒在桌上,指指皮包五颜七色的内里,说:“你说这包我还能用吗?”

 

夏伟说完上楼去了,梅爸爸被女婿的发作弄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指着楼上对一边的老伴和女儿说:“他这是什么态度啊?我还不是想到这些东西挺好吃的又不要钱,带回来给你们一起吃的。他嫌我丢人啦?我就知道他一直嫌我们家高攀!先说我们不是你们的直系亲属,现在又说我让他难堪,就是嫌吗!可娶我们家女儿他不仅没有礼金,连招呼都没有打过一声!从来就不拿我们当长辈看!这里我们还能呆吗?走,我们回家去!”说着拉住老伴的手往他们自己的房间里拖,说是收拾行李,马上就要回中国去!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能体会到海云笔下的沉重。

 
海云的头像
 #

有些话题本应是温馨的,但却变得沉重无比,比如:父母儿女,为什么呢?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动不动要回中国去,其实你真让他们走,他们还赖着不走呢。

 
海云的头像
 #

这几天在教育孩子一件事,那就是:如果不是你的本意,就别说。(If you don't really meant it ,don't say it!) 可我发现,很多人都喜欢说狠话,父母动不动就对孩子说要赶孩子走,孩子也会说恨父母,其实都是气急了的狠话, 并非本意!一个人如果能控制自己的舌头,才算真正有自制力!这些狠话有时是很伤人的,伤了别人其实也会伤自己。虽说血浓于水,父母儿女的血缘关系永远断不了,但是一旦情感受伤,还是会伤痛很久的。有些人则是一辈子的十字架!

 
余國英的头像
 #

我父母勁來美國時,也是住在我家,所以,連篇文章真是太貼切了!

 
海云的头像
 #

总是有些共性,都是中国人,都是中国文化。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