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九 溜达上海

半涩时光

 

                                                                  十九

                                                    溜达上海

 

        方桐把小诗给了圆月,圆月却不温不火的,方桐也没法明白这里的原因,只能是打定主意好好对待圆月,圆月总是把这温度控制的恰好,两人真的就如同多年的老同学多年的老朋友一样谈笑亲切却止步不前。

学院突然通知放假三天,罗丹的部分雕塑作品在上海博物馆展出,这是罗丹的作品第一次正式到国内,在美术界是件大事,师生自行前往观摩。这个消息真是像炸了油锅似的,能近距离地观看原作真是太不容易了,也许这一生就仅此一次,何况罗丹的传奇早已在美术界当成了神话。到上海距离不是什么问题,问题是到了以后住的问题,住的费用比较高,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还是南方来的见识多主意多,浩子,就是入学体检时遇到麻烦的那位,个子高而廋,爱弯着腰,架势靠近猩猩,他想到一主意一说就被认为是个好主意。他说可以住澡堂子,晚上还可以泡个澡,然后美美地睡到天亮,只需要买张澡票钱,三五块钱就可以搞定了!方桐见浩子很有把握,就决定跟浩子一起走了。方桐见圆月也在与女同学商量着这事,希望圆月也能成行,但还真帮不了什么忙,只是希望到时在展厅里能见到大家。

要看到顶级的雕塑真是让人兴奋,方桐在猜想这神一般的大师的内心到底会有什么样的传奇?那低头沉思的思想者是地狱之门上设计,他究竟传达了怎样的思考?还有那青铜时代……这真是让人惊奇的事,美术史的课上一直在介绍西方的美术,都是顶尖的作品,这里传递的与自己的家乡风土有着完全不同的差别,也与中国的传统有着迥异的趣味……这些都在心里形成了好奇与渴望,方桐的心好像被点燃一样,一路从田野中的乡村走来,走进现代,走近外面的世界……

浩子的家在张家港,计划是方桐跟浩子到张家港住一晚,第二天去上海,在上海稍稍逛逛,第三天看展览。

方桐到了浩子的家,浩子的家人说的方言方桐听不懂,但明显地感受到浩子家是相当不错的。浩子说房子是他爸单位分的,他爸是什么局的一名主任,浩子有个哥哥已经成家搬出去了,这里的房子将来就是自己的,但也要和父母搞好关系,不然到时候拿不到房子也是可能的。这些话落到方桐的耳朵里却如同听天书一般,这里的人际关系真是复杂,要和父母搞好关系?怎么搞好关系?多顺从?继承房子?这些概念怎么在自己的头脑里一点感觉都没有啊?方桐模模糊糊地在浩子家住了一晚,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腿脚都是飘飘的。

 在去上海的路上,浩子就讲了,到了上海方桐可要请自己吃一顿,因为……方桐直点头,可心里真不是滋味,都说江南人小气,还真不虚传,北方人穷大方倒显得豪爽些,起码不会直截了当讲这鸡毛蒜皮的事……当然了,也是应该的,只是这话出来就掉了好多价了,还得感谢浩子,这次出来还靠他带着,要去找南京路、外滩、南浦大桥呢!这几天天气一直不好,阴沉沉的,方桐穿着双雨靴,浩子带了把伞,浩子还带部相机。

南京路不是想象里的宽阔,记得在什么地方看过南京路上好八连,说是霓虹灯下战士在站岗,有穿旗袍的女人来搭讪,小战士坚守岗位不动色,还说战士们的布袜子破了自己再缝缝补补的……可这当儿看到的就是第一大百货庞大的模样,到处来去匆匆的人,不时传到耳朵眼的上海话……走吧,方桐催浩子,这里没有什么逗留的价值,物品这么多,可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半丝也没有。去哪里?去外滩吧!远远的从公交车上就望到了,欧式尖顶建筑一排溜的矗在那里,过了马路就是黄埔江。

兴奋地挤下有轨公交车,直接就到江畔。江水呈黄色的浑浊向东而去,江对面有高高的塔,高塔身上明显地看到三个大圆球,这就是东方明珠,说是等建好了人在顶层的旋宫俯瞰整个上海……等到时再说吧,那披着大衣的显得气度非凡的铜像不是那第一任的市长吗?军事家兼诗人,那大衣的设计倒是挺能表现这个人的气质的,整个线条简洁流畅,基本以直线为主……不知道他的目光指向了何方?那是什么?围着的三五个人在盯着什么看,那不是电脑嘛?在干吗?在打印黑白的头像,电脑可以打印出有素描效果的头像?浩子与方桐都有些好奇,再仔细看看,这效果虽说黑白分明却不如人意,黑乎乎的,不是很好,要价倒不低呢,要十几块钱一张!这上海真是走在潮流前面,学院说要建个机房的,还没建好,这边已经直接打印头像了!

这南浦大桥在哪呢?说这是国内第一座大跨度斜拉索桥,两头的螺旋式引桥还是小学生想出来的点子呢!刚建成时间不长,来了不看看怪可惜的,说是在西边,还是坐公交吧。对对,这就是了!这桥真是高,怎么上去呢?那边的电梯还要收费,就爬那个梯子好了。这钢板梯子可真不好爬,又窄又陡的,好不容易挺住上了桥。方桐穿着雨靴真是不舒服,可也顾不得了,这在桥上向江上望,真是辽阔!桥面上来往的车子急驰而过,高高的桥塔上方就那四个红色大字。这里,这里应该拍一张,浩子指挥方桐站个姿势,方桐站到人行道与机动道的隔栏旁,一脚放在隔栏下的基础上,上身前倾,右臂屈支在大腿上,两手搁在雨伞的弯把手上,目光向远方,浩子喊一二三咔嚓一声把方桐的身影瞬间定格。浩子觉得这姿势好,自然而有变化,也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姿势来上一张。

两人在这四处张望,努力想体会点什么,可惜看了半天没什么更多的感受,方桐只是觉得世界离自己非常遥远,自己站在这里面对这灰黄的江水,江面上那看起来很小的轮船,身边这很粗壮的钢索,这壮观的大桥,这些,这些和自己有多大关系啊?爬上来看这么一眼,拍一照片,除了以后与人讲起,还能有什么用?看也就看了,不看就觉得不对劲,感受过就记下了,这都在心里存着,有什么用就不知道了。

 方桐尽力感受着一切,眼前的这些都是他不曾接触过的,对他来说很新鲜,这就足够了,见到了想见的,也见到了不曾想过的,这,难道不就是快乐吗?

 

 

 

 

                                                                                  0一二年十二月一日十六点五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可不是吗,旅游的快乐就是见到想见的和不曾知道的, 享受当时的快乐。

有目的的和父母搞好关系,对他是不可思议的,方桐是个心底纯洁的好小子,赞!

 
梅子的头像
 #

这本来是我想说的话,在文轩溜了一圈,被春山如笑占了先,就在她后面举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要看清楚方桐向现代的一步步的转变需要耐心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方桐要想从乡村小子转变成现代心理意义上的人,还有很多路要走过来。

 
清扬的头像
 #

下一步去哪里?方老师?嘿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只要你有兴趣,后面要去不少地方,可谓走南又闯北!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方桐的心好像被点燃一样,一路从田野中的乡村走来,走进现代,走近外面的世界……“

不知上海之行,会使方桐有如何的变化。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时候的方桐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内心满是探寻的渴望……

 
追梦的头像
 #

"感受过就记下了,这都在心里存着,有什么用就不知道了。"生活的积累大概就是这样,心里存的东西多了就会有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有时这样的积累是无意识的或者说是潜意识的。

 
雨林的头像
 #

方桐在适当的年纪,早早地接触了外面地世界,用自己的眼睛和思维....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生命成长的过程,也是一个懵懂乡村青年融入现代社会的一个过程,这个过程从时空上看并不遥远,但在内心是坎坷而艰难的……

 
予微的头像
 #

跟这方桐去逛大上海啊。

内心的坎坷和艰难,相信我们这些落地生根的游子,到现在还是有很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仅现在还有很多,相信将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有很多。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方老师的思想转变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呵呵。有话说,对上海人最好的称赞就是:“你不象个上海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乐趣就在思想的转变过程,这个问题解决了就没什么问题了。“你不象个上海人”,这有意思。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