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2 小时 38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626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十六

梅的父母在一个秋高气爽的早晨来到了美国,梅和夏伟特地请了一天假开着车来到旧金山机场接机。

近六年没见了,父母变化到不大,母亲反倒比以前更有精神, 母亲在梅的脑中总是病歪歪的,现在不知是否来美国的原因,人除了很兴奋之外,浑身上下还散发出一种骄傲的光彩。父亲一路不停地述说着他的“丰功伟绩”:是他硬要老伴花大钱在上海各自买了一套像样体面的衣裳,所以美领馆的官员才看着他们顺眼给了他们签证;是他吹嘘着美国女儿的富有,致使那从不来往却因为这次去上海签证暂住两日的老伴那些个上海亲戚们羡慕地争相拍马,从而使得老伴脸面有光;是他在领事馆官员面前使出浑身解数,游说他们相信他们在中国有产有业,根本无任何移民倾向......

 

从见了面,到走过长长的机场通道再乘电梯上到停车的地方,梅父亲的嘴巴一直没停过,直到大家站在梅那辆买了两三年还是显得很新的Toyota小车前,夏伟忙着把行李箱放进车后的储藏箱中,梅的父亲兴奋无比地围着小车转了一圈又一圈,直到女儿催促他好上车了,他才意犹未尽地坐进了车里,第一句话就是:“乖乖,要是你弟可以开皇冠轿车,在我们那里那才叫威风呢!”

 

一句也许无心的话听在梅的耳里却是非常得不是滋味,梅心想看来父亲的希望越加高了,弟弟如何买得起汽车?那无疑又成了她的责任! 夏伟倒是很正常地接过话题和岳父聊起了国内人买车的情况。

 

“这样一部皇冠,国内要多少钱呀?”夏伟一边开车一边问。

 

“少说也要这个数。”岳父举起一个拳头。看见女婿没懂,咂了一下嘴,解释说:“至少五十万人民币是要的。”

 

夏伟吓了一跳:“五十万,三四倍美国的价钱!这也太离谱了吧?中国人有几个人能买得起啊?!”

 

“中国现在有钱人多的去了!五十万算什么?今年中秋节,一个月饼卖到上万元都有人买!过年时还有人站在高楼上撒钱呢!”老头儿口气很大地说着。

 

夏伟显然不知如何继续这个话题,只好看着前方开着车不再说话。梅的妈妈不失时机地开了腔:“那些撒钱的人脑子有问题!想看着人家抢钱。而且撒的都是一块钱一张的;那个上万块钱的月饼只有那些个别的暴发户买着显摆的,普通人哪里会去买?” 

 

“你懂什么?”梅的爸爸不高兴妻子和自己不同调。“现在国内和妹妹在的那会儿是不一样了,不是?现在谁还稀罕做‘万元户’,谁家没个几万元的存款?像我们家这样的平困户,那是不多了。” 接着,他开始了他一贯的述说“革命家史”,无外乎把儿女都养大了,他们老了也没个好日子,空有个虚名,别人都知她女儿在国外,其实他们家那点儿家底他都不好意思提。以前厂里的领导知道他去美国,羡慕地说做了一辈子的官也只捞到出国一两次,还是日本、新加坡这样的二流国家,如今他一个工人竟然出国了还是美帝国主义超级大国,他们那个眼红啊!临行前这些人都来看他还说让他以后在美国发财了别忘了他的老上级!

 

梅来不及细细品味父亲的话语的含义,也根本插不进嘴去,正是头脑一团乱哄哄的感觉,车已停在了家门口。

 

梅帮着夏伟搬着父母的行李进屋,梅的父亲激动地楼上楼下的上窜下跳地走来看去,不停的重复地问着:“这就是你说的十几万美金买来的小洋楼?乖乖,快一百万人民币了!这么大!还两层!这在国内可以住个四五家呢!” 说着仿佛要瓜分了这个房子似的,指着楼上的三间卧室,说:“一间一家,还有专用的厕所卫生间!” 走到楼下指着客厅和餐厅说:“这里可以起一堵墙,又是两间房!”

 

蓦然,他看到了小庭院中悠然的葡萄藤架,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出去,站在院子里,大声叫着:“她妈,你过来看,这个小院还可以再盖一间房呢!”

 

夏伟为了便于搬行李,把车子停在大门口,所以梅的父亲并没有看到可以停两车位的车库。 现在在园中一转悠,发现一个门,一推开, 看见女婿正要把车子停进来,而且一边还有另一部车。

 

梅放好行李,下来找父母,看见老俩口正站在车库门口,父亲唾沫横飞地说着话,他看见女儿走过来,一把抓住女儿:“妹妹,你们有两部车啊?这多浪费啊!”梅赶紧解释说:“在美国没车就像没有脚,出不了门的! 我们俩都要上班啊,没车哪行啊? 看父亲还想说,梅连忙对父母说:“你们先歇歇吧,坐飞机那么久,累不累啊?你们上去小睡一会儿,我做点菜,做好了叫你们下来吃!”说着不由分说地一手挽着一个,把异常兴奋的老俩口搀进了屋里。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写的太生动,太贴切,太现实了,真是佩服。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牧童美妹,还记得香港一位作家说的话:有这样的父母,就不需要仇人。

 
红叶的头像
 #

因为这样的父母所做的事情,都是仇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不过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

他们大多是生活的失败者,活着也不容易。能谅解就谅解,不能谅解就尽量理解吧。最重要的是梅应该有主见,

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这样下去她自己的家庭非给毁了不可,生活中见过太多类似的例子了。

 
红叶的头像
 #

写父亲上窜下跳的那一段很生动, 很好玩。

 
海云的头像
 #

读着可能会觉得有趣,可现实生活中真的碰到这样的人,还是蛮悲哀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