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与儿子约会 (四)

香港《家新》季刊2011年第56期

“儿子,你最近有没有什么烦恼?”我把餐后甜点单递给他时问。他犹豫了两秒钟,对我说没有什么烦恼,只是有点不确定(not sure)。我的眼睛亮了,赶紧问他是不是担心自己做了错事?他又否认了:“不是做错事,只是不确定。”我也开始小心自己的潜词造句,以免触动小少年敏感的心灵。“不确定的意思就是不知道是对是错,是好是坏,是不是?当然,可能你并没做错什么,你不妨说出来,我帮你分析一下….”儿子又沉默了。我见状让他先点甜点,他点了一份巧克力蛋糕加香草冰激凌。 

儿子低头猛吃甜点,话题又有中断的趋势,我赶紧提点一下:“你最近是不是常做一件事,但你不确定这件事是对是错?”儿子一边吃一边点了点头。我打蛇随棍上:“这件事你愿意对我说吗?”见儿子又没了声音,我问:“那妈妈猜猜看,猜错了你摇头,猜对了你什么都不用做,好不好?”儿子觉得这个“游戏”可以一玩,于是同意了。 

我心里虽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嘴上却得显出“笨妈妈”的样子来:“是不是和哪个同学或朋友相处不愉快?”儿子摇摇头;“那是因为攻课太多压力大了?”儿子又摇摇头,眼里流露出一点点嘲弄的神态。“笨妈妈”做够了,我开始话锋尖锐:“是与喜欢的一个女生有关,对不对?”儿子眼里的嘲弄一下子就飞走了,眼睛又盯住了他盘中的甜点。没有动作就是承认了! 

我握住儿子放在桌上的一只手,对他说:“你这个年龄对异性产生兴趣,不是坏事,我已经说了是正常的。”儿子耸了耸他的肩膀,我继续:“但是,如果你每天花了好几个钟头在网上和她聊天,虽然还没有到影响你课业的地步,这种生活方式的改变让你自己不安,如果是这样,你愿意听听妈妈的意见吗?”他的眼睛终于与我的对视起来,我知道我“把对了脉”!  

接下来我和他分析了这种新的生活形态会对他的影响,他的年龄所能承受的责任等等,在我注意到他完全听进去我的话的时候,我及时地说出了对他的“规章制度”:他可以上网包括上网找资料、上网发伊妹儿和上网和朋友聊天。但是,每天上网的时间(周一到周五)不得超出四十分钟。他完全没有异议,就这样我和儿子的“君子协定”在我们母子的约会中诞生。 

接着我一边付账单一边好心情的教导他小费的付法,他也轻松下来,忙着帮我算小费、在信用卡单上填数额,回家的路上儿子的手一直拉着我,我的心里充满感恩,感谢上帝给我智慧,拉近成长期的儿子和母亲的距离。 

接着的几天,他遵守诺言,每天下午放学回家,都没有上网。每天晚上,晚饭后他丢下饭碗,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一般他会注意时间(偶尔仍须提醒),四十分钟到了,自动下网。开始的几天,我还没有那么信任他,每天下午都会很快的查看一下儿子的聊天纪录,一连一周的“清白”纪录让我建立起对他的信任,更在一晚他正在与小女生网上聊天当中,我伸过头去, 儿子并没有避讳,我看到小女生邀请他一起去圣诞购物,儿子的回答是:“我觉得我的年龄还没成熟到可以单独和女生出外的地步!”我很欣慰!从那以后,我自动关掉儿子的Gmail,尊重他的隐私,再不去查他的聊天纪录。 

今天的儿子,已经一点点学习怎样与人相处的同时,也学习怎样让父母对他放心。他和小女生从不知道怎样面对面的用语言交流所以喜欢在网上聊天,到开始课后时不时用电话交流。我也开始去认识他的同学和他的朋友,送他们一起去教会参加圣诞晚会,听着他们叽叽喳喳的在我的车后谈天,我试图从中了解他们这些少年人的些许想法。 

在圣诞晚会送完他的同学回家之后,我们母子俩单独在车上的时候,儿子忽然懂事的问我:“妈妈,现在经济危机,我们家不会有什么问题吧?”我很吃惊十三岁的他可以想到这样的问题,我于是安慰他:“没问题!你不用担心!不过现在工作不易找,所以,爸爸若有转去新泽西工作的机会,也不应该轻易放弃,是不是?我知道你舍不得你的朋友们,但是一个家庭,应该在一起而不是各住一处,你说呢?”一贯坚决反对搬家的他第一次没对我说的可能性的全家迁移发出任何反对的意见,儿子真的长大了!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anna的头像
 #

海云真是一位好妈妈!

 
海云的头像
 #

Anna, 好久不见。

 
予微的头像
 #

”我的心里充满感恩,感谢上帝给我智慧,拉近成长期的儿子和母亲的距离。“

海云,向你学习!我仔细体会了!

我也有一双儿女,儿子,1995,女儿,1998年。真要向上帝求智慧去教养他们!

 
海云的头像
 #

哈哈,我们儿女同龄。巧啊。

 
流浪者的头像
 #

海云好厉害! 佩服。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海云煞费苦心,循循善诱, 终于得到了你最想看到的结果。可喜可贺。

 
Piggy的头像
 #

俺要向你学习!!

 
紫丁的头像
 #

从抓狂中冷静下来的智慧型妈妈,用心良苦啊!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