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六 透过表层

半涩时光

 

                                                                      十六

                                                        透过表层

 

         圆镜片奇怪而神秘地带着大家走过光线暗淡的走廊,在一间敞着门却黑洞洞的房间前停下,方桐蓦然听到一声尖叫,顿时心头一紧,诡异的感觉一下子飘散开来……大力一手搭着方桐的肩膀一手搂着梭子的肩膀,几人尽力稳住自己凝神向屋内打量,几秒钟之后才模模糊糊地看到半空中吊着一个人!“快跑!”大力头一缩就往回使力,方桐还没来得急调整方向就听圆镜片在哈哈笑,知道上当了!这分明就是假的嘛,这帮人真是搞怪,这样的游戏也能玩!这是美术系的宿舍,全院就他们最搞了,上次举行广播操比赛,美术系的学生一律穿黑色军勾上场,几乎把常规的体操搞成迪斯科了!有几次还在全院唯一的篮球场上搞舞会,在夜幕里在诡异的频闪的一束束蓝光里呈现出的那一瞬间的人的动态如同鬼魅似的……这就是刺激,这就是不同寻常的释放,这也是他们独特的追求,行走在正常的边缘是件冒险而又充满着别样的快乐的事,挑战了自己也挑战了别人……四川美院的一个学生不是把掏粪老头的头像画的与伟人一样大吗?就是这个大尺寸使他一度走红,还有一个写了几幅谁也不认识的字,笔画与摸样都是汉字,却连自己也不认识,因为无需认识,只保留了结构与笔画的美,一旦认识就流失了表面的美……还有那个把小便池搬上展览把钟表画成柔软弯曲的似乎是块薄饼一样的噩梦般的画面……这就是现代的释放,现实里的种种在这些敏感的人的内心变形夸张后出来的面貌就是如此离奇……这是一群敏感的人,无疑也是很富有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可这个性的表达要不要与大众相联系?如果个性的表达不被大众所理解,那么这样的表达意义何在?譬如当年的梵高……方桐又陷入到沉思里去了,他无法停下自己的思维,只能任自己躺在床上心却到处飞驰……来到城市的上空,到处是点点亮光,如同夏夜里水塘边的萤火虫在提着闪闪的灯笼……这些人躲在灯光的背后在干什么呢?一家团聚还是形单影只地孤独到天明?他们的背后又有怎样的故事?人是多么的复杂,可又多么的简单!……

        这是个大周末,休息两天,大家都不肯起床,迟迟的赖在床上不起来。可方桐却无法再睡了,太阳明媚的鸡蛋黄似的光线透过玻璃照进来,方桐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却无法忽略这眼前的阳光,这美好的时刻是多么令人高兴,这时候的昏睡实在是有违生命的激情……轻轻地起来收拾停当就去食堂吃点早饭,再迟可能就没得吃了,果然,稀米粥已经不太热了,还有点花卷……洋人也在,洋人来得稍早些,洋人戴着黑色边框眼镜,主动与方桐打招呼,问方桐上午想干些什么?方桐还没想好干什么,洋人提议去学院附近的菜场画速写,方桐有些犹豫,可确实又没什么其他好干的……带上小本子就奔学院东面的菜场。

快九点的时光是个美妙的时刻,对于这个露天的菜场尤是如此,摊子都已出齐,顾客还不多,所以商贩们一个个轻松自得,这样的氛围让方桐有些苏醒的感觉,仿佛回到了故乡的集市,同样是把摊子摆在并不宽敞的马路两旁,同样是靠手脚勤快和小小的精明来获得一份生活的保障,虽然略有疲惫却动作麻利眼活嘴巧……这里的人是这样有特点倒让方桐一时不知道从哪入手……洋人在画那个坐在装着甘蔗的三轮车旁抱着幼儿的年轻妇女,方桐打定主意画那正在低头瞌睡的中年人,可能太累了,趁现在没什么人先咪一会儿,方桐站定观察他的姿态寻找不同部位的位置……滑稽的一幕出现了,边上一位老哥笑着抵抵打瞌睡的,道:“还睡回笼觉呢!晚报的记者在画你呢!”他们把方桐与洋人当晚报的记者了。那边有个大娘坐在小板凳上,面前放只篮子,在剥花生;还有个胖大婶站在烤山芋的炉子旁忙着烤山芋……真是太生动了,这都是方桐内心里亲近的人,与这些人在一起心里踏实轻松,这些人的劳动姿态画起来这样的舒服带劲……真是感谢洋人,不是洋人开这个头方桐还不一定能有这个勇气来呢!

洋人的父亲是山里娃,当了通讯兵,后来转业到苏州,成家落户,就洋人一个孩子,洋人喜欢绘画就读了有绘画班的职业高中,后来就考了青果学院。洋人一路上与方桐也说了不少,方桐对洋人也多了几分好感,原先的时候见洋人一副有些怪的样子心里还有些不舒服,现在了解了一些情况也不觉得有什么怪了,人与人就这样熟悉的吗?方桐入学这两个多月接触到太多的信息,对这人群的复杂也有一点感知了,班上不仅有像黑枣这样的靠门路进来的还有小师范毕业有来考的,那个同标不就是吗?就是大力也有隐情,有人偷偷讲他在家都是定好亲的,大力来读书的费用还是人家出的呢!梭子也比较凄凉,父亲早亡,靠舅舅接济指点才得以考学,难怪他很低调,一般不与人争论什么……真是什么情况都有啊,就连黑枣谈的那个小女友也有离奇的身世来着,好像是她母亲去世的早,她的小姨按照当地风俗以及别人的劝说就当了她的继母,她小姨年龄小,现在时间长了,明白过来了,很懊悔,整日里只顾自己打扮与玩,也不问她姐弟两个……敢情她一来就与黑枣对上眼也是情感需要,想找一份依靠……这样比对起来方桐觉得自己还是很幸福的,不就是贫穷一点吗?其他方面还是挺完美的,人生哪里有那么全的?那么,这不同的人看待世界是否就会不同?表达出来就会更不同?一个人如果天生敏感就可以感受到很多别人不以为然的东西,那么这是一种出众的才华还是特别的痛苦?庄子说的那个混沌,还真有点道理。

 

 

 

 

 

 

 

                                                                                         0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十八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不同的人看待世界是不同,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体,你塑造的方桐有独特的敏感和洞察能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及时阅读与点评,我的确是想表现出这样个体的独特性,顺带也就呈现出世界的丰富性。

 
梅子的头像
 #

读你的小说,一边跟着你思考人生。

那个小姨当了她的"继母",文中成了"寂寞",不是方言,是笔误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队长精神一回来我就踏实了,好长时间没人提醒我都懒坏了。

 
若敏的头像
 #

描写的细致和个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若敏,我属于激情类型的,有人给点阳光我就灿烂了。

 
追梦的头像
 #

搞艺术的就是与众不同,连恶作剧都那么刺激。你所说的变形钟表象薄饼,是不是达利的超现实主义作品"永恒的时间"?变形柔软的钟表象大饼一样半挂在平面好像正往下滑,很有想象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的,因为我只需要点出这样的形式而不需要说明的过于详细,所以一点而已,没有介绍具体,你对绘画名作有许多了解,这就省了我要去注释,谢谢你!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写得好!人物心理刻画得细腻,期待着看后面的故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嗯,我努力!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生有许多不完美,不同的人看世界有很多的不同。欣赏细腻的方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所以人与人之间有很多差异,我们要尊重这样的差异。

 
予微的头像
 #

细细的读,想起这一路走来认识的很多人,好像我对他们的理解都是写意的,不像方桐这样的工笔细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尽可能地了解别人才可能看清楚自己,只有弄清楚了才能得出正确的认知。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小声问一句,素描和速写只是学西洋画的功课吗?学国画,要不要这样的练习?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学国画也是需要的,只是题材与表现手法有不同。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