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村庄,你的影子

村庄,你的影子

羊狼

 

在水域中心有叶小舟,四周是静得深沉的湖水。一条无形的铁链,一头锁着小舟,穿过湖水,另一头锁着村庄。

我听得见犀利的风像一只水鸟急速凫水,幽灵般掠过湖面,精灵般捉着衣襟,不经意间咬一口脸庞,孤独瞬间疯长,像爬山虎一样,从脚底升到发梢,从心尖渗入大脑,挤满整个内心空间。

在午后,夕阳揉碎思绪洒在湖水上,星星点点、斑斑驳驳,仿佛撩动心弦的古音,发出厚重的吟唱。

孤灯、青砖、黄卷、丽影……

 

村庄,在那发黄的书卷里某个角落里卷缩,在指尖敲动的文字中舞蹈,在梦幻的记忆中飘荡,如今已沉睡水底。

村庄的影子,在一种奇特的虫子鸣叫里,那声音其细微,像是从幽静的草中飘出,又像是从隔河的对岸飞来,“叮,叮”,如银铃般清冷,从传感神经直沁入灵魂深处;它的影子,在挂在树梢的新月上行走,在勾勒出枝桠、夜鸟、飞檐的线条中流动;它的影子,在细雨踩在落叶上发出的沙沙声里,在屋檐上掉落的打在青石板上的水珠的声音;它的影子,在扑鼻而来的浓郁的夜来香味里,在淡淡的柚树花香中,在混合着乳汁味道的泥土里伫立;它的影子,在一阶一阶发出青光的石阶上,在肃穆凝视的石狮前,在古老暗黑的雕花窗上,在一豆淡淡的橘红色的灯火中……村庄的影子无处不在。

 

于是,我的梦开始了。

开始于一个名叫南岱的地方,一个山环水绕的古老村镇,一名如柳如烟般婀娜多姿的清末才女。森严的官邸,飞檐上的獬豸正昂首凝视着皓月长空;微弱的灯光里,夜阑人静的深夜,山水之气凝成的精灵,悄然诞生。她的诞生,像祭拜孔像的香烟一样缭绕,像母亲扭曲的脸庞和豆大的汗珠一样疼痛,像窗外来回走动的父亲那般焦急。当她呱呱坠地的那一刻,夜的精灵用黑色的眼睛欣赏着她,仿佛要将最优秀的灵感倾注在她的身体里;灯的精灵从夜的眼睛里蹦出,将温暖的光芒撒在她的周围;简的精灵在灯的眼睛里或隐或现,用最古老的灵魂天使守护着她,伴随着她。

孕育与绽放,是瓜手沿着篱笆爬升的过程,从不起眼的新芽化为满墙的碧绿,从生长的痛苦实现华丽的转身。在那风雨飘摇的清末王朝,古老的文明像江河大川一样支离破碎。而在世外桃源般恬静的南岱,有一种东西,在残酷的破坏中,借助一个小女孩的身体,安静、完整地幸存了下来。

那是一个宁静的深夜,小女孩像魔法师一样悄悄的撕开夜幕,像月光一样潜入书房。“咯吱”,门轴的声音刺破静寂的黑夜,一豆灯苗散发着微弱的光,亲吻着暗黄的书卷。在夜的眼睛下,在蛀虫啃食木头发出的“吱吱”声里,在油灯燃烧发出的“呲呲”声里,古人的思想和文明在这颗幼小的心灵里蹿蹦,像是种子遇到了沃土,悄无声息地生根发芽,而这一切掩埋在孤独下面的快乐常常也像夜间的精灵,在那古色古香的书架中,在那暗光悠悠的青砖上,似流萤那般热闹。因为,古老的文字,仿佛技艺精深的工匠,精心雕琢世妍的心灵,又像是内心深处的泉眼,咕咕冒着思想的泉水。

春天的夜鸟,鸣叫总显得孤单,“哇、哇”,偶尔一两声,仿佛夜阑中歌者柔润淡淡的沉吟,在文字纺织的经书画卷中来回穿梭……

 

历史之光朔回,我触摸着那梅花鹿衔着香草的图案,那被露水淋湿的石头,被青苔爬满的古砖,那遗弃在墙角下被风雨侵蚀的残垣透着暗冷,仿佛一根无形的银针刺入手指。春天里,有柚树花遗落在上面,有蚂蚁爬在它上面,有鸟雀站在上面,只是它静静地躺着,沉睡百年。顿时,有一种莫名的湿漉漉的伤感,穿越历史时空去到那个多愁善感的年代,掩藏在她那飘摇的裙带下,掩藏在她那幽怨的眼神里,掩藏在风中翻飞的字纸上,仿佛是那图案流动的线条,又仿佛是诗歌里淡淡的哀伤。“有影有形意不传,相随相伴又相连。华阳少去于人后,半夜消形在我前。”

灯草燃烧,发出“呲”的响声,打破这寂静的夜。有一种微微的气息声,混合着淡淡的檀香味,在屋子里游荡。灯,在墙壁上拉出了一幅美丽的影子,是情窦初开的年华勾勒出来的丽影,却显得那样的孤寂和与世隔绝。“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吟罢《葬花吟》,她不禁泪流腮颊,青丝散落,《红楼梦》不经意间从那纤纤玉指间滑落,掷地有声。

于是,我沿着梦的边沿追寻着美丽的女子,在她回眸的一瞬,我仿佛看到了静夜中,她美若天仙。你看她“足下蹑丝履,头上玳瑁光。腰若流纨素,耳著明月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纤纤作细步,精妙世无双。”你看她楚楚动人、落落大方、诗才横溢,仿佛那醇香的美酒,又似池中静静的白莲,亭亭玉立,洁白无瑕。然而,越是焦急的追寻,却与她的距离越远。我极力追寻着她的足迹,却在河边的青石板上看到了她的笔记:“雨箭虹弓天射地”。我试图抓住她飘飞的衣袂,而她却像美丽的灵鸟飞去了,像清澈的布柳河水流去了,像无情的时光远逝了。我知道,没有谁能撼动她那坚如磐石、韧如芦苇的纯洁感情,包括我疯狂的追寻。

 

我登上了山包,俯视着南岱的土地,那承载着远古的伤感的土地。如今,我在这茫茫的黑夜,再也寻不到你的身影,看不清你的模样。只是我还依稀记得你在历史的记忆中曾经吟唱的歌:“自古人生借屋栖,英雄能有几多时。当朝宰相三更梦,历代君王一局棋。禹治九州汤得业,秦吞六国汉登基。劝君莫作千年计,三十河东四十西。”

 

分类: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欢迎羊狼先生加入文轩。你这篇优美的散文把我带到清朝年间的广西平腊。原来那里曾经有过一个才女李世妍。好感叹。

希望经常在这里读到你的文章。

 
夕林的头像
 #

少有的好散文!语言清丽、飘逸、深邃。十分喜欢。握手!

 
羊狼的头像
 #

谢谢大家的关注。文字是羊狼的心,一天不写就感觉心脏在一块一块地脱落。

 
一叶小舟的头像
 #

喜欢这样脱俗,飘逸的散文,赞一个!

 
海云的头像
 #

欢迎。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喜欢文字的浮想联翩,给人无限想象。

 
春阳的头像
 #

太美了,欢迎来文轩。恭喜征文一等奖。

 
henrysong的头像
 #

优美的文字!

 
羊狼的头像
 #

这些隐藏在山乡野地里的流萤,它们在暗黑的夜里隐隐闪耀,这是都市里看不到的美丽。谢谢大家对乡村和那些逝去的东西的关注。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