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请你站到讲台上

              请你站到讲台上(纪实小说)

那年,晓雯都过三十了,她做梦也没想到,她会在做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以后,再回校门,再去读硕士学位, 而且是在美国。

晓雯是国内77级大学生,一毕业就考上了81级研究生,可以说是当年天之骄子里的骄子。硕士学位拿到后,在大学里执教,不但讲课,连研究生的科研她都帮助辅导过了。八十年代末,她被老公带到了美国,当起了全时全职的家庭妇女。

这不,老公毕业了,在美国南方找到了工作,晓雯也就拖儿带女地跟着老公搬到南方。

南方的小城很秀丽,晓雯带着孩子也玩得很开心。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晓雯也觉得蛮不错,虽然闲下来时,她心里也会有一种淡淡的失落。老公毕竟还是很了解晓雯,也总觉得为了他的学业,晓雯牺牲得太多。一到南方,老公就跟晓雯讲,“考托福吧,回学校读书,然后再找一份适合你的好工作。你不应该是一位呆在家里的妇女。”

晓雯被当地的C大学录取了,这回准备读跟她原来专业相关的计算机专业。一则自己熟门熟路学起来轻松,二则计算机行业蛮火红的也适合老中找工作。

拿着一向被自己视为骄傲的大学和研究生成绩,晓雯兴冲冲地去C大报道。研究生院的报道很简单。很快,晓雯就站在计算机系的秘书面前。秘书是一位金发和蔼的老妇女,自我介绍叫玛丽。晓雯当时在心里偷偷乐,这些老美咋搞的,这个年龄的妇女,好像就那么几个名字,无论你去什么地方,总有玛丽在等着你。

老玛丽看看晓雯的资料,抬眼从花镜上面看着晓雯,笑眯眯地说,“你是在中国读的大学和研究生,选课之前要跟系主任,汤姆逊博士谈谈。”

两天后,晓雯第一次见到了计算机系的主任,汤姆逊教授。汤姆逊是那种高高大大的美国人,五十多岁的样子,一副翩翩的学者风度,眼里透着一种长者的慈祥。他在仔细看了晓雯的所有资料以后,和蔼地跟晓雯说,“你的成绩不错,不过本科不是学的计算机专业。这样吧,我们同意你攻读计算机硕士,但要补三门计算机专业本科的课程。”他的这番话很出乎晓雯的预料,因为在晓雯的心里,觉得再读一个硕士已经是蛮委屈的了。她之所以做这样的决定是考虑到自己的两个孩子,她不希望把自己的学业搞的太长,如果多加三门课,不是还要多读一个学期吗?

不等晓雯开口,汤姆逊就像是读懂了晓雯,“我知道你心里可能不赞同我的决定,你的资料是显示了你取得过优异的成绩,这是我为什么只让你补三门课。按我们系里的规定,像你这样的情况,我们一般是要求补六门课的。去试试吧,我让你学的那三门课,不会浪费你的时间。”

软件工程、数据库设计、操作系统设计。三门课看起来都不陌生,晓雯反正是没选择了。

软件工程,那本厚厚的课本一拿到手,晓雯就一目十页地浏览了700多页的全书。不难,大部分是自己以前讲过的课程。

数据库设计,嗯,虽然没系统学习过,但概念都不陌生。

操作系统设计,那是最薄的课本了。晓雯当时还不知道,她会为这门课搞的家里鸡犬不宁。

开始上课了,晓雯赫然发现,数据库设计课是由汤姆逊教授主讲。一个学期下来,她成了汤姆逊教授的得意弟子。而汤姆逊的教法,也让晓雯获益匪浅。这门课的知识,让晓雯在日后的工作中,总是能灵巧地应付各种数据库的问题。真是应了汤姆逊的话,绝对是物有所值,学有所用。

操作系统设计,太惨了。这门课的原理多简单啊!可那个该死的教授为什么要让大家都自己设计和编一个操作系统?是要让大家都成为比尔 盖茨吗?那段日子真是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地编程。拖着两个孩子,搭上老公的苦苦扶持,晓雯在体力透支、几乎没有睡眠的情况下,终于搞出了一个简陋的操作系统。

该学软件工程课了,这门课的内容对晓雯来讲太轻松了,几乎可以说熟门熟路。晓雯的主要精力是对付那不按牌理出牌的教授----大胡子克罗克。

克罗克教授上课不写版书,所有的教案都制成了幻灯片,上课时就一张张演过去。因为片子上就是课本里每章里的小标题,所以每堂课要演的片子也不多。同学们都坐在那里听克罗克教授滔滔不绝地侃大山。大山里的风景不一定就跟软件工程有关,不过总得来讲他在同学们眼前展现的景色还是魅力无限,计算机软件工程的历史夹杂着当前的新闻形势,在克罗克的嘴里演绎成一个个绘声绘色的趣事笑谈。当时晓雯的感觉是,课虽然结束了,其实只是这节课的开始,现在要比照克罗克当天的最后一张幻灯片,回家自己慢慢啃书里的内容了。

一个学期摸爬滚打下来,晓雯拿到了自己的成绩单。

跳进晓雯眼帘是没有意外的两个A和一个B。这对一直成绩优秀的晓雯来说算是一个意外,晓雯叹了一口气想,算了,那门操作系统课太难了,得个B也算不错了。当晓雯的目光再次落到成绩单上时,她几乎跳了起来,什么?!B不是操作系统课,居然是那门她心里认定最简单的软件工程!

太让人不可信置了,这几乎是不可能!晓雯知道她的每次小考、中考、加大考,那门软件工程都答得非常出色。难道是系里把成绩搞乱了?晓雯当过大学老师,平生也最看不起那些找老师要改成绩的学生。可这次,好像是真的不对啊!

晓雯在心里挣扎了半天,最后还是下决心去问问克罗克教授。

晓雯敲了敲克罗克教授办公室敞开的门,克罗克抬头看到晓雯,满脸笑容地说,“哦,请进,我最优秀的Wendy同学。”晓雯也很干脆,微笑着把那份成绩单放在了克罗克的办公桌上。克罗克教授看了一下成绩单,笑容满面的脸上有一丝疑惑的表情。晓雯问,“为什么我的软件工程课会是B?”克罗克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向晓雯招招手,拿出一份晓雯各次考试成绩清单给她看。在顾晓雯的名字下,一大串A里夹了一个醒目的F。晓雯再仔细一看,那是这门课唯一的科研项目,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是F?心里这样想了,晓雯嘴里也就这样问了。

大胡子克罗克回答得非常干脆,“Wendy,这门课你是全班学的最好的学生。但是在做这个项目时,我们是要求学生分组进行,而且要求大家一定要做presentation。全班,只有你没有站到讲台上。记住,如果你想要这个项目的成绩,你必须站到讲台上。”

晓雯恍然大悟,为了那个项目,她也参加了一个有三个男孩子加上自己的小组。项目的报告表格都是她做的,但是因为没有听清楚老师要求----项目汇报表演,要求学生一定要站在讲台上。在那三个男孩子都挤到讲台上做项目汇报时,她是坐在讲台下面的。谁知道,就因为这么一个举动,自己稀里糊涂地给这个项目成绩涂了个F,进而把整个课的成绩从优秀拖成了良好。

晓雯这次是输的心服口服。看来在美国上学,如果你想要拿A,不但要学得好,还要请你站到讲台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阳的头像
 #

俩A,只有一个B,很好啊,呵呵。在美国,Presentation skill 太重要了。我们常常觉得埋头把事情干好了就行了, 可是在这里事情不一样了,讲的好比做的好重要得多。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春阳,那三门课晓雯读得都非常值,无论是编程还是演讲,都学了许多。美国跟中国读书太不一样了。我是在 重读你的38,83文章后想起这段往事,写了这篇。

 
雨林的头像
 #

吃一堑长一智。 想必后来晓雯的成绩更好了。

 
百草园的头像
 #

雨林,晓雯后来绝对要每次presentation都露面,呵呵,这是她得的唯一的B。

 
阿朵的头像
 #

克罗克是一个好教授,逼你站在讲台上,这对后来的影响,比拿个A重要多了吧?

 
百草园的头像
 #

阿朵,克罗克教授很有个性,从来都不照本宣科,刚来美国的中国学生很不适应,不过学过了,回头看,他教的东西真不少。是滴,是他把晓雯推上了美国的讲台,受益匪浅。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精彩!好老师!

 
百草园的头像
 #

一弘,三位老师都很有特色。在他们的逼迫下,你会学到很多东西。

 
予微的头像
 #

佩服这个晓雯!特别是这两天,工作上碰上难题,都不知道怎么解释或写email请人做事,好沮丧!

 
百草园的头像
 #

予微妹妹,工作上碰到难题不要立即面对,停下来,慢慢想想,尤其换位思考一下。会解决的。

 
予微的头像
 #

谢谢百草姐姐,明天要完成,今天样样出错,差点要做逃兵了。想想,还是要面对!唉,英文听力和表达能力有问题。

 
百草园的头像
 #

予微,相信你会圆满完成你的项目。大家都有哪觉得handle不了的时刻,只要做到尽全力了,我们就该给自己一个A。加油,予微!

 
予微的头像
 #

多谢百草姐姐的鼓励!我尽力做了就是啦。不是人命关天的事情,错了也没多大关系。

 
梅子的头像
 #

开眼界!谢百草!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梅子,这就是美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都是历练。

 
百草园的头像
 #

木桐总能读出深意,晓雯从每一位教授那里都有收获。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对,这就是西方的教育特色,这里的教育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presentation了,看来真的是很重要!

 
百草园的头像
 #

就是,能很好的表达自己太重要了。

 
海云的头像
 #

百草开始写小说了,鼓掌!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谢谢鼓励!这个故事是真实的,为了写得更可读一些,决定写成小说的样子。呵呵,不能跟你们这样的真正作家比,但也想试着迈开一步。在文轩里受益很大,多读多看别人写的,虽然不会达到近朱者赤,至少可以来个近朱者粉。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小说写得有声有色, 鼓掌!

 
百草园的头像
 #

多谢百合。

 
渺渺的头像
 #

哈哈,这小说的主人公晓雯其实就是百草自己啊,这是我猜的哦!如果我错了,向百草道歉啊!我的第一直觉告诉我这是百草自己刚来美国后的读研经历对吗?

 
百草园的头像
 #

渺渺,你猜的对。为了写作方便,为了加一下花边,把这段经历写成小说了。其实在美国读大学也很不容易,感觉是比在国内读书难多了。不是写作业和考试的难,而是教授们push你动手和张开嘴的难。而这些正是我们缺乏和需要的。

 
夕林的头像
 #

真实的经历,读起来很亲切。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写得真好,真实,亲切,是百草MM自己的经历哈!加油!百草!

 
henrysong的头像
 #

美国的孩子从小就不断作presentation,不象我们国内来的,没有这种训练,难免吃亏。

 
余國英的头像
 #

我想,這Presentation 是教授要求的罷?沒上講台就表示沒有照該堂課的要求罷!?

 
百草园的头像
 #
阿英,是的这个presentation是教授要求的,是我们那个课堂项目的一部分,项目做完了,教授要求大家汇报讲演,如果不上去讲,这个项目给零分,整个项目占总成绩的十分之一。呵呵,这门课我只能拿B了。
 
玮仁的头像
 #

百炼成钢啊......钢铁就是这样炼成的。

 
百草园的头像
 #

呵呵,俺当年最怕站做众人面前,结果平生第一个工作就是老师,又在美国学得要勇敢地表现自己,百炼成精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