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赤裸情缘

 

赤裸情缘


                                                                                                    许定基

 

因为工作的关系,受顾客邀请的缘故,我有时不得不要到客户的家里,也算是上门服务吧,做一些有关使用方法的售后服务工作。事实上,这个工作在纽约,不是在我的工作范围之内,但我们唐人街的华人,大多数人的英文水平,的确是到了自惭形秽的地步,看似简单的问题就变得很复杂了。加上因为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也就是说,有劳务费甚至小费这样的意外收获,我也是乐此不疲,放下自己一直以来、留守心中的助人为乐精神,何妨市侩一把,来个入乡随俗,各取所需,乐得个皆大欢喜来。

这不,在我的言传身教示范下,终于让顾客能够准确无误,完全弄懂机器的使用方法后,我算是完满地完成了这次下班后捞外块的赤裸裸之行。其实,美国洗衣机的使用方法,与国内的使用方法有很大区别。就算是排水管,也必须将管子弄高,以免洗衣机不能工作。与国内将排水管放低排水完全是唱反调,不说还真的不知道哩。当然,这仅是个小常识,涉及到专业一点的使用方法,顾客就非付出小费不可了。我天经地义地接过二十元小费的酬劳后,以无比兴奋的心情,就要跨步打道出门回府。

这个女顾客,突然用一种异样的目光望着我犹豫了一下,才对我说:“我妈妈中午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掉到浴缸里了,无法站起来。她现在没有穿衣服,如果你愿意,就帮忙将我妈扶起来。如果你不愿意,你就走好了,由得她坐在那里等到明天!”她这么一说完,紧接着就是“咚”的一声,便毫不犹豫地关上了自己的房门。

我听后,被关门声震得一头雾水,回过神来才大吃了一惊,心里还夹杂着复杂的不解:她不是你妈妈吗?怎么像一副事不关己无动于衷的样子?但我定过神后想,站在性别和我并非医生的这个角度去考量,我是没有资格和能力去帮助她妈妈的。按美国的救护常识,跌倒的老人,如果是非医务人员,是不应该主动去帮扶对方的,否则大的结果是违法,小的后果也是自寻烦恼了。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打电话报警。

我这样想,并非自己心肠冷,欠缺慈爱为怀的善心。在这样的场合,我只能解释说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我正要出门,突然有一个中年妇女,快步走过来挡在我的跟前说:“我是老太婆的护理,你先别走,你一定要帮帮我!帮我将老太婆扶起来。”

我说你不可以报警吗?抑或叫她女儿出来帮一把。

护理员说:“你看她女儿的模样,帮得了吗?”我想了一下觉得也是,她女儿如此胖重,虽然她告诉过我她仍没有结婚,但体重肯定超过三百磅!这样的身体素质,照顾自己也困难,怎会帮得了护理员?

这里要解释一下的就是,护理员是美国医疗保障中,政府给病人的一种特别服务,为那些失去自理能力的病人提供日常需要的饮食起居等的工作。

我说:“你不可以报警吗?你应该报警。”她有点尴尬地答:”病人又没有晕倒,怎么能报警!

是呀,我在心里想,行有行规,报警也得讲个正当理由,否则就浪费公共资源了。我一动不动,站在原地犹豫了起来。

“你一定要帮我,我已经过了下班时间很久了。”护理员几乎用哀求的语气对我说。看她一副焦急的样子,用如遇救星一样的目光注视着我,令我有些为难。我猜,老太婆跌在浴缸也有一段时间了。我在犹豫间,护理员马上对我说:“我一会给你小费!”这话虽然未必就是我所愿意听到的,但人家这么说,拒绝就是虚伪了,我对她说:“我们拭拭看吧。”

她像中了奖一样高兴,引领着我就去浴室。

我来到浴室一看,呆住了,老太婆竟然赤祼祼地躺在浴缸里,让我非常尴尬,有一种猥亵这样无地自容的感觉。我顿时变得面红耳赤,赶紧说:“你能不能用布遮一遮。”老人问我:“你结婚了吗?”我说结婚了。她当即就责怪我,结了婚还怕什么?但我坚持不动,有一种呆若木鸡的固执。还是护理员善解人意,找来了浴巾,边遮边肆无忌惮对我说:“看来你的思想还是很保守的。

我怎么能不保守呢,毕竟是男女有别。要是运气不好的时候,被别人告非礼,那时,真是像跳进了黄河,越洗越不清了。

我僵在原地再次犹豫了起来。她赶紧说:“还不动手?我们动手吧!”我摊了一下手问,这个样子,我是否需要穿手套……她当即答,你不用担心,我可以证明,戴手套滑没用。她想了一下接着说,我给你三十元小费,怎么样?

此刻的我,才知道自己显然是被世俗误解了,有一种被逼上梁山的感觉,真是骑虎难下了。

我对老太婆说:“我来帮你,你接受吗?”老太婆笑了一下对我说,怎么不接受,我都一把年纪了!

我像吃了颗定心丸,当即摆好了架势。我双手扯着老太婆的两个肩膀,护理员托着老太婆的腰,我们双双用力,老太婆居然丝毫不动,像是与我过不去一样。这时,我才仔细打量起老太婆的身体来,她这么肥胖的身躯,相信体重足足超过三百磅!因为胖,感觉她的肌肤有如妙龄女子那么柔软,有一种滑手的感觉,使我联想起妻子与我恋爱时的肌肤。但老太婆胖得令我胆颤心惊,几乎到难以接受的地步,我在心里暗暗庆幸自己的妻子娇小玲珑。

如此硕大的身躯,少一点力气还真奈何不了她。我和护理员一商议,决定使出吃奶的力气,尽快完成眼下这个工作,我的下班时间也已经过了很久了。我再也不管那么多了,小费在我的心中,似乎也起了举足轻重的鼓励作用。我思忖,看来我们各自打游击不行,必须要形成强劲的聚合力才能奏效。

我站在老太婆的后面,左手扯紧老太婆的左臂,右手伸到浴缸底,托住老太婆的臀部。我让护理员站在老太婆的跟前,抱着老太婆的大腿。我轻呼一声“用力”后,我和护理员用尽全身的力气。我们的手像起重机,缓缓地将老太婆从浴缸底,提升起来,然后坐到浴缸的边缘上,终于大功告成。

但是,也许是因为用力过猛吧,那块象征性盖着的遮丑手巾,居然不识时务地滑落了下来,令老太婆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场面尴尬得令我无地自容。我赶紧闭上了眼睛,慌忙叫护理员将浴巾重新盖上。

我对老太婆说:“你没事吧?”老太婆轻快地答,没事。老太婆然后对护理员说:“辛苦人家了,你给他红包!”护理员没好气地答:“我知道了!“

我突然替老太婆愤愤不平了起来,就算帮不了手,作为亲人,就算站在旁边吆喝鼓劲也是应有的举动吧。她的女儿,莫非是领养的。我小声问护理员。她告诉我,亲生又如何?这是美国,亲情关系就是这个样子,人家的心不在报答养育之恩这方面想。末了,然后神秘地告诉我:“她每月得向她妈妈交房租哩!”

我像被人当众脱光了衣服,有一种纯粹赤裸裸关系的感慨涌上心头,那种火辣辣的无奈痛楚,令我心胸当即一震。我生怕自己心中依然坚守着的那份亲情观,也被渲染得暗无天日了下去。我推辞了几次,最后极不情愿地收下小费后,我像逃离亲情弥漫冷漠的冻窟,头也不回地推门匆匆而出……


谢谢点击以下链接,关注作者其他文章!

http://www.yunwenxue.com/index.php?r=works/index&wid=2604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henrysong的头像
 #

黑色幽默!

 
纽约站的头像
 #

信不信由你,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梅子的头像
 #

谢谢分享!

看来美国的法律人情和国内的确差异蛮大。

 
纽约站的头像
 #

的确是这样。我写的是底层生活,虽无奈却是真实的,比虚构还要传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的这个系列很有价值,以你自己的亲身体会让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相互了解,更可贵的是这都来自普通人的生活,这是最具代表性的阶层。

 
纽约站的头像
 #

木桐白云你好,你的点评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没有厚实的生活,压根儿就不会相信有这样的事发生。如果我在国内,我一定也会说,是虚构到出奇得要离开地球了。谢谢你的肯定。问好!

 
予微的头像
 #

真是尴尬!明白那种挣扎,如果是我,大概早就打911了,请消防队员来帮忙。许兄心地纯厚。

 
纽约站的头像
 #

谢谢你的理解和鼓励。问好老乡!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亲情在我看来,始终是一份帮助吧。

 
纽约站的头像
 #

可惜在西方,很少有这种亲情。问好朋友!

 
老来天真的头像
 #

你的文章总是这么的好看,文字美,事件美,人格美!

 
纽约站的头像
 #

谢谢你的鼓励,你所说的意境,正是我要追求的方向。不知道能否如愿以偿?问好朋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