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也说说我的抓鼠记

也说说我的抓鼠记

首先声明,我是人,不是猫;虽叫“外星孤儿”,但是是货真价实的地球人。

看到素娟写的《抓鼠记》,我“恨不得生双翅飞到素娟家,欲帮她除鼠患保其安宁”(这句得用京剧《沙家浜》“恨不能生双翅飞进芦荡,急得我浑身冒火无主张”的曲调唱,文革时地球人都会唱这个)。

我也不记得什么时候我知道我会抓老鼠,大概应该是上初一时,我在院子里看着弟弟玩儿(小保姆那种,大的看小的有责任的那种),一只硕大的老鼠从墙根溜过来,瞪着一双鼠眼打量我,大概是多年的老老鼠,阅历深,胆子大,不把我这黄毛丫头放在眼里。我一看,大叫一声追上去,那老鼠急忙逃进一个洞里。它没想到那个洞是个“死胡同”,身子蜷进去了,半尺长的尾巴露在外面。我手疾眼快,抓起一根粗棍子,朝那个洞里捅去,可怜那只多年老鼠精,哼也没哼出来一声就魂归西天了。我才知道我很勇敢、很残忍、很手疾眼快,会打老鼠。

我知道我胆子很大。小时候,上树,到很有坡度的尖顶房瓦片下掏小鸟,甚至爬到锅炉的大烟囱上去观光。很多女生,见到虫子、蜘蛛、青蛙、蜥蜴、老鼠、蛇……有的惨叫,有的还会晕过去,我不明白她们为什么会这样,是撒娇?是发嗲?是真的晕过去了?我怎么看到这些东西什么感觉也没有哇,我最喜欢拿着这些东西追得他们哇哇大叫四处乱跑了。后来我看到我妈妈见到这些东西也会吓得脸色发白(我妈总不会撒娇、发嗲吧),我才知道她们是真的怕。

说了这些,还没说到“抓”,前面那次打老鼠是“捅”,只能算是序曲。

过了许多年,高中毕业赶上文革,下乡插队了。妈妈是“黑帮”,被遣送回农村老家,我们下乡也回了老家。农村老鼠很多,做饭的案板、灶台、碗柜,出溜出溜哪儿都去,糟蹋东西,传染疾病,煞是招人恨。妈妈说,我们养只猫吧——农村的猫可是兢兢业业抓老鼠的那种,不是养尊处优的城市猫。于是我们开始找谁家大猫有喜了,排队等人家生产。有一天,我在切菜,一只涉世未深的小老鼠溜到案板边,我看到后一种本能的反应,伸手就抓过去,一下子就抓住了,想也没想,扬起手就摔在地上,可怜的小鼠伸伸腿就一命呜呼了。从此一发不可收,只要是比较空旷的没有太多障碍物的地方,只要让我看见,老鼠几乎就跑不掉。我妈大喜:“我们不用养猫了,有你就行了。”

我还抓麻雀。那时农村的窗户没有玻璃,糊的是窗纸。经常有小麻雀站在窗棱上叽叽喳喳,影子投在窗纸上,我看得见它,它却看不见我。我猛的朝小麻雀影子抓过去,窗纸破了,小麻雀就在我手里了。我弟弟看我成果斐然,他也去效仿,可是他最后总以失败而告终。

说话间就到了我上大学,没想到大学的教室里也有老鼠。一天晚自习,我正在专心致志做数学题,只听教室里大呼小叫好不热闹,抬起头来看,一帮同学正在围堵什么,一会儿涌向墙角,一会儿涌向讲台。我挤过去一看,啊,是只老鼠。我不由得大喝一声,“你们都闪开!”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那只老鼠,一把就抓住了它。同学们都围过来看,只见那只老鼠眼珠子都被我攥出来了,我举起手就把它摔在讲台上,然后从容不迫走向卫生间——洗手去,我身后响起一片欢呼声。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抓老鼠,别人以为我那时候会有很多心理活动,什么老鼠坏呀,可恨哪,我要为民除害呀等等,其实看到老鼠根本什么都没想,也来不及想,不像小说描写的见义勇为的人那么多心理活动,可能我上辈子是猫吧。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姜尼的头像
 #

肯定是猫精转世!

 
司马冰的头像
 #

鼠的天敌,已经记不清抓了多少老鼠了,本想弃恶从善,到时候就不由自主。

 
老来天真的头像
 #

要查查你的前世今生!!简直是神了!!

 
司马冰的头像
 #

这里有一个佛教人士说他可以看到人的前世,我有机会请他看看,不过要有布施才给看,呵呵。

 
安琪的头像
 #

你的动作这么快,应该去习武的。真可惜中国武林少了一个女中豪杰。不然今天笑傲江湖的就不是金庸这些作家而是外星孤儿了。这种天赋,出手快和准,是多少人练一辈子才能企及的。。。

 
司马冰的头像
 #

那会儿开奥运会,有个打飞碟的奥运冠军,好像叫江山。看了他比赛,我说,我可能干这个行。

习武太苦,要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受不了。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到底是外星人出身,带着功夫的!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我妈不但说“我家不用养猫了,还说不用养狗了”。我家院子里种了点菜,邻家的兔子就盯上了,我妈就说咱养只狗吧。也是等待中时,兔子来犯,我冲上去一把把兔子抓住,告诉它再来决不轻饶,也许兔子对我狗一般的速度印象深刻,居然有一段时间不来了,我妈于是曰,“咱家不用养狗了,有你就行了”。

 
予微的头像
 #

精彩!这种身手,这个速度,不是猫精,就是蛇精!(蛇才是老鼠最大的天敌。)

 
司马冰的头像
 #

当猫精吧,我不想当蛇。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一边看一边想:这位前世肯定是猫精,要不就是黄鼠狼精,反正是大仙。这篇文章应该链接到<家有宠物>坛子去。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这个庞大的宠物谁家也养不起,能吃能喝,还要旅游看戏上网,只有夫家了。

 
Sujuan的头像
 #

谢谢外星孤儿。我最怕是老鼠,连死老鼠都不敢瞧一眼。真是佩服您的眼快手快胆量非凡,不愧是外星人。有机会来加州来我家大显身手!

 
司马冰的头像
 #

下半年赴美探望儿子,有个朋友在加州,所以没准真能到加州去转一圈,到时候治理你家鼠患,呵呵。

 
Sujuan的头像
 #

一定悄悄话给我或阿朵,我们要看抓鼠能手。今天才见到航海勇士林大侠,非常开心!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的,一定。到时候带上酸萝卜老鸭汤调料。

 
予微的头像
 #

哈哈,来之前先注册一个灭鼠公司,保证生意兴隆。

另外,这里野鸭子多,你一定手到擒来。酸萝卜汤料大大的有用。

 
司马冰的头像
 #

在窗台上还抓住过一只鸽子,没有写上去。窗台上晾着几个玉米棒棒,鸽子来吃,被我抓住了,养了几天,得知是不远的街坊大庆家的,给人家送回去了。

野鸭子肯定特香,那就再注册一家酸萝卜老鸭汤菜馆。

 
予微的头像
 #

这家菜馆要开在洛杉矶!

 
春阳的头像
 #

呵呵,猫精转世啊。佩服一下。。。

 
司马冰的头像
 #

大学同学聚会,分离近30年了,他们对我的记忆还是抓老鼠,当然还有我的学习成绩不错,自豪一下。

 
梅子的头像
 #

我只说你啊,是个"泼辣货",世界上有你这样的女人吗?

哎呀呀,忘记了,人家是外星人嘛!哈哈哈!

 
司马冰的头像
 #

梅子姐,小时候我有性别错位,不爱跟女孩玩儿,爱跟男孩玩儿。长大了除保留了抓鼠抓兔子抓something的“天性”外,还是很温柔很细致相夫教子很淑女的,不信我们见面时你看看。

 
梅子的头像
 #

期待!

 
渺渺的头像
 #

问好孤儿姐姐!太佩服你啦,用一句老话“你太有才啦”!居然能抓老鼠,还有小虫子什么的,我看了就发晕啊!这下苏娟家有救啦,就等你大驾光临显现一下啦!静候你的佳音!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渺渺,文章写归写,住进楼房老鼠没了,这活儿可好久没练了,加上年老了动作迟缓,不知道“神力”还在不在。也许见了老鼠我还仍身手敏捷,手到鼠伏。

 
渺渺的头像
 #

佩服姐姐!所以说住楼房也有楼房的好处,我最怕老鼠蟑螂之类的东西,见了寝食难安,所以素娟太需要你的帮忙了!如果抓到,一定记得留张照片我们瞧瞧英雄本色啊!多谢!

 
海云的头像
 #

绝对武功高手啊,太厉害了。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海云。好汉不提当年勇呀,已经犯忌了,呵呵。

 
渺渺的头像
 #

孤儿姐姐晒张照片上来吧,让我们大家认识一下这位可敬的女中豪杰,以便我们下次来北京拜访时不会认错,实在是太佩服姐姐武林高手啦!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渺渺妹提议,我找找看。主要是太丑了,像外星人一样,怕吓着文友。

 
渺渺的头像
 #

谢谢姐姐啦!

 
梅子的头像
 #

我看到你的头像了,并把她保存下来了,明天我也换一个近期照片当头像,以便我们见面顺利,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的,到时候我们约个暗号,应该不难认出来。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的,到时候我们约个暗号,应该不难认出来。

 
司马冰的头像
 #

梅子姐,我发现网出毛病了,看着是没有发表上去,于是又点一下,结果点一下就发表一次,你别再点了。

 
梅子的头像
 #

估计是你刚刚换上就被我发现了,缘分呢!

 
梅子的头像
 #

是网络出毛病了,我看到发不上去,就继续点,结果发现发了三次,这不是在补救吗?改一个内容。文轩发文章可以删除,评论不能删除,网络又常常出错,会给大家带来尴尬。也许以后会改进,她们的工作量太大。

 
渺渺的头像
 #

谢谢姐姐的照片,这么好看,还不满意啊!这哪里像抓老鼠的大侠,如果不是看了姐姐的文章,真不敢相信这样儒雅的书生气姐姐,竟然敢抓老鼠!这下我不会认错人啦,收藏啦!再次谢谢!

 
梅子的头像
 #

我换了头像,4月14日在台湾猫鼻头拍的。

照片上看不清楚皱纹,实际上是沟壑纵横,把父母给的那点儿容颜、五官都糟害的不成样儿了,你可要有充分思想准备啊,呵呵。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外星来的抓鼠大侠--外星猫,呵呵,您的动作比老鼠还快,轻功过人,要学击剑一定都是世界冠军啦!

 
司马冰的头像
 #

我想也许很多人都能抓住,只是不敢或者认为自己不会抓而不去抓,号召大家都试试。注意事项:抓时除了快稳准之外,一定要狠,使之无还嘴之力,不然可能被咬。

 
henrysong的头像
 #

神手啊!现在我相信武侠小说里的描述的神奇功夫,是真的了。 :)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夸奖。只要你敢,只要你肯,再稍微果断点,迅速点,也许你也行,其实很容易,宋。

 
henrysong的头像
 #

我肯,但不敢。

我果断, 但绝对做不到你那样迅速。

结论:很难啊!:) 

 
渺渺的头像
 #

哈哈,宋同学语言精辟!我也是不敢的,我害怕!送同学,如果孤儿大姐来了你们这里,演示抓老鼠时,请千万留下精彩一瞬间啊,拜托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小宋前世一定是个女的。

 
姜尼的头像
 #

嗯,当导演的,看人应当比较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