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四 素描人体

半涩时光

 

                                                                十四

                                                          素描人体

  

       方桐他们又发了块大画板,半开的,要画全身人体素描。在很多人看来,练习人体素描就是一个标志,只有经过人体素描练习了才会被认为比较成熟了,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了,因为人体是最复杂的也是最美的,要表现出人体的起伏变化与微妙动态以及肌肤的质感需要相当的功夫,至于要表现出人的气质与更多的内涵就不是短期内可以达到的了。然而摆在方桐他们这帮大一开学也就两个多月时间的学生面前的,显然还有更隐秘的心理——异性一丝不挂的身体活生生地展现在自己的面前——谁知道到时会有怎样的感觉?看西方很多油画里的裸体女人轻松自如地或站或卧,有的还在舞蹈,那一个还从头顶用罐子向下倒水!要不西方人大多看起来很洒脱,一切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样子,西方的文明最大的好处就是一切可以摊开来,当然也经过相当长的禁锢时期,但东方的传统一直都是躲躲闪闪的,一副欲说还休,真的说却又无法说清的模样。

究竟会怎样,究竟是怎样的,无法想的明白,方桐索性就不去瞎想了,明天,明天自会分晓的。

这个课就是那个一说话就要大笑的老头负责的,他大笑的时候中气十足,脸皮虽然有些松弛却显得比较红润,几乎没有头发的光头顶亮闪闪的,大笑的时候眼咪着头稍仰并轻轻左右晃动,细看他那大张的嘴里还有颗冒着紫光的假牙……可老头提前就交待了,今天这个课谁也不能迟到,迟到就不让进了,中途也不能出来,必须到规定的休息时间!这不,这个平时可爱的老头今儿一本正经地堵在画室门口,正挨个点名呢!

大家进了画室,有个陌生的年轻女人正在平淡地看着大家,大概这就是今天的模特了?大家一边收拾自己的画具一边打量着这个看上还比较秀气的年轻女人。光明顶老头一挨所有人进来就销好门,门上的方块玻璃也早被糊上了白纸。老头严肃地把大家召集好,下巴稍稍扬起,要求大家端正态度认真观察,要保持安静,集中注意力找准动态把握好比例结构……另一个班在对面教室,不可以随便换画室。别说,他这些交待过后画室果然安静不少,大家都在等这模特究竟如何到位。

老头说完,向那个女人示意可以了。只见那个年轻的女人先脱下外面的风衣,再脱下长裤,就这么剥笋一般一层层地轻松脱掉,直到最后背过身去用手解掉后面的扣子,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不自在,就这么很短的时间里就袒露了身体。她甚至跟光明顶老头讲腿不太好不能长时间站立,希望不要完全站着,一段时间也不要太长。老头一一答应,并用粉笔在她的两脚位置画个圈,并找好她的视点所在……一切安排好后老头就去另一个教室了,这里只有静静的目光,十余位学生观察测量的目光与模特平静自如的目光。

方桐努力在纸上找出相对的位置,头,躯干,腿,臂膀,可弄来弄去总是不太如意,看起有些笨拙,想把线画得流畅些却无法把握准这结构与比例的统一……中途休息,模特穿起衣服喝点热水,走过来一张张地看大家的画,黑枣脸色有些尴尬,无声地咧嘴笑了,露出左边的一颗虎牙。大力出去一圈回来对方桐小声说:“那个好,那是个姑娘,也就头二十岁。”方桐一惊,头二十岁?这么小就来做模特了?没来得及多想,课又开始了。

半天的课在很紧张的忙乱中结束了,回宿舍的路上就听对面的徐州矮个子与一个苏州的高个子在感叹,“没想到,真是没想到!怎么这么平静?一点感觉都没有!”这个苏州的高个子平时有些怪,但对绘画很入迷,一头天生的半卷的头发,远望还真有点西洋的感觉,他也真不是汉族,据说他父亲当年参军出来,后来在苏州成的家。方桐见这洋人很一本正经的感叹觉得比较有趣,就逗弄他,说:“怎么了?你们教室的不是个年轻的姑娘吗?”“嗨,不是这个问题,是我自己,你说怎么见到裸体的模特会一点心跳的感觉都没有?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方桐心里有些发笑,可又不好解释多少,本来嘛,按理说是会有期待的,可这画室里的小集体氛围以及模特一副见惯不怪的样子,让这群初次睁眼的怀着梦幻的人一起跌落了云层,人,就这样一回事,赤条条的来到世界,能有什么特别?不过是少见多怪罢了。或者就是因为作画的需要被单纯地引向了审美而忽略了其他,类似医生的工作对象只是病症不涉其余?也很有道理。看那些女生好像比男生还激动些,有几位的眼神明显有些羞怯……

几天之后,大家与模特也有些熟了,画的时候也能间或聊上几句,这个年轻的女人说自己很喜欢文艺的,现在影院正在放霸王别姬,打算要去看呢,一张票大概要三十块。在这里做模特一般五块钱一小时,人体课贵一些,八块到十块。在这里是比较亏的,美术系顶多五个学生一个画室,你们这十多个,应该算是大课的,还要与老师谈谈呢!

一周后两班交换模特,这个姑娘果然年轻,稍有些椭圆的脸上还洋溢着股朝气,刘海齐刷刷的,皮肤光润有弹性,胸前也比较饱满像是正圆,前面那个模特就不行松垮垮的像垂着两个水袋……方桐打量着姑娘,姑娘清纯地看着大家,大家都比较轻松,画面上的线条也轻松多了,到底是青春的身体,看这线条拉起多么流畅而生动,仿佛就是手指在身体上轻轻滑动……姑娘说是山村里来的,高中上了一年,现在晚上还上夜校,想念个大专文凭……方桐特别能理解这个模特的心情,可想不通的是为什么能这样坦然地在众人面前脱掉所有衣服?换作自己可能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这姑娘的自信心令自己羞愧。

人体课程快要结束了,可大家还没画好,就约请模特晚上来加课。那个年轻的女人说要另外加钱,那十几学生只好自己分担费用。这个姑娘模特却表示没问题,不要钱,可让这几个同学高兴坏了,倒不是因为省了钱,而是因为感受到了温暖,这是多么令人兴奋呀!那边的同学也只能羡慕了,享受别人的羡慕真是挺美的,方桐大力梭子圆镜片全像中大奖似的高兴,黑枣也跟着乐呵,虽然他也画不准形体。姑娘晚上来做裸模还免费,你说她这是为什么?晚上姑娘准时到来,麻利地脱掉衣服摆好姿势,大力厚着脸说:“不好意思啊,麻烦你了!”“不客气,你们画吧!”说完一笑。最后这一晚大家出手很顺,线条细密自然,姑娘的胴体在画面上传递出愉快的气息……虽然仅仅是黑白灰的素描但从每个人脸上表现出来的神情看都很是满意,这就很难得了,也总算对人生第一次的人体写生有了不遗憾的交待。难怪很多女人体的绘画那么动人,原来真的这么动人!世界还是有些美好的,方桐也被感动了,人的数量这样多,多到你无法看清脸庞,更不用说内心了,可你看,总有善良的人在,总有能有理解你的人在,这还不够吗?这个姑娘年纪与大家相仿,她给大家做人体模特,没有一丝的难过,却表现得很有风度,也很愉快,让画的人也很愉快,这是多么的美好?对比之下,那些衣着华贵的,举止傲慢的,自以为是的……是多么空洞和简单,人都只有一个身体,只是穿的布料款式不同罢了,就真以为自己超脱了凡人?不是人了?

看来很多东西还得仔细思考,书本上的东西,别人已成定论的东西,都不一定不需要重新思考,每个人来到这世界都有自己的眼光,为什么要在别人的定义里过完一生呢?你可以说这个姑娘有些傻,可人家自己很高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0一二年十一月十二日十七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无论做什么,只要自己喜欢就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放开胸怀看世间,很多问题就不是什么问题。

 
一休的头像
 #

半涩时光 -好题目!

我初中一同学当了医生。 一次跟我聊天说她看我身上都是一块儿一块儿的。画家看人特注重棱角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都会带上自己的专业特点来看世界,不同的画家会注意不同的特质,深入一点的会注意观察人的内在气质在外表的流露。

 
阿朵的头像
 #

木桐从另一个角度描写了大家不熟悉的场景,很独特。跟读!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的理解与支持,正是奔着这独特二字在努力。

 
予微的头像
 #

“一副欲说还休,真的说却又无法说清的模样。”很妙的形容。

心情愉快下笔如有神,人情温暖就在画中自然流露了。很到位的描写。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仔细地阅读。

 
追梦的头像
 #

很有意思的经历,微妙就在于中国几十年前少男少女对异性混沌不开,充满神秘。画家和模特之间的能量传递经常能够从画上流露出来。我有一次在悉尼的蓝山,进了一间小画廊,一个老太太卖她女儿的画。女画家曾接过很多酒瓶标签的活。她画的裸体女人非常sensual,比如说一个美女泡在一杯香槟酒里,酒还冒着泡。让你想象"秀色可饮",虽然不算色情,但很挑逗。她一屋子的画都是这个情调。出了画廊我就跟老公说这个画家没准是同性恋,因为她看女人的眼光有点异样。后来得知她确实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文艺是一定会流露作者的心理的,这也是文艺的魅力所在。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木桐描写得很细腻,让读者也跟着把这堂艺术课上了一遍。那老头”脸皮虽然有些松弛却显得比较红润,几乎没有头发的光头顶亮闪闪的,大笑的时候眼咪着头稍仰并轻轻左右晃动,细看他那大张的嘴里还有颗冒着紫光的假牙”和那年轻的女模特一定形成强大的反差。嘿嘿!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背后的趣味都被你挖出来了,你很有眼力!

 
梅子的头像
 #

木桐的透彻流淌在细腻描述的涓涓细流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你仔细体会。

 
安琪的头像
 #

跟读了这一篇,留个脚印儿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安琪。

 
仲夏百合的头像
 #
在木桐的笔下,让人感受到了那位山村模特全身心散发出的纯真善良的美。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那么引人注意的人身上往往有我们意想不到的品质。

 
熊猫的头像
 #

你可以说这个姑娘有些傻,可人家自己很高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就是这个理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