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家的保姆和装修工 (小说 十)

注: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读起来有熟悉相似感,系属巧合。               

10

 

我佩服这位江西井冈山区来的女人,她能在异乡打出一片天,能使对她最冷淡最不屑的人都和她套起了近乎来。
每次先生从福安回来,我常会问他:去万家香了没有,和山兰见面谈话了没有。看样子,他们还常聊天。我先生说,他想说服山兰把三围的房子不捐了,留下来。

原来他还琢磨着这事哪。 “那可是你父亲的遗嘱。”我提醒他。
“事在人为。”他回答。

余青这么执意,让我心里多少有些费解。

有一回,山兰来了电话,约我出去吃饭,说有事和我商量。
我很乐意和她一起出去吃饭。很久没在一起了,还挺想她的。也想知道她是不是一切都好。

说来也奇怪,她约我到了福安和县城之间的一个小镇。

“怎么到这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我问。
“不想让人看见。”她说。

我喝了一口茶,看了看她。她比我刚见她时略微显老了一些 ---- 不,应该说是显成熟了许多。还是没有什么笑容。不过,眼神比那时候自信了许多。
我时常会想着我们第一次在职业介绍所里见面的情形。

“山兰,我挺佩服你的。”我说。
“我有啥好佩服的。”
“你从老远的乡下来,能博得我公公的信任和欣赏,能改变人家对你的成见,现在又当了大饭馆的经理,你真的太有本事了!”
“其实就一句话,逼的。”
“那不能这么说,境况不好的人多的事,也不是人人都可以被逼出来的。”
“倒也是。为了万家香,我跑了远近好多饭馆。”山兰说。
“跑饭馆干吗?”我笨苯地问。
“去看人家都怎么做的。”

喝下一口茶后,山兰转了话题问了一句:“余秘书,他对你还好吗?”
我不知她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我心里犯纳闷的同时,一种不安悄悄升起。
“没有所谓好不好,就那样呗。”我说。

“余秘书,他经常来找我。”山兰说。
“我知道。”
“每次来,都带东西来给我,这你不知道吧?”

我茫然地摇了摇头。也许他是在房子的问题上有求于山兰才那么做的?我心里自己问自己。

山兰轻轻喝了一口水仙茶,“说真的,我觉得余秘书有点不对头。”
“怎么个不对头法?”经过上次招弟的事,我对男女之间的接触敏感了不少。
“你真的没有感觉吗?”

我当然有感觉了,听她讲到这里,我要再没有感觉,就不是女人了。我怕自己去挑破,我怕面对;可是我更怕这种事让别的女人说出来。于是我鼓起勇气问一句:
“你该不会是觉得他对你有意思?”
她点了点头。

我的天啊!
我不知道说什么,也不知道想什么。我是一个对这种事没有预备的女人!

“也许他只是想多接近你让你别捐掉房子?”我还存着一点幻想。
山兰摇摇头,“他是有那个意思,可是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一个念头突然闪过我的脑海。我狠狠喝了几口茶,一股气冲上喉咙:“是不简单,怕是你,你自己惹来的复杂事吧!”
“你什么意思?”山兰直直看着我。

“你自己知道啊。先是勾住了老的,稳定下来了,现在求发展,又来勾引年青的。你真是, 胆大皮厚!”
“你在乱讲什么?我勾他干什么?是他来勾我,是他有求于我,他要分享那栋房子!”山兰也顾不得吃桌上的佳肴了,“再说了,我这个人没有什么要求,我这辈子只想多赚点钱,回去和妈妈一起住,把儿子争回来。”

“可余青,他不会是那样的人!”
“那就要看你到底了不了解你自己的老公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额的神啊, 卖糕的,这是哪一出啊? 真佩服!

 
飘尘永魂的头像
 #

一波稍平,一波又起。这情感变化之快,看不懂。小说就像鱼钩,读者就像上钩的鱼,在水里怎样也跑不掉。

 
Piggy的头像
 #

精彩起伏。。期待下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情况真复杂呀!

 
虔谦的头像
 #

谢谢各位跟读评论!我再续......

 
刘瑛依旧的头像
 #

这一出戏,有些蹊跷。。。。。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