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ZT:朱令事件

最近一直搜集有关朱令事件的信息,越读越心惊,嫉妒真是最大的魔鬼,怪不得有大学同学见面了说:谢谢当年同窗手下留情。

对朱令的一家深表同情,对凶手至今逍遥法外深表愤怒!文轩不少清华的校友,我们能一起为朱令做点儿什么?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


曾经美丽的朱令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2张)


曾经美丽的朱令


朱令其人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出现铊中毒的状况,并对其身体健康造成了极大的伤害。由于其并没有铊的接触史,因此被认为是投毒事件。在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异常状况使得朱令中毒的事件成为了公众事件。

朱令的班长张利这样回忆朱令:“她的优秀是自外及内的,是全方位的,迄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如此完美的人。天生丽质的她有着明亮的双眸、白皙的面庞,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举止,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辅导员甚至曾经建议她参加礼仪大赛。”

“而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她优秀的压力,则是在有机实验课上。每次她都是来得最晚,而又走得最早。在匆匆瞟过实验步骤后,她便一气呵成地开始操作。其动作熟练、麻利。我曾经试图追赶她的速度,但总是徒劳无功,即使有时在速度上接近,可是在质量上又有悬殊的差别。在她身边,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我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是否选错了专业。”

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在2004年11月10日的文章中回忆了他第一次见到朱令的情景。“朱令第一次亮相时,带来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由于难度高,会演奏的人很少……朱令的双手细长而灵活,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如而精确地滑动,让人叹为观止。乐队的指导老师都惊喜得合不拢嘴。后来听说朱令不仅会演奏古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习也很好,还是游泳健将,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名次。我对朱令的钦佩油然而生,甚至有了一些微妙的敬畏。”

然而现在看来,所有的描述似乎都像在说另外一个人。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3张)


曾经美丽的朱令


朱令近况

从1994年中毒至今,经过十年多的康复治疗,由于铊中毒损伤的不可逆转性,朱令的智力、视觉、机体和语言功能都没有得到恢复,留下永久的严重后遗症,朱令的生活根本无法自理,必须由年迈的父母照料生活起居。

许多关心朱令的人士在2004年3月发起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建立和维护有关朱令的网站。截至2006年3月,基金会海外募捐已超过三万三千美元;其中部分捐款已送达朱令家庭,作为她的康复治疗费用。

2006年3月10日,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接受朱家委托,提供法律援助,派出张捷和李海霞两位律师为朱令家属提供法律服务,维护朱令及家人的合法权益。

“你抵住她的腰,别让她往下沉。”吴承之边高声指挥着妻子朱明新,边躬着身子费力地从轮椅上架起女儿朱令的双臂,一点一点地把她挪到了客厅里一部简陋的用于训练站立的康复机上。

朱令站稳的一瞬间,吴承之顺势用康复机上的带子牢牢绑住了她的腰,就在此时,女儿发出了一声声低沉的呼喊声。“她这是感到疼了,以前住院时她的肚子上开过刀,每次上康复机都会碰到伤口。”“但是即便如此也得训练,否则她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

吴承之直起身子擦了擦前额白发下渗出的汗,“这样的训练每天要进行4次,过不了几年我们两个就没力气抬动她了。”说这话时,声音低得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站在康复机上的朱令咿咿呀呀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从歪斜的嘴角流出的口水打湿了胸前的衣襟。被绷带固定住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似乎随时都有瘫软下去的可能。她的头摇摇晃晃没办法摆正,始终向左歪着。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听见声音便艰难地四处张望,然而事实上她却什么也看不见。由于卧床11年,她的身形已经完全变形,像怀了孕的中年妇女。

在给朱令海外同学的回信中,母亲朱明新这样描述女儿的情况:大脑开始萎缩,智力下降到幼童水平;体重已经达到100公斤,腰部肌肉能支撑背部,可不靠椅背独立坐着,但平衡控制功能差,重心稍有偏离就会倒;视力很糟,只可辨别不到一米远的手指数。

“现在的情况更糟,她已经查出患了糖尿病,而且肺里有一个皮球大小的囊肿。”“铊毒已经开始慢慢向她的全身器官侵蚀,走到哪里毁到哪里。”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4张)


曾经美丽的朱令


朱令坐在轮椅上,安静地望着窗外。

12月的北京,阳光依然灿烂,静静地穿过玻璃窗,落在屋里的地板上。窗台上几朵红色的小花恬静地开着。

朱令一直望着那些光。其实她已经看不见那些花儿在冬天开放的样子了。

“10年前她常常吵着要看书”,站在身后的母亲朱明新把轮椅的女儿推到有屋里有阳光的地方,“后来她明白自己视力已经严重受损,就再没听她提过看书读报之事了”。

朱令清醒时,朱明新会给她读古诗,有时读到“黄云城边乌欲栖”(李白《乌夜啼》),就调侃她:“令令,你给李白打个分吧!”她快活地说:“也就四分吧。”

母亲忍不住要笑了?她的令令,还是当年那个机灵鬼。

朱家十年来没有装修过,只有必需品。客厅里的沙发很旧,扶手上打了两块补丁,新旧不一。小小的木质茶几,上面的油漆斑驳陆离。

房间里朱令的照片早就被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前几年去世的姥姥,姥爷的照片。同时被收起来的,还有考上北大的姐姐吴今的照片?1989年,她在野三坡郊游,失足坠崖身亡。

有时一睁眼,天亮了,朱明新微微有些恍惚。她曾经有两个聪慧、可爱的女儿,一个上了北大,一个上了清华。一个女儿早逝,未满20岁。一个女儿还活着,面目迟滞,已经不是过去她熟悉的那一个。

“换上别人,恐怕精神早崩溃了。没有她妈妈,朱令活不到今天。”朱父多年的老同学、老同事,国家地震局的耿庆国喟然说。

朱令的左手无力地搭在古琴的琴弦上,因为呼吸困难,她费劲地往后仰着脖子。她已经不能辨认这10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10年来,朱令的身体状况并没有明显的进步。几次生命濒危,虽然都万幸被抢救过来,但长期的卧床不起,导致她腿部肌肉萎缩,肺也萎缩到了第四个肋骨,只能依靠腰部勉强支撑背部。

“她过去还比较清醒,最近几年也有些神智不清了。”朱明新经常半夜惊醒,习惯性转身看看小床上躺着的朱令。她发现女儿经常整夜睡不着,睁大着眼,呼吸沉重,仰躺不能翻身。床边立着氧气瓶,床头是一个旧的布娃娃。

2004年的一天,朱明新在家里突然摔倒,而后昏迷了一个星期。“颅脑血管破了三根,只有开颅,把头盖骨拿掉,补一块巴掌大的钛合金。”大夫对她的老伴吴承之说,“不是半身不遂,就是痴呆”。

她竟然是挺了过来,也许是小的那一个,还牵动她的心。而她也终于意识到,他们已经到了扶不动女儿的年岁。

2005年的冬天不请自到。朱明新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市公安局信访局和刑侦总队总队之间来回奔走。她看到,有人把接待人往里屋推:“这个案子当年很有名的……”接着几次之后,所有人都开始装着不认识她。

“只是希望真相能大白于天下。不然我倒了,女儿无以为托,怎么活?”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5张)


现在的朱令


朱令事件始末

1973.11,朱令(随母姓)出生,家里有一姐姐吴今(随父姓)。

1987.9,朱令的姐姐吴今进入北大生物系学习。

1989.4,吴今与同学周末去野山坡春游失踪,三天后在一个悬崖下面找到了尸体。

1994.12.5,朱令首次因不明原因发病,腹、腰四肢关节痛。在北京同仁医院治疗近一个月;病因无法确诊,头发全部掉光后病情好转出院。

1994.12.11,清华民乐队在北京文艺厅专场演出纪念一二九。朱令参加大多数节目,并且古琴独奏“广陵散”。

1995.2,开学一周后,朱令再次因不明原因发病,双脚疼痛难忍、双手麻木,再次脱发。

1995.3.9,朱令到协和就诊,李舜伟教授初诊“高度怀疑铊中毒”。并请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劳动与卫生职业病研究所的张寿林大夫会诊,张提出可能是“铊中毒”或“砷中毒”,但因该所当时不能做检测,张建议到朝阳医院做检测,但没去。协和因为朱令否认接触过铊,就排除了铊中毒,没有检测。

1995.3.15,朱令在协和住院,协和按照神经炎来治疗。

1995.3.22,朱令吃东西开始呛,医院对她做为了抢救和维持生命必须的气管切开术,手术中她产生昏迷。

1995.3.24,协和给朱令输血导致朱令感染丙肝

1995.3.26,朱令收住ICU。

1995.3.28,开始深度昏迷两个多月。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6张)


现在的朱令


1995.4月,朱令中学同学贝至城在互联网上发贴,描述朱令病情,希望得到专家意见以确定病因。前后收到1000多封信,很多怀疑“铊中毒”。

1995.4.18,贝至城把翻译好的email给协和,未被采纳。

1995.4.20,朱令父母找到北京职业病防治所的陈震阳,测出严重铊中毒。

1995.4.28,协和开始用普鲁士蓝化学剂排毒,一个月后朱令体内的铊含量基本排除,中毒的症状消失,然而严重的后遗症却将和她相伴终生。

1995.4,协和认为朱令是二次中毒。公安部门介入调查。

1995年下半年,朱令的同学、熟人和朋友被广泛的调查,其中包括朱令的室友孙维。

1996.12,朱令父母第一次告协和。

1997.3月,朱令家人致信北京市公安局长,指出朱令的同学即将毕业离校,其中很多人将出国留学,此案急需抓紧侦破。不久又上书国家领导人。

1997.4.2,孙维被公安局14处作为嫌疑人带走讯问,持续8小时,然后放回。孙维在这次讯问中得知清华出具材料声称孙维是唯一能接触到铊的学生,而且实验室的管理非常严格。

1997.4,为了证实清华出具材料存在问题,孙维哥哥多次独自一人在白天工作时间进出清华化学系实验楼,取出有毒试剂,带出实验楼并全程录像。每次都无人过问。

1997.5.5,孙维找到清华党委办公室,把孙维哥哥拍摄的录像放映,要求学校向公安反映真实情况,说明孙维不是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学生。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7张)


现在的朱令


1997.5.6,清华的实验室大整改,要求师生停下工作,把所有药品严格分类管理,有毒试剂上锁。

4月和5月,孙维两次收到朱令舅舅的恐吓信,明指孙维为凶手,并且提到了黑社会。孙维去清华派出所报案,同时提出对孙维测谎的要求,没有收到答复。

1997.7.18,孙维方把孙维哥哥拍摄的录像带和查到的其他师生使用铊的文献交给公安。

1997.7.28,国家教委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强学校实验室化学危险品管理工作的通知(教备厅[1997]13号),指出:“1995年5月,1997年5月,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先后发生了两起学生铊盐中毒案件。除涉嫌人为作案外,铊盐未按剧毒品管理是其重要原因。”

1997年7,8月,孙维方给清华党委领导写信,要求学校将缓发毕业证书的决定尽快以书面形式通知孙维方并加盖公章。经多次交涉,学校坚持不给书面通知。

1997.9.29,清华大学化学系领导打电话给孙维方通知孙维第二天去学校领证书。

1997.10,北京市医疗事故鉴定中心作出鉴定,认为协和医院在朱令案中没有过失,不属于医疗事故。

1998.8.26,公安局14处宣布解除对孙维的嫌疑,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孙维和朱令中毒有关。

1999.4.2,朱令父母起诉协和败诉。

1999.12,朱令父母第二次告协和。

2000.11.26,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协和医院补偿朱令医疗等损失10万元。

2002年,贝至城发表文章“朱令案件的一些情况”,明确表示怀疑孙维为凶手。

2002年至2005年,朱令事件每年都在网上流传,mitbbs几乎每年一次,其中“孙维祖父求情说”和“公安局长的麻袋说”广为传播,每次的传言都指明孙维是凶手。

2005.11.30,ID未skyoneline的网友在天涯贴出“天妒红颜:十年前的清华女生被毒事件”。再次掀起指责孙维的浪潮。

2005.12.30,自称孙维的网友在天涯贴出“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

2006.1.3,贝志城在天涯贴出“关于朱令事件的几点说明—贝志城”

2005年12月至今,有多名自称朱令和孙维同班同学的网友网上发贴,讨论孙维的“作案嫌疑”。

朱令事件始末:清华美丽才女朱令铊中毒之一朵花的陨落 朱令照片(图)(第8张)


现在的朱令
 
论坛分类: 
Amoy的头像
 #

我也一直在关注朱令案,这么优秀的一个人,特别还是我们的同龄人居然在现在这个年代,遭遇这样的悲剧,让人不得不怀疑自己身处的世界和社会。我在微博上一直关注和转发相关的消息,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希望这个案子早日大白于天下。朱令还能这样坚持活着,尽管她什么也不能说了,但我相信她的存在就是提醒着人们,一定要帮她早日找到那个凶手。她的悲剧已经不是一个人的了。我坚信总有一天,会水落石出。也深深地为他们的这个四口之家唏嘘,本来是多么优秀的一个知识分子之家啊。

 
Amoy的头像
 #

包括她姐姐的离奇去世,也让人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早有预谋?深深地佩服两位古稀老人的坚强。网上有说这一切不是简单的两个孩子的悲剧,而是两个家族之间的恩怨,衷心期待真相大白于天下的那一天!

 
春阳的头像
 #

我也很早就看到了这个案子,但是对抓到真凶不报希望了。可怜这家两位老人竟遭如此恶运。

 
姜尼的头像
 #

当政治斗争扑朔迷离的时候,也许就会有大人物对这个案子有兴趣,这也许是让案情大白于天下的唯一可能,所以朱令要坚持,要等待。

 
予微的头像
 #

两个青春年华的姑娘遭此毒手,背后的渊源深不可测。

唯求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凶手终有一天自己走在日光之下!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