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三 观照自己

半涩时光

 

                                                                                  

                                                                                           十三

                                                         观照自己

 

         入学有段日子了,方桐感觉自己过了相当漫长的时间,过去的记忆已经模糊,眼前所见是对过去的全面覆盖,是以前完全不能想象的事实,好像过去的天空一直阴霾不散,如今才是阳光明亮温暖。美术系楼前有海粟先生的铜质胸像,正平静而有些深邃地望向远方,他看了什么?是看到自己年轻时的豪放与开拓吗?还是感叹人间沧桑?这铜像前面就是一个不大的土坡,因为美术系的教室是在土丘上,所以楼里出来正是下坡,台阶右侧的土坡栽了梅树,还有几株芭蕉,边上还有玉兰。正值秋末,语文课上刚好有李清照的词,说到乍暖还寒,应当就是眼下,今天的阳光很好让人放松舒适。方桐与大力一群人正从美术系斜对面的工艺系的楼里出来,路过这土坡。土坡里半败的芭蕉前围着几个人,原来有个人支个大画板在对蕉而写,这芭蕉已是半枯,长而阔的叶子有的半卷有的耷拉下来,那整开的画板上是一张整开宣纸,那平头圆脸的年轻教师摸样的正手持长锋狼毫在一笔一笔的勾画蕉叶上的纹脉,勾的很起劲,围着的大概是他的学生在不停滴咂嘴表示敬仰……方桐向大力望望,大力一撇嘴,一伙人就向宿舍走,一边走就一边议论,这样的大幅写生固然难得,可就画些这些东西又有什么意义呢?中国画老是要展示功力,通过笔墨表达情趣,当然画面是很美的,刚才有个围观的学生就说人生就在这密集的一道道纹脉里,这的确就是国画的精髓,毛笔蘸了墨在宣纸上留下千变万化的痕迹,欣赏的人再从这痕迹里寻找趣味,这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吗?至少说那一定是不需虑及温饱才可以做的事,反正无所事事就在浓淡枯润里得些安慰吧,这当然是远离了低级趣味的,但对于在生活基线上挣扎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也是无法体会的。方桐在心里摇摇头,这画画起来还真不那么简单,笔墨纸砚,哪一样不昂贵?那稍稍讲究的宣纸都是买一大批放在家里过十来年后才用,这时候纸的性能才达到比较好的状态,新买的纸当时画上去感觉还好,一夜之后就变了,层次模糊墨色灰暗,还有那墨,那砚,那笔,都讲究多了去,平凡人等耗不起这个费用学了也是白搭。这个也太阳春白雪了,偶尔涉及还可以,只是不能陷入其中,再说了,即使是油画,出路也很狭窄,很长时间磨一幅画出来,哪里容易就被认可了?都要凑个机会,有人帮打开局面,才会活套一些。这些纯粹的东西业余玩玩就好,一旦陷入就很难再出来,一生就被缠上了。

一生如果真的就只在这些事里折腾好像也没多大的意思,做什么有意思呢?此刻的方桐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人生好像也没多少意思,很多事情没条件做,有些事情没兴趣做,还有多少既有兴趣做又是可以做的正好又是有价值的事?环艺专业的一个三年级学生,整天苦练架子鼓,想几个人合作弄个摇滚乐队,宿舍的走道里经常有他练鼓的声音,虽然他已经用毛巾铺在了鼓面上,可无休止的鼓点声还是令人心烦,但这确实就是他的梦想,他愿意弄这事儿……

音乐系贴出海报,海外有管乐团来访,晚上有演出,欢迎师生前往。方桐没什么兴趣,但大力说去见识见识也好,另外一起上文化课的音乐系同学也表现得很高兴,说是水准很高的,也很难得的机会,方桐架不住渲染就与大伙一块到礼堂欣赏管乐团音乐会。礼堂里做满了人,却听不到一点嘈杂声,大家都沉浸在那时而舒缓时而清脆的美妙的声音里,台上的表演者举止优雅神情专注,这算是一种极致,一种文明的极致,这与日常的生活反差很大,这里的极致既是真实的又是不真实的,人是多么的善于表演,舞台上是这样的,舞台下呢?谁能说清谁是什么样?但无疑,单凭这不同节奏不同音质的声音组合就足以使人进入一种特定的状态,这就很不简单,音乐系的同学不是说吗,有些音乐听过了就全身有些沸腾就想一定做些什么有价值的事才好……可方桐始终觉得不行,觉得自己不行,自己的条件不能支持自己做多少事,绝大多数也只能在脑子里想上一想,对于这一点方桐是确信的,方桐能够确信的是,如果给自己足够的条件倒是可以做出很多东西的,因为那些东西是可以做的出来的,只是没有机会也没有时间去练习罢了。这就是一个人的悲哀,有想做却因为外在条件的不具备而无能为力,这是怎样的悲哀呢?方桐看着台上穿黑西服扎蝴蝶结的表演者,耳朵听着勾人心魂的音乐,心却不知道飞到了何处。

方桐不能静下心来多想未来,因为未来实在是很模糊,自己的这一生究竟怎样走才是自己满意的,就自己的条件来说究竟可以做出点什么来?自己的条件是什么?基本就是人一个,其他什么都没有。就这样的情况,要干什么?就是像别的人一样,毕业了有个工作,成个家,生个孩子,一直到老?是不是庸俗了点?可不可以走出点别样的风景来?能不能在别人都认为不可能的地方弄出点东西来?世上什么事不是人干出来的?世上的奇迹不都是人干出来的吗?

 可怎么干呢?整天就完成个作业就行了?本来晚上还去同标他们教室画点素描的,现在好,画板都不见了,肯定是那班的人看了不服,把板给藏起来了,又能有什么办法?那帮人画的也真是烂,这样的水准也去做评论,真不知道是糊弄谁呢。

不管怎么说,先把眼前的做好再说吧,根据课程安排后面就是人体素描了吧?对面宿舍的几个人好像也是在谈论这事儿,那个矮个子一口徐州腔的素描功夫不浅啊,画的细致干脆爽气……

 

 

 

 

 

 

 

 

                                                                               0一二年十一月七日十一点四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可不可以走出点别样的风景来?能不能在别人都认为不可能的地方弄出点东西来?世上什么事不是人干出来的?世上的奇迹不都是人干出来的吗?

方桐努力,努力,再努力!世上的奇迹是人干出来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也试图塑造一个带着些时代烙印却又很有独特个性的青年形象,通过这样一个形象也思考一些可以思考也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予微的头像
 #

“一生如果真的就只在这些事里折腾好像也没多大的意思,做什么有意思呢?此刻的方桐还真想不出有什么有意思的事,人生好像也没多少意思,很多事情没条件做,有些事情没兴趣做,还有多少既有兴趣做又是可以做的正好又是有价值的事?”

我这几十岁的人到如今还在困惑中!(惭愧)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没有困惑也就没有了人生。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不管怎样,先把眼前的事做好,最关键。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是应当的。

 
梅子的头像
 #

这是难以清醒认识的问题。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呀,可人活着时也总会想到这些问题。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方桐的志向还挺大的哈。绿岛很赞同不知从哪儿看来的一句话:人生就是生老病死,活着就是吃喝玩乐。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小说嘛总带有一定的虚构,能给人一点启发一点愉悦就可以了。谢谢绿岛阅读。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方桐似乎少年老成, 思考的比较深,比较远。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属于想的比较多的一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