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相声:都是整容惹的祸!

(两年前,在万维接龙室玩的时候,根据龙乡人和事,写了个相声。贴过来大家乐和乐和。其中,蛮爷(龙乡帅哥),紫云(龙乡美女),小浣熊,狗蛋(九九的哥哥),傻姑爷,九九(村姑),莺哥儿,都是龙乡故事里的虚拟人物。龙乡的人都被叫做虾民。)

小浣熊(下称HX):蛮爷,你好哇。

狗蛋(下称GD):嘿嘿,我是狗蛋, 不是蛮爷。

HX:噢,对了,你整容了。 怎么好几个星期没见你呀?

GD:这不龙乡放大假吗?我回家过年去了。

HX:可是这年还没过你怎么就回来啦?家里人见了你一定很高兴吧?

GD:嗨,别提啦,都不认识我了,就连我妈也不认识我了,

HX:哎,那是怎么回事啊?不是说,母不嫌儿丑,家不嫌狗贫”吗? 哪儿有妈不认识儿子的道理呀。

GD:我这不是整容了吗?  我妈没认出来。那天回到了家呀,嗨,我还是别说了,我。。。

HX:怎么啦这是?到底为什么呀?说来大伙儿听听吧。

GD:说来听听?

HX:说说,说说。

DG:那我今儿就豁出去了,说给大伙听听。

HX:快说吧。

GD:那天,我还没进家门,就叫上了:妈,妈。我妈从里屋出来,说:“哎哟妈呀,哪疙瘩钻出来一帅小伙儿,长得倍儿精神,怎么跟那大明星蛮爷一个模样哪?你找谁呀?

HX:老太太还是个追星族,自个儿子没认出来。再叫声妈。

GD:“妈,妈,你是我妈。”

HX:这回可明白啦。

GD:老太太说:“哎哟妈呀,谁家孩子,咋还没进门就要找虾。我告诉你呀,这方圆几十里都没虾,连没头的都没有了。上回都叫一傻姑爷给搂走了,让一个巧手姑娘莺哥儿做了 ’啦。 没吃完的又都让那个什么鲜儿给研究到锅里去了”。

HX:  糟了,这老太太耳背。

GD:“妈,我是您儿子狗蛋儿。 ”“有没有蛋?有哇,他们说有虾蛋儿,王八蛋,还有虾扯蛋呐。

HX:这不满拧了吗?

GD:“妈,您说的那地方是龙乡。”我妈说:“嗯? 全虾宴有没有汤?听说也有汤,还叫个外国名,那个什么, 对了,‘妮娜’(您了)汤。”

HX:这老太太,都给扯哪儿去啦?

GD妈,我是狗蛋儿,我回来过年。”我妈说:“你问他们给没给钱?给啦,给啦。还说是什么“童叟无妻”,我就纳了闷啦:那小孩子没老婆,那有些老头还是有老婆的呀。怎么就都整的没老婆了呢? 哎,说了半天,你到底找谁呀?

HX:还是没认出来。那你的声音她应该听得出来呀?噢,老太太耳朵也不行了。

GD: “妈,我就是狗蛋儿,您再仔细瞅瞅。”“你找俺闺女九九?我说呢,天上掉下个帅小伙儿,八成是我闺女的对象来啦。我告诉你啊,我那闺女可是贼漂亮啦。 九九,有人找你呀!

HX:你妈看不出来,跟你妹妹说清楚就行了。

GD:哎呀,我妹妹就更糟啦。我等妹妹出来一看:紫紫紫。。。云!!!

HX:这么说,你妹妹也整容啦,还整成了紫云的模样?

GD:可不是吗?她一见我还高兴上了:哎哟妈呀,这不是我心中的偶像,梦中的情人。。。蛮爷来了吗?快进屋吧。

HX:这都哪跟哪呀?赶紧地解释一下。

GD:我说:紫紫紫。。。九九,别。。别误会,我不是蛮爷,我是你哥。

HX:  对呀,别整岔了。

GD:结果我妹妹亲亲热热地喊上了:“是,不能叫蛮爷,得叫蛮哥。。。”

HX:啊?这可怎么办哪?

GD:我连忙说:“哎,啊?那个那个,我不是。。。 你是我亲妹妹。

HX:这回该清楚了吧?

GD:没有。她说:“干嘛呀,亲哥哥亲妹妹叫得这么亲热,让外人听见多不好意思呀。有啥话进屋说吧。大老远的来找我,也不能老站着呀。”

HX:得,跟妹妹也说不清楚了。还是进屋慢慢说吧。

GD:我抬脚刚要进门, 听见我妈说了一句话,吓得我又退回来了。

HX:你妈说啥啦?

 GD:我妈说:九九哇,我看这小伙子不错,长得吧哈,鼻子是鼻子眼是眼的。要不等你哥回来,就着过年,你俩把婚事儿给办了吧?

 HX:啊?!!!我的那个卖糕的(OMG)! 瞧这整容给闹的,可全乱了套啦!!!

 (二人鞠躬,退场。)

分类: 

评论

予微的头像
 #

哈哈,春阳,真油墨油菜的!乐呵乐呵啊!

我现在上班地点在韩国镇,满大街的韩国人,有天有个年轻妈咪推着个婴儿床出来散步,大眼高鼻尖下巴,水灵灵的美。走近一看,哈,车里的小女孩,胖乎乎大圆盘的脸,眯缝眼,扁鼻子,典型的高丽椰菜娃娃样!与旁边的外婆一个饼模子出来的。

 
鐡手的头像
 #

春阳还能整相声,你的本事真是全面立体的,抢坐板凳上听相声……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