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写过“下乡好”之后的反思

 


前两天我写了个帖子叫“下乡好”,帖在文轩后引起渲染大波。由于跟贴太多,我有些不胜其烦,就把帖子删掉了,不想随后很多下乡的老知青写下很多真挚的博文。我自己一直都是上学上学,工作,出国这么过来的,也许是理工科学生的原因,对知青那段历史一直不太清楚。这一段儿看了铁手,子蕴,春阳,高伐林,木桐,春山,渺渺等很多老知青的帖子,终于对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历史有了比较全面的了解。


我这个人从来就没个正型,什么事都敢拿来开玩笑。如果我没轻没重的帖子伤了老知青们的感情,我在此真诚的道歉!


更让我对老知青们肃然起敬的是,他们在经历了那样的艰难困苦之后,竟能怀着感恩的心回顾历史,总结人生;这也让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是这些人正在挑起中国的未来!


最后我也为删掉那个贴子向大家道歉。那个帖子太大了,跟贴的份量远远超过原帖本身,我其实没有权利删掉众多文轩文友的真情表白。


再次向大家道歉!


祝大家有个愉快一天!

 

姜尼

分类: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姜尼,你的这份表白,展现了你的真实,很感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关键是意识到自己的局限后,能反思,回馈予真诚,而不是固执己见。其实越是想给自己辩解,越表明自己的局限,很高兴姜尼跨过局限,赞一个!

希望这样的真诚在文轩弘扬!

 
姜尼的头像
 #

多谢阿朵,我这是有错误,还得到表扬,有些不好意思。

 
予微的头像
 #

能引起大家热烈讨论的帖子,就是好帖子。我们从中了解到更多方面的事实,开拓视野。

还让我们反思。多谢姜尼。

 
姜尼的头像
 #

予微,过奖了。

 
henrysong的头像
 #

文轩是个自由开放的园地,每个人都可以自由表达自己的观点。姜医生的那篇文字引起大家对历史事件的反思,让大家增进对历史的了解,功不可没,实在没有必要删除。

原文后面,我的回复应该言词最为激烈。我是个直肠子,大嘴吧,想什么就说什么,常常得罪人而不自知,在文轩久的人知道。如果冒犯了姜医生,我在这里向姜医生道歉,请姜医生海涵。

希望大家不要心有芥蒂,仍能够继续畅所欲言,让文轩更热闹,更生机勃勃。

 
姜尼的头像
 #

亨利呀,我就怕你道歉! 你说你要是继续固执己见,保持局限,该有多好啊!

 
henrysong的头像
 #

该道歉的道歉, 该固执己见的继续固执己见。我道歉的是我的言词也许有失激烈,可能让你觉得冒犯,并没有为我关于这个历史事件所持的立场道歉啊。 :)

 
姜尼的头像
 #

你的言辞太过激烈,但是你的立场观点我认为是正确的。

 
henrysong的头像
 #

那好,再次为我的言词激烈道歉,同时为我们达成共识握手! :)

 
姜尼的头像
 #

OK

 
牧童歌谣的头像
 #

为很容易送和姜医生鼓掌,冷静反思,握手言和,很有男人的气度。 文轩当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容得了天下的。

 
熊猫的头像
 #

顶牧童。同感

 
阿朵的头像
 #

很容易送同学,我也要赞你一下!昨天晚上,我看贴看的心惊胆战的,你很理智的没把自己对号入座“当猪官”,我就感叹,这男人,还真是条汉子!

 
予微的头像
 #

呵呵,阿朵,我昨天就在想,海云和阿朵朵血压一定在高升!好在有牧童的健康瘦身在前。

 
henrysong的头像
 #

气头上的事,不能当真的。

姜医生当时被我那些“集中营”“阉了全国男人”的话激得,估计把我直接拖上手术台练刀的心都有了,弄个猪倌出来逗逗乐,已经很大度很幽默了,哈哈。

咱这坛子,偶尔来些严肃认真可以,还是多些幽默乐趣更妙。 :)

 
姜尼的头像
 #

知道了,宋童鞋!

 
西山的头像
 #

姜医生,跟渺渺的贴,对你的反思赞一个!

也要感谢你的这个贴,让大家都能对中国这段历史有更深的了解,并且畅所欲言。

我喜欢文轩这个地方,就是因为大家都很友善,互相鼓励。由你的帖子,我很高兴地看到大家也能基本理智地互相批评。我以前觉得这里赞美多,批评少,是个缺陷。其实,一个平等、理智表达自己看法的人群才是一个成熟的人群;一个能让人表达不同意见的环境才是一个健康的环境。

 
姜尼的头像
 #

多谢西山!

 
春阳的头像
 #

我已经向姜医生道歉了,就再公开道一次吧。其实大家讨论挺热烈的,是一件好事。虽然我自己是过来人,也不一定就能代表所有知青的看法。只是知青那段经历太让人胆颤了,所以才会反应激烈些,再次请医生原谅。

 
姜尼的头像
 #

春阳大姐,是我这人没轻没重的,那历史的伤疤怎么能调侃呢!

 
海云的头像
 #

争执很多时候是好事,说明引起众人思考。谢谢大家的开诚布公,我很高兴文轩的文友都有此气度,为你们每一个人感到骄傲。

 
姜尼的头像
 #

还是老板总结的好呀!

 
雨林的头像
 #

深深地感谢姜医生!感谢Henry,春阳,予微,木桐, 铁手...有这样的文友们,让我更加喜欢文轩!

我还想向姜医生解释一点,反思上山下乡运动不是说看不起农村和农民(现在更是大家都喜欢乡村生活了)。68-74年我父亲下放到公社工作,母亲在公社医院,我因此接触到许多知青哥哥姐姐, 知道他们的痛, 也知道当地农民和农村领导其实也不堪重负。

 
姜尼的头像
 #

这个很中肯,让反思更全面!

 
梅子的头像
 #

这是我今早最开心的事情!尤其是雨林这几句关于农民农村的话,很合我意。

可惜我忙忙碌碌没有看到那篇文章,不可以恢复吗?恢复是否需要作者、海云、阿朵各方同意?

大家在讨论一件主体缺席的事,有点遗憾。

当然这首先得姜尼医生首肯。

 
姜尼的头像
 #

我这都道歉反思了,我没问题。你们领导做决定吧!

 
雨林的头像
 #

亲爱的梅子姐,我梦里的故乡, 是农村的炊烟袅袅。我梦里的故国,是田园牧歌里,有您父亲那样的乡绅,传承着仁义礼智信的古老文化...

 
henrysong的头像
 #

你描述的故国,是我童年记忆中的江南老家,可惜如今已面目皆非了。

 
海云的头像
 #

作者一旦自己删除贴文,除非自己备份,否则很少网站可以恢复原稿件的,所以大家删除帖子要谨慎。其实很多时候可以"Unpublish",这样若再想拿出来,可以再发表。删除了,网站就没有责任再去数据库里大海捞针了。

 
姜尼的头像
 #

梅子大姐,

我就在这儿回您了,我写那篇“下乡好”的时候是忙里偷闲匆匆写了个小段儿。今天我仔细的查找,发现当时贴的匆忙,忘了存盘,底稿也没法恢复了。不过我可以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向您汇报一下。

 

此帖一出,群情激愤,帖子潮水般涌来。光亨利宋论对“集中营”和“阉割”的论证,就比原帖还大。谁都想不到,那么多帖子都是大家在一天玛起来的。反方人多势众,我方仅有林静和老天真和我并肩作战,不过我们战斗的很顽强!最后我不得不退出战斗,因为凌晨两点我还在回帖,我太太已经准备砸电脑。为了结束战斗,转天就删了此帖。

 

我那个“下乡好”实在是个小帖,能闹出这么大动静我都有些想不明白;您若真看了此帖,也许会很失望。现在这种“想看又看不着的感觉”是不是也挺美好的?

 
梅子的头像
 #

姜尼你好!

文稿找不到没有关系,同意你的话,不知道大家到底为了哪些话激烈争论,也挺好。

文轩的氛围我一直觉得很好,大家无论肯定,还是质疑,都很真诚。想什么就说什么,很好。

至于你的文章为何会引发热烈讨论,我真是遗憾,对我就是一个梦了,搞不明白。

千万不能让太太担忧!你的身体,她的心情,都至关重要。

期望看到你更多作品!

 
予微的头像
 #

雨林,你这么一感谢,我开始觉得也要道歉一番了。(自我感觉不够诚恳。)

文轩这两天生气勃勃,激扬文字,风华正茂!

 
渺渺的头像
 #

真诚的感谢姜医生的反思!我一直说我是“姜粉”,每天紧跟姜医生的大作,从移民加国开始,喜欢你的真诚,坦率和那幽默的笔风。

我本人不是知青,但我家里有三个做知青的哥哥姐姐们,我从自家所经历过的一些悲催往事,所以对知青的话题敏感了些,那就像一个结了盖的伤疤,我宁可捂着,忍着,也不愿意一而再,再而三的被揭开,被治疗。那是我心中永久的伤痛,因为父亲被文革折磨得早逝(哥哥姐姐们都去了农村,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让一个年仅十五岁的我,过早的承担了太多的生活和精神上的磨难,弄得我几十年后的今天,提起这话题就泪流满面,在子蕴姐的文章中有跟帖,在此我就不多说了。。。。。。

如果我本人有过激的言辞得罪姜医生的地方,请多多包涵一个饱经过去几十年政治历史运动之苦的人,真诚的道歉!

 
姜尼的头像
 #

渺渺,你可是第一个姜粉,自家人。道歉是冲外人说的,咱们这不是越走越亲么!

 
周小哭的头像
 #

姜医生删贴后,我曾写过很激励的一个贴,但是最后忍住没发。当时觉得如果文轩网友的回复让姜医生不敢再乱“说”,这文轩的气度就太令人觉得所谓的“文轩气氛好”事实上是只能容下一家之言。昨天看到姜医生继续发文,今天看到这个贴子下众多跟贴,真的是一扫之前的失望之情了。祝福文轩越办越好!

 
姜尼的头像
 #

小哭,以后有话就贴上来,甭管别人有什么想法。否则你看我最需要鼓励的时候,没见到你的话。

 
渺渺的头像
 #

喜欢姜医生的幽默,做你的粉丝不失望啊!

 
鐡手的头像
 #

文轩存在的目的之一应该就是给各种思想、观点、意见提供一个和平交流的环境,从这一点讲,姜尼完全不必道歉,“道歉”是你自谦的说法,高姿态!赞!

 

知青话题成为文轩一时争论热点后,我看见两篇笑话文章,真有点担心,不希望大家会由此争吵起来。看来我们文轩的朋友都是聪明、智慧的人,真为此高兴。

 

我还想说,做为曾经历过文革、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过来人,自己的看法、认识仅是一家之言,说出来仅仅是和大家做个交流,我知道自己的看法和官方相背,也会和其它朋友的看法相左,只要大家能够平等、和平交流就可以了,在文轩我们可以做到这一点(和官方则无论如何平等不起来了),这是值得高兴的事。

 

我也为没有看到姜尼的《下乡好》原文和大家的跟帖评论感到遗憾……    ^_^

 
姜尼的头像
 #

我虽没下过乡,但我们单位很多师长都是老知青,他们的成熟一看就是经过大历练,不是我们这些一直上学的人可比的。读铁手老兄的文字,我就知道铁手就是我那些老知青师长中的一位,配得尊敬!

 
鐡手的头像
 #

和你们这些朝气蓬勃、思想活跃的后生相比,我只能说自己多虚活了几岁,羡慕你们年轻在这个时代,世界为你们打开大门……   ^_^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活着,是很难的,在这个世界,其实每天都有悲惨的事情。可能后来成为一名不太合格的律师,对于人性本身的善恶有了一份真实的认识,作为中国人,可能人性本身的善恶更加直白,所以,即便是领袖,也难逃人性恶的一面在心灵深处生根。说到认识和反思,其实逝者已逝,生者看到的只是痛苦,中国人性缺乏的是宽容(领袖也是不够宽容),宽容是中国人需要发扬的品质,有时候,我们还是不够宽容。

许久以来,我是一个会遗忘的人,许多的人和事都忘记了,所以,没心没肝了。五一节和母亲聊天,母亲说到自己唯一的哥哥(外婆一生生育11个孩子,大舅和母亲活了下来,其余的都夭折了,于是,我认为生者是坚强的),在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饿死了,看着母亲欲哭的心情,我赶忙掩饰一下,母亲也就慢慢平复了心情。有些事情,已经过去了,说是没有用的,关键是我们需要善良和宽容地去做,说真的,你写那篇文字的时候,或许没想那么多,所以,还是不要想太多。

 
姜尼的头像
 #

是啊,我写那几句话的时候哪里想这么多,删帖子不就想溜之大吉。后来发现跑不掉,还是回来把话说清楚,所以有了这个反思。

 
若敏的头像
 #

化干戈于玉帛是人生的大智慧,看到这篇反思,觉得这是文轩的一大幸事。所有的争执都是对事而不对人。大家都能换位思考,同时各抒己见。每个人的经历不同,角度不同,感受也不一样。我没有看到原文,但是为文轩笔友的宽容大度叫好!

 
姜尼的头像
 #

欢迎大学姐来访!

 
anna的头像
 #

错过了,错过了错过?错过了过错?不必遗憾,每一天每一人不都是在错过与过错中度过?我也去看看会不会成为姜粉。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