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十二 直而不弯

半涩时光

 

                                      

                                                                                              十二

                                                            直而不弯

 

        方桐受了大家的怂恿鼓起一股勇气,其实也是自己内心急于体会约会的滋味,再说这海边渔家姑娘的朴实豪爽让人踏实而轻松,不至于就被怒目或者冷淡,也不至于对她有什么伤害吧?毕竟这是在大学校园,一对对的来来去去平常的很啊。

方桐稍微想了想,觉得应该是有把握的,但同时也很为自己悲哀,凭自己的被人感受到的条件也只能与这乡村味很浓的平常姑娘相配了,她那平凡的脸庞上雀斑还是明显的,常常把裤脚卷起露出没穿袜子的略显粗糙的小腿的末端……看看人家那几个当地的女生是怎样的机灵与秀气,就是圆月也自有一些都市之味啊……自己如果不是出生在偏僻的农村会有怎样的不同?再说自己目前所表现出来的状况的确寒酸迂腐古怪,可这是谁的错?难道说自己的一生就不会有改变就这样默默地如同野草一般自生自灭?人生真是不公,看人家黑枣一付嬉皮笑脸的不经意间就有人喜欢上的,甜蜜的不行……那圆眼镜又是什么优秀人物?猴头猴脑的一着急说话就结巴,也谈上了!不就是口袋里有几个子嘛?!自己呢?口袋瘪得很,几毛几分的很清楚,还谈,谈什么?秦琼被迫贱卖黄骠马杨志街头卖宝刀,这书上的人物看起来都很英雄,有低谷也有高潮,可在这眼前,硬憋就能把人给憋死了,谁知道以后又会有怎样的变化?大家也只能看着眼前摸着石头过河,梵高死后一百多年才被人知道不凡的价值,曹雪芹呢?有多少这样的超凡人物活着的时候遭遇冷眼尴尬?丑小鸭成为天鹅之前的种种不堪,小松在深草里不为人注意,当成无用的野草,直到凌云大家才知道他的高大,可又有什么用呢?这样的事就是在不断地循环上演,谁又能得知眼前毫不起眼的土头土脑的家伙将来能有什么骄人成就?连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憋着股劲想努力一番罢了……反过来讲,即使成功了,对别人而言又能有什么影响?大不了吹牛的时候说起我与某某当年很熟的,或许再爆出点什么小道消息而已,再或许等你功成名就的时候大家都很老了,一辈子就基本到底了,又有什么意义?不过的一场黄梁梦罢了,那么我们究竟是想要干什么?说到底不还是出身贫寒身心疲惫嘛!那个鲍参军,那个韩信,那个朱元璋的童年……除了悲哀就是感叹,没办法,一出生就被固化了,或者说还没出生就被设定好了,想改变实在太难太难……方桐躺在床上渐渐在胡思乱想里进入了梦乡,他并没有像诗经里描述的那样辗转反侧,相反,带着深深的失望与悲凉在现实的黑夜里逐渐模糊了自己的意识……

 上午还是做图案,做三角形、圆形之类的适合纹样,方桐一门心思地在设想如何把原来自由样式的素材改成圆形适合,忽然眼前有一只手在来回摆动,抬头一看黑枣充满意味的笑,露出两边的小虎牙,方桐楞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是什么意思。再向前面望,那个海边姑娘也正趴在桌上描画着作业。黑枣用手指示意一下方向,方桐的嘴角翘了翘,大力与梭子也在微笑着朝这边看。方桐心一横,开口就喊前面的女生,直接就说“请你去看电影啊?”“不去。”那边回答得干脆利落,语气平静而自然。那几个一直在看热闹的起了点小哄,方桐也笑了,用目光告诉黑枣,她不去,不去就算了,黑枣自然是只能笑一笑就算了。方桐到像是放下个大包袱似的,反而觉得全身放松,就一门心思地做自己的圆形适合图案。

事后说起这事时,黑枣说,哪有你这样约会的?还在教室当那么多人的面?你这人大家都喜欢与你做朋友,见面就打个招呼什么的,可是呀无法深交,因为除了打个招呼之外你与别人就没有什么交往了。方桐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可话又说回来了,朋友见了面打个招呼之外还有什么可交往的呀?谈什么呢?谈心里真实的想法人家都不理睬,谁想与你谈乡村以及贫寒以及人生呢?他们的谈论都是东一句西一脚的,还有许多臆想,许多不客观的主观臆断,还听不得不同看法,这样的谈天不仅没有价值反而让方桐感觉是一种黑夜似的煎熬,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路,方桐天生一条孤独的路,又有什么办法?要么放弃自己,混在人群里胡听胡说,可是做不到的呀,脑子里还是会清晰的声音在提醒自己,不要盲从这些人,每个人的情况不一样,这些人有的纯粹胡说有的只是从自己的情况出发,是不理智的也是不明白的,你必须自己弄清情况作出自己的判断,否则也只能是稀里糊涂的过一生,这一生就这样对付了浪费了……

方桐自己心中明白,却又不能说出来,不是说不出来而不可以说出来,一旦真的说出来就会遭到更多的尴尬,到时候大家就会真的以为这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就像许多传说一样,当你饥寒交迫的时候仍然激情高昂就会被世人看做已经疯了,他们无法理解这样不堪的状况里何以这样大气坦然,显然是疯了,否则应当低头缩肩以求别人同情怜悯,以期些许接济施舍也未可知。可这恰恰就是问题所在,方桐无论如何也做不了这样的事,这也许天生的倔,也许就是乡村田野养就的硬朗,不是说吗?宁可直中取不可曲中求,君子不受嗟来之食,自己不一定比得了君子可也不能当个小人啊?!大家都活在这个社会里,凭什么要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大不了凭自己本事生存,要求什么人?求人是好求的吗?低三下四的陪人家笑脸,想象一下都令人受不了,陶潜不是直接回家了吗?李白也云游而去,杜甫呢,也是有骨气的,那个犬儒学派呢?老子与庄子呢?人活一世草木一秋,没必要仰人鼻息,既然出身贫寒,也只能认了,这又不是一种罪过,当然也不能算是一种羞耻,穷不瞒人丑不背人,不偷不抢的有什么好丢人的?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人不能没有骨气,腰不能弯,郑板桥,扬州八怪,都是响当当的,做人就得这样,穷要穷得周正,这才像个人样子……

 

 

 

 

 

 

 

                                                                                           0一二年十一月四日十六点二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臆想,主观臆断,听不得不同看法。。。"这些都是客观认识的障碍,也是我们需要时时自省的地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每个人的视角都会受自身许多因数的制约,不多注意就会出现些问题。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方桐有志气,喜欢他的性格,不卑不亢。巧妙地避免了一场不称心的约会。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爽直一些的人让人容易接受。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这一段让我对方同学有点不明白,既然不满意这个女孩,嫌她这个那个的,那就不要约人家嘛。 一边约,一边叹气悲哀,这算什么?   其实我觉得这个男生一方面不喜欢别人因为他从乡村来而看不上他,另一方面也有意无意地看不上乡村气味浓的人,很矛盾。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啊,这样的人物才有青涩的真实性,这也才有社会烙印,不是平空捏造的理想性人物。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人是矛盾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总是在一定的矛盾中,有的在这方面有的在那方面,有的明显有的不明显。

 
纽约站的头像
 #

欣赏佳作。问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朋友,祝好!

 
予微的头像
 #

心理描写真实贴切!很能体会方桐的心理,综合了很多普通人的想法。

方桐自己心中明白,却又不能说出来,不是说不出来而不可以说出来,一旦真的说出来就会遭到更多的尴尬,到时候大家就会真的以为这是一个不可理喻的疯子,”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阶段的方桐没那么成熟也没那么理性,这篇小说就是定位那个时代那个时期的特定的年青人怎样一步步思考人生一步步在风雨中走向坚强走向成熟的。谢谢予微的理解与鼓励。

 
仲夏百合的头像
 #

“‘不去’。那边回答得干脆利落,语气平静而自然。” 

这不卑不亢的海边姑娘! 看来她还有故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个姑娘在小说里不是重要的角色,提到的比较少,但后面应该还有出现的机会。

 
熊猫的头像
 #

方桐还是挺勇敢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