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小时 10 分钟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652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四

在夏伟离国之前的几个月,夏伟带着梅几乎利用所能利用的时间走遍了北京的风景名胜,从颐和园到圆明园,从万寿山到香山,从天坛到地坛,从皇宫到胡同,他们的感情也是快速地增温。夏伟迫切的想在赴美之前和梅把婚事定下来,梅在他爱情的“疲劳轰炸下”也只有弃甲投降的份。虽说觉得两人发展的速度快了一点儿,可是夏伟一再重申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了,何况他认定了她,爱情本来就是像洪水爆发,来势汹涌、不可阻挡!梅倒不是很认同他没有时间的说法,急什么急呢, 他们都还年轻得很呢,即使他去了美国, 他们也可以书信来往呀。不过,她对爱情如洪水的解说倒是满受用的,她自己因此也觉得爱情的热烈和不可抗拒。 

 

在夏伟赴美的前几天,夏伟的父母从武汉赶到京城为儿子送行,夏伟带着梅去见了他的父母。 他父母住在北京军区的一家招待所里,他父亲很和蔼也很亲切地看着梅,他母亲的眼光就明显的有些挑剔。梅本来以为夏伟的父亲是个军官难免会有官腔,他农村出来的母亲也许会平易近人,可事实上却似乎正好相反。 

 

夏伟带着梅在军区招待所大院里闲逛回到房间门口时正好听到里间的夏伟的妈妈说:“那个丫头看上去不够强壮,身子像是弱了些。”夏伟的爸爸回答说:“人家是大学生!你又不用将来的媳妇儿去种地,身子弱点儿不碍事的。”夏伟的妈妈声音高了起来:“你知道什么!你们老夏家可就伟儿这个独苗,身子弱了可生不好!我瞧她那小屁股紧巴巴的,老辈儿人怎么说的?屁股得松垮点儿的才会生......”门口站着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梅,夏伟眼见情形不妙,赶紧又咳嗽又把门推的哐哐响,里面两个人都住了声,那以后梅总觉得有意无意的,夏伟妈妈的眼光总落在她的屁股上面,她开始坐立不安,于是她推说第二天还有课就要离去了。 

 

夏伟送她回校时,两人在公车上都有些沉默,夏伟一直紧紧地抓住她的手,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溜走似的。下了车,在校门口,夏伟一把把她拉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你不高兴是吗?我妈那些话让你不高兴!你别跟她一般见识,她没怎么念过书,只知道那些老观念。我看得出我爸就很喜欢你!”梅有点不自在地在夏伟的怀里扭了扭身体,言不由衷地 说:“我才不在乎你爸妈喜不喜欢我呢!我又不和他们生活在一起!”“就是吗!”夏伟赶紧符合着说:“我就知道你大人大量! 不会记较她说的那些话的。”如此一来,梅倒也真不好再说什么了,自己姿态已摆了, 再说反倒变成计较之人了, 不过心里的不舒服却也是让夏伟的一番亲吻和爱抚驱赶走了不少。 

 

夏伟在临走之前也曾问过有没有可能他们干脆办个结婚证书得了。 可是梅知道他只是说说而已,不说那会儿大学里还没有明文规定大学生在学期间可以结婚,就算有,梅的父母还不知道他们的事儿呢。也许因为梅对自己父亲那种粗俗的描述,夏伟对她的父亲从开始就没有好印象,他们俩之间的事似乎只要见过夏伟的父母就可以了,夏伟从来没提过要去问问梅父母的意见 ,梅虽说自己对自己的父亲有很多怨恨,可是还是希望自己的男朋友能够尊重她的家长,可是由于自己的怨恨和对父亲不近人情的描述,她的男朋友却把那个做父亲的当做了透明人,到头来自己的心里又不是那么舒坦,这种感觉真是很难说得清楚!  

 

梅已习惯了和夏伟一起,在阶梯教室里手握着手的看书,或是相拥着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里吃着便宜却美味的糖葫芦...... 夏伟走了,梅一下子觉得特别的空落,尤其是一到夜晚和周末,她有种不知去干什么的惶恐。夏伟很快来了信,信里除了对美国生活的兴奋描写, 就是满篇的思念之情。俩个人书信来往,少了一点在一起时的亲密也少了在一起时的争吵;却多了很多不在一起的相思和由此而生的诗情画意。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去。梅大学毕业了,被分回家乡的省城的一所大学里,在大学主机房里管着巨大笨重的电脑主机。 

 

梅上班去报到前,回家告知父母自己算是回到家乡了。父亲只关心她每个月能拿多少钱?梅的弟妹也已长大,大妹妹也正好护校毕业,也被分去省城的一家医院里,二妹高中没考上,顶父亲的职进了工厂,已经工作一年了。三妹和弟弟都还在读中学。 父亲说要送弟弟上课外补习班,需要钱!母亲身体仍不好,看病如今不能全报销了,也要钱!父亲自己把工作给了梅的妹妹,人还没那么老,呆在家了闲得慌,想做个小生意, 也需要本钱!总之,一个字:钱!当初答应梅上大学,现在到了梅回报的时候了。 

 

梅本来想告诉父母她有个要好的男朋友,也许很快她就会和他结婚了,而这个他远在美国。可是父亲一番钱的说词,弄得梅心灰意冷,她觉得她的父母根本不会在乎她将来幸福与否,只认识钱的人极有可能把梅和夏伟的爱情看成是他们的摇钱树。算了,不提也罢,梅只是淡淡地说:“我会把工资的一半给家里。”父亲停止了唠叨,嘴砸得很响得去喝他的酒了。 母亲悄悄地把梅拉到一边,说:“妹妹,我会把一半钱存起来,等你结婚时给你做嫁妆。”梅看着已显老态的母亲,心里一阵发酸,有点哽咽地说:“妈,你自己照顾好自己,别再让他欺负你!”母亲低下眼眉,轻声说:“你爸对我还不错了,只要他不喝醉酒没啥事体的。”梅心里深深地叹了口气。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牧童歌谣的头像
 #

一声叹息! 这样的父母,这样的婆婆,以后他们的婚姻有苦要吃的。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原生家庭的不幸会造成心灵的一种负担。

 
安琪的头像
 #

拐进来看看,发现看进去了。人物心理描写很真实!那种谈情说爱,内心的小猜忌也很真实!期待下文

 
林夕杰的头像
 #

问候海云,五一节快乐

 
抱峰的头像
 #

对人情事故的白描很地道,有亮点.跟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