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夜读纳兰之三——风也萧萧,雨也萧萧

     谁翻乐府凄凉曲,风也萧萧,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   
   不知何事萦怀抱,醒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每谈到纳兰词,我总会想到这一首,因为,这首词是我接触到的第一首纳兰词。
    许多年前,当我第一次看到这词时,就感慨于它的直白和细腻,那时就想,词原来可以写得这样通俗,可以这样的在通俗中沁人心脾,让人顿觉清新。
    词海浩浩,有人喜欢婉约派,有人欣赏豪放派,但到了纳兰这里,似乎都屏弃了这些挑剔的眼光,把自己放得异常卑微,在这卑微中被纳兰的深情慢慢渲染。
    再一次了解纳兰,却看到了一个英姿飒爽的身影,手舞长剑,腾挪于晚秋枫林之中,那英气就在这词中慢慢委婉起来,那委婉却又在这剑影里逐渐变得铿锵。最后,这委婉和铿锵都汇集到一片情深之中,让人不由得叹息,进而欲罢不能。
    在词中写出深情的,自有诗词以来,洋洋洒洒,不计其数,但情痴者,却似乎只有纳兰一人。
    翻遍纳兰词全卷,在字里行间每每都能让人看到卢氏的影子。对于妻子,纳兰是情真意切的,这情真是一种本性使然。好在纳兰没有把他的深情掩藏起来,而是流露到每个字、每阙词当中,让后世人在欣赏词的时候体会到他的情深和寂寞。用情太专的人往往是寂寞的,寂寞了,那世上的有情或无情就能让人无端地去感动,让人无端的心悸或眉展。
    喜欢上纳兰也许就是喜欢上了那浸透始终的情深和情专,一个可以让一生始终思念一个人的时候,那表露感情的文字,是没法不感动人的。
    难怪梁启超看到这词时要感慨“时代哀音”“眼界大而感慨深”。
     * * * * * * * * * * * * *
     寂寞的夜在风雨中显得愈加的让人寒冷,萧萧的风雨声给夜晚的空旷凭添了许多的寂寥和凄凉,远处幽婉的歌声在这一刻却显得悲凉,陪伴我的,除了一宵的灯芯,还有谁?
     你知道我的思念吗?
     在这样的春夜,你在思念我吗?
     你的善舞长袖总在我眼前摇摆,我骑在马上,你倚在我怀里,从这个驿站驶向另一个驿站,嗅着你发际的淡香,我醉在了那个春日中的美好。
     然而,你还是走了。
     当我在枫林舞剑的时候没有了在旁替我叫好暖酒的你,没有了你,这秋染红叶却浸透了寒意。
     我一直不知道,将来却是这样的不可预料,我永远不知道下一刻的我会是怎样的惆怅。明知道这一切早已有了命运的安排,但我仍然期待着轮回以后的再一次相遇,我不愿只拥有你这短短的瞬间,我也不愿在这瞬间之后,我所拥有的,却已是一场遥望,我不能改变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命运,命运注定了我们是两个世间的遥望,遥望一场早已注定的情殇。 
     流传了千载的故事,依旧在传说,诉不尽的相思,越过千山万水,在梦里梦外追寻,是这风雨幻化成了无尽的相思,还是这相思幻化成了这无边的细雨。 
     相思成疾,这满腹的心事,终未能展开成一世的柔情。千年的等候,等候的是刹那的相逢,刹那的相逢,却未能将这痴情演化成千古的绝唱,只换来今生的牵挂和来世的再次守候。 
     漫漫长路,即便尘缘如梦,我孤独蹒跚的身影却总是不停地回首,回望那来时的路,回望那年年岁岁有你相陪的日子,然而午夜惊梦,孤枕清酒却掩不去那无边悲愁。 
     清酒一壶,伴着灯花我独自买醉,原以为会借着酒可以消除忧闷,原以为借着酒可以在这个夜晚入梦。然而,醒着既然无聊,醉了也一样无聊,我知道,任我怎样地借酒浇愁,我仍排遣不去心中那萦然的思绪。 
     这梦里梦外竟然都是你。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的词特点就是情深,而且视角真实贴近普通人的感受,能细读纳兰的多是情感细腻之人,夜读诗书慢细品,很好的习惯。建议你把文字定在18,不然看起来有点吃力。

 
雨林的头像
 #

纳兰情深,读他的词,也让我们懂得要“怜取眼前人”。

不知这里的“谢桥”是否有典故?

谢香台。重复木桐的建议,字体能改大些,就更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