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柔肠侠“壳”榴梿香--回应林静《吃榴梿》文

 

(本文于2001年发表在《世界日报》副刊)

      小时候在广州,就常听曾走南闯北嗜爱天下美食的姨妈,描述榴梿的美味。七十年代的中国,食物相当缺乏,每周吃个苹果或雪梨,已是奢侈的享受了。还记得某亲戚家中小院种有“黄皮果”,一种肉薄核多酸甜小果,大人说酸掉牙不敢碰,我们这些小孩就挂在树上手不停,嘴不停,如蝗虫过境。看见姨妈回味无穷地想象着吃榴梿的滋味,我们能不垂涎三尺?

    “榴梿色泽金黄,软滑如雪糕,入口甘甜,浓香扑鼻,吃了暖胃,是女人的水果,可滋阴养颜。不过----”,她话锋一转,眨着眼说:“榴梿的异香,爱之者如天香极品,闻之酥入骨,吃完还想吃,让人流连不去,如此得名。但,怕之者说其臭如猫屎,浓烈不散,避之不及!”

     其实两者形容都不为过,亚热带和热带的水果,多有香味浓郁的特色,能接受者都回味无穷,如木瓜,番石榴等,不少北方来的人都敬而远之。香港当时是一个开放的国际港,允许携带任何水果入境的,但飞机却严禁乘客带榴梿,怕薰倒了乘客。

   直到了八十年代中期,我有机会去香港游,才一亲榴梿的芳泽。

   八五年陪姨妈一起去香港,参加刚刚开放的七日游,外婆当然要请我们品尝榴梿。花了近百元港币买来一个,这在当时也算奢侈的享受,在香港不是普罗大众都愿花上百元吃一个水果的,一个午餐盒饭才十元。

到了外婆家,妈咪非常珍重地将榴梿拿出来,外表如刺猬一样,黄褐色的硬壳上布满锥形的尖刺;水果店已经将其打开,爹地,舅舅等男士已回避三丈外。外婆,姨妈等喜滋滋,眼甘甘地要大快朵颐。她们将榴梿肉放在碟子上,淡金黄色的“一堆”,确实“异香扑鼻”,受不了就永远不能品尝其美味了。

     外婆,妈咪都鼓励我尝试!我想了一下,先捏着鼻子,用茶匙舀一点,直接送进嘴里,尽快咽下去!啊,真臭!差点儿就反胃了,可她们正吃得津津有味呢!我不甘心就此罢休,于是继续捏着鼻子吃,一口,两口,三口,好了,久入鲍鱼之肆,我能认识榴梿的香了,虽然只吃了一点点,我过关啦。盼着下次有机会再细细品味!

     又过了两年,再去香港时,才有口福再吃榴梿。这回吃上瘾了,总觉得吃不够。据朋友介绍,吃多了会“滞”(消化不良或喉咙痛),可以用榴梿壳装淡盐水饮,原汤化原食。

     多年后介绍给老公吃,也教他捂着鼻子,他一副视死如归状,咽下去两口,正满脸得意之色,他的胃打了个嗝,一股轮迴之气从食道直冲鼻咽要塞。。。。。。从此他闻之色变,躲之不及!

     后来移民来北美,超市中的榴梿实在太贵,家人也不堪其味,也就忍住不吃。

     直到前年东南亚金融危机,泰国榴梿大贱卖,洛杉矶超市里急冻运来的整个榴梿,便宜到零点五九元一磅,就跃跃欲试一直想买。可我不懂得怎么对付这满身刺的家伙,是用锯子锯呢,还是用刀劈?总不能学乌鸦砸果仁那样,将它砸到硬地上吧?

     终于认识了会吃榴梿的朋友,当即去超市捧一个回来,向大师请教!原来简单得很,一手拿其柄,一手抓刀,用刀背在其“屁股”上敲打几下,熟透的榴梿会自动裂开,剥开壳,用茶匙舀着吃即可!

     真香真甜!可惜老公和五岁儿子都退避三舍。

     贪新鲜的二岁半女儿一见妈咪有“好嘢食”,咚咚咚就跑过来,张着樱桃小嘴如小鸟待哺状:“我也要啊”。我送一匙到她嘴里边,刚到两片红唇间,她眉头一皱,扭头跑开了!

     过了一分钟,小女见我吃得津津有味,又跑回来仰着头向我要。我立即把小半匙榴梿快速递到她口里,这回她用嘴含了一下,又立即张开嘴欲吐出来;但她的舌尖已触到甜味,小精灵皱着眉品味着那浓郁的甜,觉得好吃,又伸长脖子问我要了!这一发不可收拾,以后一闻到异香,立即扔下手中的玩具,来缠着我:“妈咪,我要吃那个雪糕啊。”原来小姑娘误把这滑腻的榴梿当雪糕了。(雪糕=冰激凌)

     哈,原来比冰激凌更引人垂涎三尺!

     榴梿,真是柔肠侠壳!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看样子爱吃榴莲的人多于不爱吃的人, 羡慕。

 
予微的头像
 #

春山不用羡慕,如果用人口比例来推算,不能忍受榴梿的占了99%。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予微可以把以前的文章慢慢都贴过来呀,收着也是收着,文字其实不分新旧的。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木桐鼓励,我这是今晚重新打字的。以前的文章,存在最古老的文档里,都没办法打开。好在还留着一片纸片,但现在用拼音打字比以前用仓颉慢多了。

 
追梦的头像
 #

哈哈,予微,咱俩英雄所见略同啊。看来对于美食女人比男人更思想开放有探索精神。

 
予微的头像
 #

就是就是!有些男人,对食物“一生不变”,对异性却盼着日新月异!

 
海云的头像
 #

哈哈哈,这句精辟。

 
予微的头像
 #

所见略同?

 
深秋红叶的头像
 #

人的味觉也会随着年龄变的,我小时候也觉得它很“臭”,现在慢慢也接受,并开始喜欢了,榴莲雪糕,榴莲酥。。。

 
予微的头像
 #

是啊,有段时间我常想着吃,可后来有段时间我就不想吃了,身体“很热气”时,吃了觉得喉咙不舒服。有些餐馆的榴梿酥很香很好吃!

 
追梦的头像
 #

赞榴梿

 
呲牙狰狞非面善
开口龌龊讨人嫌
玉肤冰肌心太软
香滑甜溺养容颜
 
奈何多少过路客
能有几人驻足看
莫道人间无知己
唯我伴君到天边
 
雨林的头像
 #

因为林静和予微的好文好诗,下次去广东时, 一定不再拒绝品尝榴梿

 
予微的头像
 #

雨林,不用等着去广东那么遥远,你来洛杉矶,这里也有新鲜榴梿,冰冻榴梿。第一次吃,可以先吃冰冻过的,味道淡一点。

 
予微的头像
 #

林静好诗!呲牙狰狞非面善,玉肤冰肌心太软!

 
追梦的头像
 #

也就这两句还凑合,其它几句统统蹩脚。我没怎么推敲,就是想把意思表达出来。

 
予微的头像
 #

下次一边敲榴梿,一边推敲诗句。

 
熊猫的头像
 #

好嘛,又来一个为吃不怕臭的主!

 
予微的头像
 #

哈哈,臭哄哄,让熊猫干急眼。

 
若慧的头像
 #

回国时家人让我尝榴槤,那味道我受不了,可他们吃得津津有味,真是不解。我应该再试几次也许会喜欢上它。

 
予微的头像
 #

若慧姐,你喜欢木瓜,番石榴吗?有些人也是受不了!要挑个刚刚熟得正好的,味道就不同了。

 
抱峰的头像
 #

世上的事没有十全十美的,但都有存在的理由。有时要想感受就得捏鼻子。饶有趣味的文字。问安!

 
予微的头像
 #

多谢抱峰兄的独到见解。

 
仲夏百合的头像
 #

没吃过榴梿。让予薇和林静优美的文字勾出了对榴梿美味的无限遐想。

 
予微的头像
 #

哈哈,百合姐,有机会的!

 
henrysong的头像
 #

榴莲,从前太太想吃得一个人躲到车库去,如今我比她还能吃! 

前两年到泰国旅游,看到路边的榴莲果园,立即要司机停车,在田头摊子上,现买现吃,那叫一个爽啊!

两个星期前在新加坡,临走前去机场路上,跑到水果摊,10快新币三粒榴莲,当街开了就吃,那感觉,太美了!

 
予微的头像
 #

看你美滋滋的,很容易送童鞋,这么会享受,真让人嫉妒!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榴莲,真是柔肠侠壳。

生来一个好胃口,喜欢。

 
予微的头像
 #

问好一弘,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这个“臭”东西。哈哈。

 
渺渺的头像
 #

但愿哪一天我也能像予微那样,被榴莲的臭味所打动,然后一发不可收拾的吃下去,期待这天早日到来!

 
予微的头像
 #

呵呵,渺渺,勇敢尝试!

 
岩子的头像
 #

南有榴莲,北有樱桃。。。

真好玩,予微和林静的文字。。。

哈哈,发现不仅有享受不了榴莲的德国佬,也有咱们自己的同胞啊!

 
予微的头像
 #

岩子,樱桃又甜又美,没有异味,为什么跟榴梿排比呢?

 
anna的头像
 #

也爱榴梿,每每买一块一回家就吃掉,免得家人熏到。那不是臭味,明明是特殊的香味!

 
予微的头像
 #

又一个爱臭美的。哈哈,问好anna. 今天晚上林静,HenrySong 和我一起吃榴梿了。

 
anna的头像
 #

岩子是说樱桃与榴梿都是极品水果吧!

 
予微的头像
 #

多谢Anna!明白了。

 
Amoy的头像
 #

都说一个榴莲能抵三只老母鸡的营养。我和老公都爱吃,但不敢多吃。对找到同样喜欢吃的人,分享的快乐也让人开心啊,关键是还有那么多人避而远之哈。

 
予微的头像
 #

呵呵,那就偷着乐!

 
姜广仪的头像
 #

哈哈,看了“吃榴莲”,我想起了一件事,一次在公交车上,上来一位胖胖的女人,满身的榴莲味,吃的人肯定感觉很好,但闻的人不太舒服。也是车子颠簸了一下,胖女人放了个屁,(我猜是肯定的)。那屁味都赶上原子弹了,全车的人都捂嘴了,真的。哈哈哈。

所以吃榴莲的人一定要去一个空旷的地方。

 
予微的头像
 #

哈哈哈,姜兄好遭遇!

你有没有看到林静,Henrysong和我写的那次我们吃榴梿的文友相会?以及湾区文友聚会的报道,很开心啊。

 
姜广仪的头像
 #

好的,我一定看

 
姜广仪的头像
 #

我一句英语不会,这个Henrysong没找着

 
予微的头像
 #

呵呵,姜兄只是一句不会,其他很多句都会。林静的你找到了?下面给你两个链接,读着开心,祝周末愉快。

http://www.overseawindow.com/node/9055

http://www.overseawindow.com/node/9218

http://www.overseawindow.com/user/28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