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缅怀恩师

 

缅怀恩师

 

 

 

Dr. Dawson

十多年前我在为他举办的退休欢送会上拍的照片

 

 最近收到Dr. Dawson 的夫人发给我的邮件,告知Dr. Dawson 教授与世长辞了。这是一封我等了4个月的邮件,没想到竟是这样一个消息。他的辞世将我的思绪带入25年前的回忆中,他的音容笑貌将永远铭记在我的心中。

 

1988年我来到美国,三天后时差还没倒过来就坐在教室了。初来乍到对美国的课堂教学一点儿都不适应,书本又重又厚,看着就吓人,教授讲课几乎没有板书,很少在黑板上写字,偶而画两下,燎草的笔迹难以辩认,一堂课下来我做不了多少笔记。出国前对英语的专业词汇及术语掌握太少,所以上课如同听天书。记得第一个星期,面对困境我在课堂上不能专心,我想念家人,想念4岁的女儿,发愁怎么读下去。。。几次上课时我的眼泪不由得成串滴在了课本上。

那个学期所学的其中一门课是“种群遗传学”,对我来说是一个新概念。任课教授是Dr. Dawson,他当时年近60岁,非常和蔼,讲课虽语速不快,但很多内容不在课本里。我学得颇为吃力,两周后的测验考得很糟。一向注重成绩的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几乎对这门课失去信心,不知所措。之后的一天下课时Dr. Dawson 将一叠纸递给我,说这是他的讲稿提纲复印件,以后每节课后他都会给我一份,如果他忘记了,我可以提醒他。我当时非常感动,这无疑对我是最大的帮助。从此学这门课我可以比较容易地掌握要领,结合课后拼命阅读,成绩自然慢慢就上来了。

上他的课印像最深的是一次考试。我至今仍记着最后那道题20分,大意是在一个孤岛上有A只狼,B只兔,还有鼠类等动植物,并给出一些它们的繁殖率,死亡率等等的客观条件和因素,要求预测20年后岛上各个种群的数量,并解释为什么。对这样一个大题我真不知从哪里入手,绞尽脑汁套用所学的公式,所学的理论,给出了数据,写出了原因,心中却根本没谱是对还是错,心想又考砸了。过后等他讲解那道题时,他对大家露出了笑容,说那道题并没有标准答案,只要用了一些公式进行推理就能得满分,主要目的是让大家发挥运用所学的知识。一席话让我忐忑不安的心情放松了,同时让我感到这真是一次别开生面的考试,让我喜欢这样并非死记硬背的学习思维方式了。

第一个学期结束了,我有了自信心。在以后几年的学习中也经常和他的实验室打交道。毕业后做博士后是由我的导师和Dr. Dawson 推荐的,为日后的工作打下了基础。所以Dr. Dwason  是我学业和事业上的恩师。

Dr. Dwason  五十年代曾在空军服役,六十年代获遗传学博士,七十年代曾任系主任,八十年代在学校创办了一个研究中心至今,退休后学校授予他荣誉教授的称号。他平易近人,和蔼善良,特别对中国学生学者给予很大的帮助,大家都特别尊重爱戴他。退休后他迁到外洲,自此我和他没有联系过。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年怀旧的情结常让我在心中盘点自己人生中的贵人,常想到他,想表述对他的感激。去年12月从学校网站查到一个熟人,了解到Dr. Dawson身体不好,并得到他夫人的电子邮箱地址。我在圣诞节前给他们发了邮件,送上我诚挚的感谢和节日问候。一个月后无回音,我有不祥的预感,他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了,我想那个邮件可千万不要成为一封迟发的信,让我心存遗憾。直到前几天,教授夫人的邮件 告知“Your  kind words meant a lot to him, as they do to me”。确信教授看到我的信了,我感到一丝的欣慰,了却了我对他说声感谢的心愿。

Dr. Dawson memorial service 将于517日举行,我虽然不能成行,但我相信他的学生们,同事们,亲朋好友们一定会隆重悼念这位好教授,好人。

 

 

 

分类: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们之所以会感动,是因为有很多人值得我们感动。

 
若慧的头像
 #

木桐,这世界上有好人,所以在我们身边总是会有人有事让我们感动。谢谢你的支持,我很少上文轩,对你的文章很少作出反应,见谅。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有这样好的导师才有今天这样优秀的你,你的文章很感人。

 
若慧的头像
 #

春山如笑,导师好,我可不算优秀,谢谢你美言。刚读了你写的“姐姐”,朴实感人!你们这个大家庭真好!

 
予微的头像
 #

若慧姐,我读着读着就眼湿湿了。

 
若慧的头像
 #

予微,刚到美国很困难,现在想想都不知怎么过来的。多亏一个个好心人帮助,特别是这位恩师,他是一个充满爱心的基督徒。

 
梅子的头像
 #

真是恩师!尤其在你语言不过关时,那个帮助的功效是无法估量的。

 
若慧的头像
 #

梅姐,说的正是,如果我那门课过不了关,就麻烦了,就不是今天的我了。

 
渺渺的头像
 #

这么好的导师,终生难忘啊!他那上课的提纲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啊。永远怀念Dr. Dawson ,可敬的老人!

 
若慧的头像
 #

渺渺,是的,他的帮助就是及时雨,或雪中送炭。不是每个教授都能这么做的,所以我非常感激他。他也不是只帮我一人,他是充满爱心的人,难得的好人。

 
熊猫的头像
 #

我的导师也80多了(我是他的最后一个学生)。去年九月,他从英国来美国,在我这儿住了几天,我这才知道,他已患了骨癌,并且已经转移了。。。估计这也将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若慧的头像
 #

熊猫妹妹,你在英国读的书呀。人老了生病特别是得了绝症很无奈,和导师继续保持联系吧,这也是一种感恩的方式。

 
雨林的头像
 #

也想起十几年来,这里的导师和老板对我的理解,包容和提携,那样自然的润物细无声,也不禁对这个世界要有更多的感念。谢若慧。

 
若慧的头像
 #

雨林,老一辈导师大都很传统,具有亲合力,让我们感到亲切。真的很感谢我们周围有这样的好人。

 
百草园的头像
 #

很感动若慧说得常常在心里盘点自己一生的贵人。知感恩乃幸福之人。

 
若慧的头像
 #

百草,我也是在向别人学习,要常有感恩的心态,对身心健康,生活也有意义。

 
圆通赏花进行时的头像
 #

师道非常尊严!谢谢!

 
若慧的头像
 #

谢圆老!这样的导师令人尊敬和爱戴。

 
牧童歌谣的头像
 #

若慧,看了你的文章我也想起我二十年前来美国第一次上课哭鼻子的经历。也是有很多老师一步一步帮助我走过来。 现在想想我写上次那个在美国读护理医学的系列时,竟然没有写他们,只写了一位老师,惭愧! 应该重新写过,把他们都写出来。

 
若慧的头像
 #

牧童,越是时间久远,越觉得当年的不易和老师们帮助的重要,抽空你可再写一篇,了却一片感恩的心。

 
春阳的头像
 #

要是我第一次也碰到这么好的教授就好了。呵呵。

 
若慧的头像
 #

春阳,我是有福的,第一个学期就碰到好教授了,不然还不知以后是什么情景呢。

 
Sujuan的头像
 #

我们刚来美国时受到无数好心人的帮助,教授也好几个,当时只觉得这些人怎么这么好?认识神之后才觉得这是来自上帝的恩典,是无偿的也是无价的。今天我们很愿意帮助刚来美国畄学访问的学者学生,就是想把神的爱和恩典传播出去。谢谢若慧充满感恩的好文。看来我也需清清感情债,把许多美好往事写出来!

 
若慧的头像
 #

Sujuan,我们是来美后才接触到宗教和基督徒,从他们身上我感受到大爱和真爱。我虽然没有入教,但我非常尊敬他们,喜欢和他们交往。

 
阿朵的头像
 #

这样的老师真是让人缅怀和尊敬。

 
若慧的头像
 #

阿朵,的确如此,他是位难得的好人,典型的基督教徒,受人爱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