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者信息

海云的头像
下线
上次登录: 1 天 6 小时 之前
注册: 10/22/2011 - 23:04
积分: 38910

你在这里

《放手》长篇小说 一

当那个木棒呼啸着向她的头上扑来时,她尖叫着抱住了头。

 

然后她发现她睡在自己的床上,一身的冷汗。

 

多少次了,同样的梦境让她午夜梦醒,梦中千篇一律的是那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高举着木棒,在她后面紧逼相追, 她总是胆战心惊地抱头鼠窜,也总是在惊慌中跌倒或是精疲力竭之时,看见那个大木棒迎头飞来,她随即也尖叫着惊醒。

 

那个男人是梅的父亲。

 

梅出生在长江边的一个小镇上,那个小镇本是律属省城管辖的,很多年前大上海的一个工厂内迁,在这个小镇上扎下了根,工厂很大占据了很多原属农民的土地,乡下人向镇政府抗议,结果是他们的子女得以进厂做了工人。梅的父亲就是这些幸运的农转工的人们之一。

 

工厂里大多数人是从上海过来的“移民”,他们说着当地人听不懂的吴侬软语,吃着一小盘一小盘的上海“小菜”,穿的衣服也比镇上的人们要洋气,他们的子女长大后,女孩子大多回上海找对象,即使没有户口也待在上海不回来;男孩子有能耐的都会想尽办法调回上海,回不去的, 也只在本厂里工作。那个工厂被当地人称为“小上海”。梅的母亲就是在这小上海里长大的。 梅的母亲很小的时候就随她的父母内迁来此,梅的母亲六岁那年,梅染有肺结核的外婆撒手人寰,一年后,梅的外公又回上海娶了一个上海女人回来,那个女人又为梅的母亲添了两个弟弟,梅的母亲在严厉的后母管辖下,把两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带大,在十八岁的那年,由后母做主,经人介绍嫁给了梅的父亲。

 

梅是父母的第一个孩子,农民出生的父亲重男轻女,对长女的降生非常的失望。梅的母亲一连又生了三个孩子,偏偏又都是女孩儿。梅的父亲开始喝酒,常常喝醉了就逮住老婆打,边打边骂:“他娘的,下个蛋也下不好!尽给我养些赔钱货,我老李家的根要断在你身上了!”, 每当这时,梅都和三个妹妹吓得躲一边抱在一起哭,那一声声拳头打在母亲身上的闷响,多少年都在梅的头脑里回旋。

 

总算母亲的第五胎是个男孩,梅那时已经七岁了。小小的她长得瘦矮,家庭的因素,她有点早熟还有点敏感。看着父亲把弟弟小心翼翼的从厂里的职工医院抱回来,梅以为今后的日子会好过一些, 谁知却是她苦难日子的开始。

 

梅的母亲生弟弟时大出血,坐月子时又染上妇女病,以后就一直时好时坏不断的看医生,身体一天天的衰弱下去。小小的梅开始承担家务事,小则烧饭洗菜, 大则洗尿布照看弟弟。大冬天的,梅的小手在刺骨的冷水中洗菜和洗尿布,冷水刺激着满手红红的冻疮疼得钻心。这些,梅还能忍受,难以忍受的是父亲的不可理喻,只要他的儿子一哭,父亲的大巴掌就会在梅的小头上挥动,梅整日处在一种精神高度紧张的状态之中。那怕是在夜里,弟弟一哭,梅就得起来, 起身慢了一些, 也会轻则招骂, 重则招打。

 

梅至今记忆犹新的一件事是那一年梅已经上小学了,弟弟开始跌跌爬爬地走路。一早,梅拎着书包要上学,弟弟拉住姐姐的衣服不松手, 眼看着要迟到了,梅走得急了点儿, 弟弟被带着跌倒了,头撞在了桌子的角上还出了血,这下闯了大祸了,梅看见父亲拿着一个巨大的木棒气势汹汹地朝她走来,她只有逃,父亲在后面追,为避免一顿毒打,她逃进了宿舍区的女厕所。那是一个炎热的夏天,厕所里满地蠕动着的蛆虫,她在恶臭中熬了几乎一整天, 不敢出来,生怕被父亲抓住。直到傍晚,妹妹告诉她父亲又喝醉了,她才敢从厕所里走出来。

 

梅的噩梦般的童年使得她成了一个沉默寡言却又内心无比倔强的人,她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读书上面, 下了决心要考上一个好的大学, 离家越远越好,总有一天她会脱离这个苦海般的家,她会有自己美好的人生。

 

待续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阿朵的头像
 #

跟读!

“美的母亲六岁那年,梅染有肺结核的外婆撒手人寰,。。。。”是不是应该是:梅的母亲六岁那年。。。?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阿朵好眼神!换了几个电脑,出版书时的底稿找不到了,只能从文学城直接拿过来,这是初稿,肯定有很多错误,希望大家帮忙指正。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海云又贴长篇了,一定跟读! 苦难的孩子,苦难的童年!

 
海云的头像
 #

就是因为这篇小说提到那场学生运动,我在新浪上了黑名单,老被他们删文章,我一气之下,拉大旗带队出了新浪。:)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新浪的确非常左,我也有心退出了。 海云你有自己的博客吗?出了新浪博客去了哪里? 我也在找下一个“家”呢。

 
海云的头像
 #

这里呀。:)

当然我在文学城也有,但那里人多嘴杂,有些乱,有时得有坚强的意志,才不会让乱七八糟的声音气跑。:)

加拿大的万维读者网,也是我的根据地,不过,最近想把那里关掉,因为没有太多的时间打理,文学城可能会留下来,权当作一份存底档案。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哈哈,当然当然,我把文轩早就当自己家了,还想找个博客的根据地。 文学城我有点怕怕的,什么人都有,有点吓人。

 
海云的头像
 #

万维也老吵架,政治分东西左右派,也挺烦得,你去《北美华人周刊》网站试试,蔡珍妮他们都在那儿。不过,这个网站好像也被大陆屏蔽了,文学城和万维,大陆的读者都看不到,哦,对了,还有个美国中文网,我们这里的铁手就是从那里过来的,那个网站中国可以上的去,但也是三教九流的综合性网站。

 
Sujuan的头像
 #

在文学城读过,让我直流泪!海云,我就是从这个长篇开始追踪您的足迹的!谢谢!

 
海云的头像
 #

素娟,这个有些年头了,六年前写的,希望有一天能在中国出版,目前只在美国的杂志上登过,书也是美国出版的。

 
雨林的头像
 #

在美国出版的书不能在中国发行?请海云普及出版/发行基本知识。

 
海云的头像
 #

是政治因素,因文中提到那场学生运动,故而不可能在大陆出版,除非有一天大陆为学生运动平反。

 
Sujuan的头像
 #

会出版的。也就是从"放手"里认识了才华横溢的女作家叫海云。我记得当时是圣诞节正好放徦在家,看放手流泪,后来突然找不到网站了,还求我先生帮忙search。最后赶紧bookmark 您的博客,经常看您的文字并偷偷学做您的美食。后来知道您就在湾区觉得您是十分亲切的邻居。(当然您住髙级富豪区我住穷人区!) 第一次亲眼见您是在您离开湾区的前一二天,您在青少年沟通的座谈会上,当时许多人都争着与您握手拥抱,我也赶紧往前挤最后终于抓住您的手拥抱您!我仰慕您已有相当的日子!总是怀着感恩的心读您的文字!

 
海云的头像
 #

啊,我们拥抱过啊,你看我真糊涂,还以为我们从没见过面呢。谢谢素娟。

 
Sujuan的头像
 #

您是名人哪能记住所有人。也是在那个座谈会上亲眼看到红花的。回来与教会的姐妹吹我终于与名作家相见还拥抱海云了。大家说相片呢?我说无法照相,太多人都争着抱海云。后来北卡的老友问我有没有读海云的作品?我说何止读还亲眼见到她并跟她握手拥抱,朋友羡慕得流哈拉,说到底湾区藏龙卧虎!我告诉她海云搬家去东部,躲藏起来了。

 
天地一弘的头像
 #

生活有许多艰辛。

 
海云的头像
 #

这个长篇触及到原生家庭的伤害延及后来新建家庭。

 
刘瑛依旧的头像
 #

海云的勤奋,让人佩服!

 
海云的头像
 #

你这样说,我更惭愧,这都是在吃老本,这篇是六年前写的。最近写的几个长篇,都是写了一半就搁在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有时间能完成呢。

 
呢喃的头像
 #

跟读下去!海云好勤奋,向你学习了。

 
海云的头像
 #

是旧作,呢喃,也向你学习,下次去欧洲希望能与德国的众文友们相见欢。

 
抱峰的头像
 #

拜读。“代”字应为带,(第6段)误。问安!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抱峰兄,我改了。

 
梅子的头像
 #

看来《放手》和《冰雹》一样,国外的网友大都在文学城读过了。

世上确有梅的父亲那样的男人,我们这里俗语说“冤家转父子”,看来冤家也转父女。

跟读。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